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哥491010 / 《圖說北大荒... / 老照片故事——棄工務農未忘憂國

0 0

   

老照片故事——棄工務農未忘憂國

原創
2019-01-10  海哥491010

【老照片故事】

 

歡送工友去務農  1974

 

棄工務農未忘憂國

劉宏海

 

 

這位知青與眾不同,他不是走出校門直接下鄉,而是放棄了在上海工廠里已有的工作,轉而報名到邊疆去的。

照片是上海滬東造船廠船體車間團委召開歡送團總支副書記陳達慶放棄工人身份,去黑龍江務農大會的盛況。陳達慶正在臺上向工友們介紹自己的理想和決心。

陳慶達是1972年初中畢業的。那時,上山下鄉運動已經進行了四年,邊疆農村的真實情況已經為大家所知曉。畢業分配政策也已經有所調整,學生們不再像1968年上山下鄉運動之初那樣激越和沖動,也不必像1969年和1970年時“一片紅”那樣完全徹底的無奈,除了升學大門尚未打開之外,有了進工廠和下農村兩條路可走,凡家中已有下鄉務農的一般有留城進廠的機會。陳達慶的哥哥陳達隆已經在1969年去黑龍江遜克縣插隊了,按政策,他被留在了上海。

很快陳達慶進入滬東造船廠,分配在船體車間當了起重工。這是個繁重而又危險的工作,但陳慶達任勞任怨,埋頭苦干,還積極要求上進。不久他擔任了團干部,并在全廠兩千多名青工中第一個加入了共產黨。當全家人都夸他最有出息時,他卻向組織上提出到邊疆去的要求。19744月,陳達慶被批準到黑龍江省嫩江縣星火五七農場。看看兩個兒子都留不住,母親實在心痛。加上家里經濟條件并不寬裕,也讓母親很為難。但為了不掃兒子的興,母親還是同意了。老人家不得已跑到血站連續輸了兩次血,用得到的營養費來替達慶準備行裝。陳達慶出發前,王一平副市長到家里來慰問,問達慶母親有什么要求,這位堅強的母親只答了兩個字:“沒有。”

陳達慶來到農場后,當上2連的指導員,帶領六十多個上海知青和十幾個四川知青擔起了九千多畝田地的耕種任務,還要組織人員伐木、采石、搞基建,成為連隊的當家人,直到知青大返城前應征入伍才離開了農場。

同樣“棄工務農”的知青還有上海有線電廠的青工陸保爾,19753月,離開大上海去到北大荒。

陸保爾的父親酷愛前蘇聯小說,非常推崇《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本書,也崇拜保爾·柯察金這個人物,就給他取名保爾,希望兒子能成為一個像保爾那樣有理想有作為的人。

1972年,陸保爾從上海靖南中學初中畢業就要求到邊疆去。結果,學校把他分到外地工礦,但須暫留上海培訓,因此陸保爾進入上海有線電廠工作。在同班同學陳達慶 “棄工務農”的影響下,他再次報名去黑龍江。1975年被批準到黑龍江省嫩江縣星火五七農場。319日,陸保爾出發后的第二天,《文匯報》介紹了他的事跡。

陸保爾到農場后工作很努力,進步很快,后來被提拔當上了武裝部干部。

在星火五七農場像陳達慶和陸保爾這樣選擇棄工務農的還有已經在上海耐火材料廠上班一年多的沈祝斌、1968年就分配到上海大眾制藥廠工作的姚曉勤,他們在1972年放棄了上海的工作,報名下鄉遠赴黑龍江務農。還有盧灣區副食品公司的施萍,竟然在19766月遠離上海來到星火農場,成了最后下鄉的上海知青。

這些知青的行動,很多人不理解,但確實是那個年代青年人中響應黨的號召,胸懷報國大志的代表,他們“位卑未敢忘憂國,大有“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的氣概。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