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2天上班,5天休息,這個日本男人25歲就過上退休生活,讓100萬“廢柴”羨慕

2019-02-25  茂林之家


      01

      去年,有一條日本新聞震驚了中國互聯網。

      已經74歲高齡的母親和49歲的兒子一起住,兒子在家整整宅了40年,自從小學3年級之后,就幾乎沒出過門。

      一天,母親因為身體不好在家里的廚房摔倒,兒子卻不知所措,沒有找人幫忙,也不知道叫救護車,眼睜睜看著母親的身體一點點涼下去。

      甚至當尸體開始腐爛發臭,兒子也只是用紙巾堵住鼻子。他和母親的尸體相處了整整半個月,直到哥哥和妹妹回家看他們,才發現母親已經死了。

      在家宅了整整40年,兒子已經完全喪失了正常的生活自理能力。

      日本專門為這樣的人發明了一個名詞:蟄居族。主要指那些脫離社會、有些自閉、幾個月甚至幾年也不出家門的人。

      他們窩在家里,有些人還是自己單獨居住,甚至連自己死了,都可能好幾個月之后才會被人發現。

      Sumito Yokoyama于2017年9月在他的公寓去世,直到兩個月后被他的家人發現。

      現在日本有54萬青壯年成為蟄居族,如果算上40歲以上人群,情況只會更嚴重,至少有100萬人處于隱居狀態。

      也就是說,日本有百分之一的人和整個社會處于失聯狀態,有一份專門報道蟄居族的報紙說,這其中有34%的人「隱居」已經超過7年。

      02

      有一個叫佑都大西的日本蟄居族,今年才19歲,卻已經足不出戶長達3年之久。

      這個年紀的男孩,本來應該在大學里享受自己最美好的校園時光,如果不夠幸運,也可能已經開始為生活奔波辛勞。

      但對佑都大西來說,這個十幾平米的臥室就是他生活的全部,白天睡覺,晚上上網看漫畫,這樣的生活偶爾過幾天可能很爽,但他卻整整過了3年。

      而他成為蟄居族的原因也讓城叔人差點驚掉了下巴。

      15歲那年,他還在上初中,一次考試不及格再加上競選班長失敗,他深感恥辱,開始把自己關在臥室里,一關就關了這么久。

      「我知道自己這樣不正常,但我一點兒不想改變,因為這樣才讓我感到安全。」

      像佑都大西這樣的蟄居族在日本還有很多很多,他們的生活實在讓人唏噓不已。

      Riki今年30歲,已經在家待了3年。就這樣一個小小的房間,雜亂不堪,堆滿了漫畫書和零食,只有鋪著床鋪的那一小塊地方是空的,能讓他躺上去睡覺。

      他甚至連客廳都不想去,這個房間是他的全部天地。

      Chujo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歌手,但卻遭到家里人的大力反對,他一開始選擇了妥協,在一家公司上了兩年班。

      但在承受了太多工作壓力和心有不甘之后,他最后還是決定把自己鎖在房間里。

      48歲的Kazuo是個隱居了7年的「資深」蟄居族,他在房間里一般就是看看書,聽聽爵士樂。

      他還是個重度強迫癥,每餐只吃250克米飯,盛飯的時候,要拿個電子秤在下面量著,一點都不能多一點都不能少。

      這些照片都是攝影師Maika Elan專門進入這些蟄居族的家里拍攝的,既有年輕的學生,也有工作多年的中年人。

      她說,在沒有了解這個群體之前,她覺得這些人只是在給自己的自私和懶惰找借口。

      但和他們相處之后,她覺得,他們當中很多人都是因為恐懼感而陷入困境,他們心里知道這是不對的,但那種錯位的安全感讓他們遲遲不想改變。

      不要以為蟄居族離我們很遙遠,其實國內也有很多「家里蹲」、「啃老族」,甚至香港的「隱蔽青年」問題,也已經到了和「蟄居族」差不多的地步。

      據了解,香港大概有2萬名15-20歲的隱蔽青年,他們既不上學,也不上班,長年呆在家里,到了和社會脫節的地步。

      小智在家隱居兩年

      蟄居到最后,不但會受到外界的壓力,更重要的是,對他們自己來說,這樣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影響的是自己的生命乃至整個人生。

      也有人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性格特點,這世上有勤勞拼搏的人,當然也就會有懶惰無用的人,何必勉強呢?

      但其實蟄居族被鄙視是因為本質上這是一群在逃避的人,就像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里說的,逃避到極限,那不就死了嗎?

