金朝陽宮 / 勵志/心靈激湯 / 學習舍棄與放手的藝術

0 0

   

學習舍棄與放手的藝術

2012-04-15  金朝陽宮


 

前些日子,和一位從事室內設計的朋友聊起關于簡約的空間美學的話題,

他說:「就建筑或者室內設計而言,簡約比復雜的難度還要高上許多,因為加上東西是容易的,

可是要減掉東西,卻需要更多、更敏銳的美學素養與判斷。」

其實,要懂得舍棄、放掉的智能,何止是在空間設計上困難而已。

在人生之中,它是更大、更深的課題。

從哇哇落地開始,我們一直學習的都是用加法來面對人生的課題。

從生理上的吃飯、長大;

心理感情上的得到愛與關懷;

知識上的不斷學習與吸收,到物質或成就上的累積成長騞。

一直以來,我們不斷的把各種有形、無形的東西加在我們的身上,好讓我們富有、充裕,讓我們壯大、盈滿。

我們相信,當我們在各方面都「長得像大樹一樣大」的時候,就是離快樂和富足的心境最近的時候。

可是,這樣的信念卻在某一些時候,成為卡住我們,讓我們困陷、凝滯的關鍵。

因為加法并不是面對人生的課題時唯一的方法,有些時候,你必需用「減法」才能夠解得開。

而所謂的減法,正是舍棄與放手的藝術。

回想看看﹝或者想一想自己現在的生活處境﹞,因為不能舍棄、不能放手,我們因而面對了多少糾結無解的痛苦?

因而深陷在如何無法自拔的困境之中?

這些看似無解、凝滯的痛苦與困境,往往就在我們懂得了舍棄和放手的藝術與智慧之后,豁然開朗。

生命于是向你展現出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景致和局面。

【當愛遠走】

一個卷入不倫之戀多年的女子,遲遲不能走出這個其實對她來說已經是苦遠多于甜的關系里。

她說:「我忘不了那些他曾經給過我,浪漫、深刻的愛的感覺。」

另一個男朋友感情出軌多次,盡管痛苦卻始終不愿分手的女人則說:

「和他在一起這么多年了,要分手,我不甘心!」

當愛遠走,無論它是發生在自己或者對方身上,舍棄和放手都是唯一的出路。

因為無法舍棄曾經有過的美好感覺,無法放下曾經擁有的執著,

就會讓更多不美好的感覺壓在自己的肩上、心上;

讓自己和對方一起痛苦糾結,究竟懲罰了對方也許還是未知數,但是自己絕對是被懲罰最深的一個。

因為你剝削了自己就從現在重新開始享受快樂和幸福的可能。

放手讓愛的人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這卻是唯一的方法。

否則,我們就會處在無解的痛苦、氣憤和沮喪之中。

【給愛空間】

所謂舍棄和放手的藝術,并不單只在愛情消逝的時候存在。

事實上,當愛情還在的時候,就懂得放手的智慧,往往是更積極的治本的方法。

從小到大,在每一段關系里,我們都是在尋找著一方面與人連結,一方面與自己連結的雙向路線。

也就是說盡管再親密,我們也需要擁有自己的空間。

無論是親子關系、家人關系、朋友關系都是如此,愛情關系當然也不例外。

如果失去了這樣的空間,我們很快就會覺得被束縛、覺得窒息、覺得痛苦。

因此,當愛還在的時候,懂得放手,給愛一個空間,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其實,如果仔細而深入的思考一下,如果我們在愛里面要求僅僅雙方黏在一起,

往往是因為害怕、因為缺乏安全感、因為嫉妒、

因為要把自己生命的意義和重量交在對方身上,而不是因為愛。

放手,給愛空間,就像紀伯倫在「先知」中所說的:

「在你們的密切結合之中保留些空間吧,好讓天堂的風在你們之間舞蹈。

彼此相愛,卻不要使愛成為枷鎖,讓它就像在你兩倆靈魂之案間自由流動的海水。」

【當所愛遠逝】

生命中最艱難的時刻,當非所愛的人離開人世莫屬。

再多的不舍、不甘、不愿,都無法挽回生命的逝去。

再多未曾說出的話語、未曾表露的情感,再多未竟的夢想,

也都不再有任何表達的機會。

面對這樣最巨大的傷痛時,舍棄和放下,仍然是唯一能夠穿越的鑰匙。

不論有再深刻的悲痛、再多的不舍,就讓它隨著淚水傾泄、流淌。

然后輕輕的、帶著滿滿愛的,放開它。

只有當我們勇敢而坦誠的接納心碎后的痛苦,再生的力量,

以及對于生命不同的視野,才會從傷口之間進來。

于是溫暖的回憶,與往前開展的新生活會同時存在我們的身上。

舍棄和放下不代表全然的遺忘。

心里面那塊將永遠空著的位置,是我們與遠逝的所愛聯系的地方,

也是一片源源不絕的泉源,讓我們再往前前近時,擁有更豐沛、溫暖的力量。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