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為什么嫁人不能嫁李白?

2018-06-30  長孫無忌
古墨社

像李白這樣又多情又浪漫的男人,

十個有九個姑娘,

大概是沒有抵抗力的。

然而仿佛是上天開的一個玩笑,這個人,

他屬于新豐美酒天山明月,

他屬于朗月清風桃花流水,

他屬于趙客吳鉤銀鞍白馬,

他屬于大唐盛世華章的字里行間,

就是不屬于任何一個人。


01


公元727年,

那時李白“仗劍去國、辭親遠游”已有兩年,

他在金陵散盡千金,

之后來到了風景優美的湖北安陸。

在這里,李白邂逅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也是最動人的一段愛情。


這天,李白信步來到白兆山,

這里林木繁茂、層巒疊嶂、

峰回路轉、鳥語花香。

山上的白兆寺更是在幽深的巖壑之上,

周圍綠樹掩映、甘泉流長,

好一個世外桃源。


正在流連忘返之際,

只見寺廟前停下來一頂轎子,

從轎子里走下來一個裊裊婷婷的女子。

接下來的橋段不說大家也能猜出來,

某個富家小姐在此燒香,

被李白看上了,然后他們結婚了,

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恭喜你,答對了!

不過還要補充幾點:

這個富家小姐不是一般人,

而是前朝宰相許圉師的孫女許紫煙。

27歲的李白,雖然為人俠氣,

然而在追求女孩子上還是很羞澀的,

畢竟這是人家的初戀嘛!


他找到他的偶像孟浩然給他做媒,

還不好意思說,

只是用手指著自己筆下《望廬山瀑布》中的“紫煙”二字,

急得說不出話來。

孟浩然哈哈大笑,出門提親去了。

很快,好消息傳來,

許家同意李白的求婚,只是要做上門女婿。


相門之女許紫煙才貌出眾、性格柔順,

她和李白的結合簡直是天作之合。

洞房花燭夜,

許紫煙羞澀地問李白:

“你為什么要娶我?”

李白用他深情地如潭水一般清澈的眼睛望著她的新娘:“因為我對你一見鐘情!”

新娘子捂著嘴羞澀地笑了:“你可真是性情中人!”

李白端起酒杯:“來,讓我們為真性情的崇高和愉悅而干杯!”


真性情的李白,

酒穩安陸、蹉跎十年。

這十年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十年,

他的妻子為他生下了一子一女,

子曰伯禽,女曰平陽。

嬌妻的溫柔繾綣、兒女的承歡膝下,

也許可以把一般男子留在家中,

但是他畢竟不是一般的男子。


李白自由得就像是一陣清風,

天馬行空。

家庭的溫暖沒有留住他漂泊的腳步,

他經常仗劍游俠、尋師訪友、干謁權貴、登高飲酒,

一走就是幾個月甚至幾年。

不知道他的溫柔美麗的妻子,

自己帶著兩個孩子在家里等候他的時候有沒有怨言,

當她和丈夫十年聚聚散散的緣分走到頭的時候她是否后悔嫁給了這樣一個大唐才子。


也許,《久別離》中的這句


別來幾春未還家,玉窗五見櫻桃花


會告訴我們答案吧。

詩仙的真性情,

帶給她短暫的愉悅和無盡的思念。


十年后,許氏病逝。

李白,

為她留下了一首《贈內》詩來表達內心無盡的內疚和愧意:


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

雖為李白婦,何異太常妻。


02


接下來的兩段婚姻,

不知是否關乎愛情。

也許是兩個孩子急需有人帶,

也許是“真性情”的李白又一次對美麗的女子一見鐘情,

他于妻子去世后的第二年離開安陸,

前往江南。

后來東游剡越,

在當地與一劉姓女子再度完婚,

舉家遷安徽南陵定居。

這一年,他39歲。


這位美麗的女子,

不像他的發妻那樣溫柔賢惠,

李白認為她是典型的“寧可坐在寶馬里哭,

也不坐在自行車上笑”的人,

不過李白給她的待遇,

估計是坐著自行車也笑不出來吧!