      如果你找到的真的是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那即使是蟄居,也可以過得很好。

      03

      就像大原扁理一樣,因為過著「上班兩日,周休五日」的輕型蟄居生活,一個日本人,在臺灣一度成為熱議話題。

      大原扁理今年33歲,普通人這個年紀可能正在事業上升期,但他已經過了8年做2休5的退休生活了,今年是他蟄居的第8年。

      不買房,不買車,也不用手機,但這不是因為他太窮,而只是因為,這是他喜歡的生活。

      留著干凈利落的寸頭,卻沒有剃掉絡腮胡。戴著黑框眼鏡,穿著一件簡簡單單的白T恤。

      大原扁理看著像個文藝青年,其實他只讀到高中畢業就沒有上學了。

      那時候,他像個常見的蟄居族一樣,縮在家里,生活全靠父母救濟,很少和外人溝通。

      但3年之后,他過夠了這樣的生活,為了戒斷自己的依賴心理,他干脆來到首都東京打工。

      工廠職工、書店店員……他在這里做過很多工作,但大城市的生活比他想象得還要困難。

      每天都工作超過12個小時,一個月最多賺20萬日元(約人民幣13000元),聽起來不少,但付了房租、水電煤氣費、日常開銷之后,他還是得縮在又小又擠的出租房里,兩手空空地過下半個月。

      在日本,月收入在25萬日元以下的,都屬于低收入群體。

      窮忙的生活讓他很痛苦,辛苦賺來的錢全都用來交租和日常消費,卻根本換不到快樂。

      每天下班回來,連煮飯打掃都沒有精力,大原扁理越來越覺得,這樣的生活對他來說太勉強了。

      在忍受了一年半之后,他終于想通,搬到了租金便宜的偏遠郊區,每周只工作兩天,一般是照顧重度殘疾病人,賺夠自己覺得夠花的錢就好。

      剩下來的時間,他就可以用來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比如看書和寫作。

      為了節省開支,大原扁理出門只靠步行或者自行車。他還從書上學會了怎么吃各種野菜,出了家門就是大片的農田和野地,一年四季都不缺蔬菜吃。

      艾草是最常見的,采回來曬干腌好,是吃面時絕好的佐料。

      金針大概6月的時候開花,在它還是花苞的時候摘下來,只要有芝麻油和胡椒鹽,就能做一道自己最喜歡的菜。

      他發現這樣的生活格外適合自己,等到隱居第五年的時候,他寫了一本書,記錄自己的「退休生活」,沒想到一下就火了,大原扁理從一個一文不名的窮小子,一躍成為了暢銷書作家。

      但他還是沒有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因為他很喜歡這樣的生活節奏。

      2016年,大原扁理從東京搬到了臺灣,他想試試,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他的隱居生活是不是也能過得下去。

      現在他已經在臺灣住了兩年,租的房子也在郊區,房間不到20平米,除了簡單的床、書桌和衣柜,幾乎沒有其他東西。這個房子沒有配廚房,每個月房租不到1000元。

      隱居的時間久了,大原扁理似乎更有心得了。只穿白色的衣服既便宜又省事,不用再煩惱搭配。

      不想出門的時候,面包和泡面是他的最佳拍檔。

      自己簡單做一個蔬菜沙拉也很健康。

      多看看路邊,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當然,大原扁理不是為了省錢而省錢,因為賺得少花得更少,他反而能存下錢來,等攢夠了錢,就選一個地方去旅行。

      雖然現在看似過得清貧,但和以前相比,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04

      大原扁理說,把眼前的事做好,吃好每餐飯,讓自己活下去,不造成任何人的困擾,你活著就已經有意義了。

      他不怕孤獨,更不怕一個人死去,因為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他現在很幸福,這已經很珍貴了。

      蟄居族問題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解決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跳脫出來的勇氣。但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機構和人,在幫助這些迷失在自己房間里的人們。

      就比如「租賃姐姐」這個群體,甚至引起了BBC的注意,她們是一群溫柔的小姐姐,定期上門為常年閉門不出的蟄居族們提供服務。

      小林鶴太郎已經在自己的房間里待了 10年,而且拒絕說話,「租賃姐姐」Ayako就耐心地寫信跟他溝通,希望他們敞開自己的心扉。

      年紀小一點的,帶他們出門喝咖啡、打游戲也是很好的方式。

      她們既像心理醫生,又扮演著親近的家人的角色,一點點融化這些人心里的堅冰,讓他們回歸正常生活。

      大部分蟄居族其實過得很痛苦,生活是自己的,麻煩總要解決,極端逃避沒有用,即使逃避10年,問題還是在那里啊。

      但如果你找到了真正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過得從容自得,那無論是隱居避世,還是辛苦工作,生活都會給你好的回報。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