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興澤 / 待分類 / 無花果 作者 朱興澤

0 0

   

無花果 作者 朱興澤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02-02  朱興澤

本文參加了【我愛TA】有獎征文活動

東莞,永勝鞋廠,生管科。小花來這個公司這個部門三個月了,可是老進入不了工作狀態。
?她不習慣臺灣人公司的軍事管理。統一的工作服,所有的美好的身材都藏在肥大的衣服下。工作中,上司總是板著臉,同事也爭著擠懟競爭對手。小花無所適從,她不喜歡這樣的環境。
?
?她想用電腦,可是生管科里居然沒有一臺電腦,所有人都得用筆寫申購單,生產報表。她就想不明白,用電腦多好,打出的報表都公整好看。沒辦法,她沒有錢了,只能先干著。
?
?上司叫龍云,眼睛很漂亮,愛笑,膚白,這好象是小花唯一想面對的一張臉,有生氣的一張臉,那雙眼睛會說話一樣,有時憂傷,有時無奈,有時生氣。但他從不對小花發脾氣。小花做錯事了,他都幫她糾正,不聲張。
?
?小花愛寫文章,她在公司報上發表了好多篇文章,稿費不多,每次三十,四十,五十或六十元不等,字數越多,稿費越多。龍云說,工作越久,越寫不出一個文學性的語言來。小花是特別的,她的文字充滿希望,美好的愿望,還是溫暖和清歡的。她是一滴始終滴不進社會染缸的一滴清露一樣,染不上色,也不與任可油腔滑調的人相溶。龍云說,臺灣經理會罵他“未睡醒”,其實也是間接提醒小花不能再這樣神游了,人必須面對現實,溶入社會。
?
?小花很多時候都憂郁著,她只有看到那雙會說話的眼睛的時候,會感到心中有抹溫暖。她看到雨天的雨紛紛而落時,有時也會不經意地走神。她想,這眼睛讓她想起學校的譚老師的眼睛,也是這樣漂亮的眼睛,清亮的眼睛。但小花也怕這雙眼睛。有一天,龍云開完生管會議回來,坐在辦公室的座位上,眼淚叭嗒叭嗒地掉。聽說他被臺灣老總李文綺批評了。在會議上被罵得很難聽。小花不禁也跟著龍云難過起來。這么大的人了,三十多歲是有的吧,被人罵出了,而且還是個男的,那得有多大的委屈啊。為了生活,離鄉背景,看來掙錢也不容易。誰說廣東是遍地黃金呢?其實也是淚水澆灌著鋼筋水泥的堅強,每前進成長一步,都帶著傷痛。
?
?小花想著想著,不禁也跟著他落下淚來。龍云見小花遞上去的紙巾,同時也看到她眼里含著淚水,他又被這個善良的女生感動了。他稍稍平息了心情,暗想,一定要保護這個女生,雖然她做不好事,老粗心大意寫錯字,可是他不許她受委屈。
?
?龍云有一天把工作筆記本弄丟了,找了很久找不到,要小花加班幫他整理資料。小花加班到晚上三點,幫他弄好筆記,第二天他開會時用上了。雖然這樣加班是沒有加班費的,但她愿意幫這樣的主管。他說了一聲謝謝,心想,世上真有這樣的傻丫頭。
?
?那些眼神中開心與開心的相碰,憂傷與憂傷的撫慰,幸福與幸福地疊加,不需語言,只需一個眼神就懂。小花本來第二個月就想離職的,沒想到堅持了六個月。離職的原因來自那個午后。
?
?蓮是另一個部門的組長。她對小花說,龍云結婚了,只是沒有生孩子。他與夫人的感情不是很好,是媒人說媒而結婚的。可是小花沒有同情龍云,她認為結婚的男人應對妻子負責,不能三心二意,否則就是耍流氓。小花沒有說出離職的真正理由。她寫的理由是工作不適,另找新工作。這是事實,她到雙威鞋廠辦公室應聘了總經理助理工作。這對于她來說,是一份挑戰,也是一種上進的機會。
?
?他居然約小花出去游玩一天,還特別照了一張合影。他在最后說,可以不走嗎?小花的眼淚在眼里轉了幾個圈,沒有落下來。她說,你看,那些雨落得很認真,是云的心思,也是天空的寬容。他叫龍云,他能聽得懂云的心思指的是啥。小花又一次看到他眼里蓄滿了晶瑩的留念。
?
?小花走了,沒有給人生留下遺憾。她喜歡有種輕松叫“干凈”。那個小花就是當年的我。人生中有些溫暖難忘,是因為它在心里駐留過,美好過,就象無花果一樣,來不及開花,就有了一個不好的結局,但我不后悔自己的決定。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