將近不惑之年的李白,

功不成名不就,

讓一個妙齡女子做后媽,

他仍舊日日醉如泥。

甚至在他42歲這一年奉詔入京的時候,

他還寫下了很狂傲的一首詩《南陵別兒童入京》,

大家很熟悉的是那一句: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得意的李白,

為了他來到長安的夢想,

忽略了如花嬌妻眼中的哀怨,

忽略了牽衣稚子的不舍離情。

這句詩前面還有一句:


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


寫詩罵媳婦兒是“會稽愚婦”,

你也真是太辜負你身上背的那把劍了。

結局可想而知,

她毫不留戀地離開了李白。


曾經她認為她找到了她想要的愛情,

當李白衣袂飄飄向她走來,

用火一樣的熱情將她的少女心點燃的時候,

她為他怦然心動、徹夜難眠。

然而當青春所有的荷爾蒙都已過期,

她剩下來的只有后悔和埋怨。

她走的時候哭紅了眼睛說:

“去你的真性情的崇高和愉悅!

我只要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而已,

我的要求很過分嗎?”


自古文人多風流,李白也不例外。

這一年他在游魯時與當地的一女子結婚,

并生下了一個兒子頗黎,

此女四年后生病去世,

關于她,李白沒有留下只言片語。


然而李白在長安并不順利,

他的個性,怎么適合在朝中為官呢?

當他在朝中受權貴排擠,

懷著抑郁不平之氣離開長安,

開始歷時十一年的漫游時,

他想到了他留在山東的孩子們,

49歲那年,他寫下了感人的《寄東魯二稚子》。

其中有這樣幾句,讀起來令人忍不住潸然淚下:


嬌女字平陽,折花倚桃邊。

折花不見我,淚下如流泉。

小兒名伯禽,與姊亦齊肩。

雙行桃樹下,撫背復誰憐?

念此失次第,肝腸日憂煎。


他老了,盡管他的心一直年輕,

然而他不能無視鏡中的白發。

他想到了他那從小就愛在坐在他的腿上給他撒嬌的女兒平陽,

此刻應該手里折了一枝她最愛的桃花依靠在桃樹邊吧?

可是她小的時候,

桃花都是父親幫她摘的啊!

那個小小的人兒,

為了得到一枝桃花給了他多少親吻?

而現在,

她手拿桃花卻看不到那個溺愛她毫無原則的父親,

眼淚一定要“嘩嘩”地流下來吧?

而那個咿呀學語的兒子伯禽,

現在也該長的和姐姐一樣高了吧?

他們就這樣站在桃樹下,

可是誰來撫摸著他們的背疼愛他們呢?


這是李白第一次為了家庭而流淚,

好像把肝腸都放在油鍋里煎一樣。

也許,只有在骨肉親情面前,

李白的“真性情”才會是崇高的吧?


李白這樣的人,不適合婚姻。

他太狂傲不羈,他太放縱自己的真性情,

除非有一個女人,和他有著同樣的性情,

陪他瘋、陪他玩,不介意他飲酒,

不介意他“攜妓東土山”,

不要求他有任何回報,欣賞他一切的一切。

這樣的人,會有嗎?


03


能hold住青蓮居士的女人,終于出現了。

這是他生命里最后一段浪漫。


這一日,

李白和他的小伙伴杜甫、高適來到梁園的古吹臺游覽,

忽聽得有悠揚的琴聲傳來,

激發了這三個詩人蓬勃的創作熱情,

他們當時就拿來筆墨,

在新刷的墻壁上涂鴉起來。

三人寫畢扔掉筆哈哈大笑而去,

可把這里的和尚氣壞了,

心想這三個人真沒素質!

他拿起抹布就要擦,

忽然身邊傳來一聲嬌喝:

“住手!這面墻不要動,

一千兩銀子,我買下了!”


原來這就是那個撫琴的姑娘,

她聽見這里有人在說說笑笑,

似乎是在比賽作詩,

就走過來看。

結果,看到了李白的《梁園吟》:


東山高臥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


氣勢磅礴,令人嘆為觀止,她頓生仰慕之心。


那一年李白44歲,

遇到了這個奇女子。

她是已故宰相宗楚客的孫女,

知音律、善操琴,是當地有名的才女。

父母允許她自己擇婿,

多少英俊公子上門求親,都被婉言謝絕。

有句民謠:


今人難娶宗氏女,除非神仙下凡來!


宗氏“千金買壁”的故事不脛而走,

飛快地傳遍了古城。

高適和杜甫高興得手舞足蹈:

“李兄是天上謫仙,

這良緣應在你的身上了啊!

難道你還要歸隱山林嗎?”

此時的李白,不久前喪妻,

本無意再娶

然而高適已經興沖沖地到宗家提親去了。

宗小姐當即應允。


李白問:

“我比你大二十多歲,

無權無名,你怎么肯下嫁給我?”

她調皮地笑著說道:

“為了真性情的崇高和愉悅,不可以嗎?”

李白怔住了,為了他的真性情,

他傷了多少女人的心,為了他的真性情,

他到現在還一事無成。可是,真的有人,

如此欣賞他的真性情嗎?

眾人笑我太瘋癲,我笑眾人看不穿。


沒有人能體會到他醉眼朦朧中那種徹骨入髓、亙古無雙的凄冷和孤獨,

而眼前的這個姑娘,她懂。

她陪他寫詩、游覽、飲酒,

而且她居然也信道教!

對于這個外表灑脫不羈、飛揚跋扈的男人,

她了解他內心深處的脆弱和無助。


后來安史之亂爆發,

這個永遠長不大的男人一定要應邀去永王李璘的幕府,

宗氏雖然明明知道自己的丈夫在政治上根本就不靠譜,

但是也沒有過多的規勸。

之后永王被已經稱帝的唐肅宗所殺,

李白被定罪為“從逆”,關進潯陽監獄中。

宗氏萬分焦急,四處奔走,為夫君喊冤。

后來雖然救出,但是卻被長期流放到夜郎。


不過當李白走到白帝城的時候,

朝廷頒發了特赦令,他終于重獲自由。

悲喜交加的謫仙人,

坐著小舟從長江上游漂流而下,

寫下了那首著名的《早發白帝城》:


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劫后重逢,夫妻二人抱頭痛哭。


如果是一般人,

像這樣歷經磨難、九死一生,

此時應該偃旗息鼓、痛定思痛,

在接下來的后半生,

悠閑地過安寧的生活了吧?

然而李白不是普通人,

他注定是一只停不下腳步的大鵬,

注定要一輩子天涯孤旅,四處飛翔。


宗氏沒有反對,

她表示理解,決定去廬山修道。

就這樣,李白結束了他十年梁園的生活,

再一次拿起他的劍,

走上戰場,他要揮劍殺敵,

實現他一生報效國家的夢想。

然而六十一歲的李白,

在路上一病不起,

他掙扎著來到族叔李陽冰家,

把平生所做詩文交給他,

以便他編輯成冊。

然后他提筆寫下了《臨終歌》:


大鵬飛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濟。

余風激兮萬世,游扶桑兮掛左袂。


世人得之傳此,仲尼亡兮誰為出涕!


04


李白去了,

他一直認為自己就是天上的大鵬鳥,

他少年時便仗劍游天下,一去不回頭,

然而他永遠沒有到達他想要去的地方,

終成一生遺憾。

不知他在去世前,

有沒有想起過他生命中出現過的那些女子?

也許不會吧,

因為他原本不屬于這塵世間的任何一個人。

他從不會秒回任何一個女子對他的思念,

他也不會和任何一個人去經營他們的柴米油鹽,

他是天上貶在人間的仙人,

曠世才華為誰留戀?


李白就如同一匹野馬,

在大唐的遼闊疆域上獨來獨往。

紅塵滾滾,汗流浹背,

始終沒遇到一條柔軟的鞭子收服他,馴化他。

直到他一腳踏空,

還是回到天上繼續做他的的文曲星,

愛情也落入水里,濺起輕輕的一個水花,

入水無聲。

那些和李白有著情感糾葛的如花女子,

哪一個才是他心中的最愛?

也許在李白的心里,

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最愛的是誰。

他只知道,他的夢在大唐,

他只知道,他的心,在長安。


長相思,在長安。絡緯秋啼金井闌,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帙望月空長嘆。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綠水之波瀾。天長地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長相思,摧心肝。


只可惜,

這個遠在云端的“美人”不是任何一個人,

而是他心中永遠沒有實現的,那個夢。

當過往如云煙香夢未斷,

當心似春水波瀾,漣漪點點,

那些獨杯空照月無影、留得殘燭待天明的女子,

只求能化做無盡相思畔。


李白李白,

等待花再開月再圓,

再與你魂夢相連。

嫁人不要嫁李白,

長相思,摧心肝。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