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如果不是他,故宮大部分國寶現在都在日本了

原創
2019-04-03  最愛歷史...

1933年2月5日,夜里。故宮博物院第一批2118箱文物自太和門搬出,經過午門,直向北平前門火車站而去。

故宮博物院首任院長易培基身披斗篷,坐鎮太和殿指揮文物裝運。為保證文物安全運抵南方,當天白天,易培基與張學良在西山碧云寺旁邊的一所小別墅里,商談了一整天,最后才敲定文物轉移的詳細方案。

盡管故宮至天安門、前門的大街上,全部實行戒嚴,可是消息還是走漏了。

火車站被抗議的學生團團圍住,一些激進者甚至臥在鐵軌上,阻止火車開動。對峙到了最激烈的時候,士兵已經拉動了槍栓。

關鍵時刻,張學良趕到現場,并以人格擔保戰爭一旦結束,就將這些國寶運回北平。

抗議的人群這才漸漸平靜下來。

于是,裝箱的文物依次裝上火車,開往南京。

就這樣,故宮國寶從此暌別帝王居所,開始艱辛坎坷的旅程。而此時主導國寶南遷的易培基,馬上也將迎來生命中最大的冤案,至死不能瞑目。

▲1933年2月,第一批故宮國寶在紫禁城裝箱上車,準備南運。

01

現在看來,易培基在抗戰全面爆發前推動故宮文物南遷是先知先覺,功德無量,但在當時,他的決定引起了社會的極大反彈。

反對國寶南遷的聲音很大,大到易培基心里早有南遷的想法,卻一直不敢說出來。

九一八事變后,他與時任北平市工務局局長汪申等人商議,以修建故宮庫房為名,開始集中對文物進行精選裝箱,但不敢對外明說南遷。

南遷這么大的事,易培基自己也不敢拍板。他給國民政府行政院拍了急電,說北平故宮寶藏關系全國文化,現在戰爭隨時燒到北平,如何保護這些國寶,政府要趕緊定個決策。

情勢危急,容不得他等待文來文往。特別是1933年一開年,日軍就攻陷了山海關,使得故宮文物的去留更加緊迫。

故宮博物院理事會最終決定:選擇院藏文物精品,南遷!

消息傳出,輿論嘩然。不僅普通市民反對故宮文物南遷,認為這是“亡國滅種之舉”,就連魯迅、胡適、徐志摩等文化界名流,也持反對態度。

魯迅在報紙上發表文章,對故宮文物南遷深表質疑,他說:

倘說,因為古物古得很,有一無二,所以是寶貝,應該趕快搬走的罷。這誠然也說得通的。但我們也沒有兩個北平,而且那地方也比一切現存的古物還要古。……為什么倒撇下不管,單搬古物呢?說一句老實話,那就是并非因為古物的古,倒是為了它在失掉北平之后,還可以隨身帶著,隨時賣出銅錢來。

魯迅文風的尖刻犀利和影響力,都是可以預見的。

然而,還有更讓易培基等南遷派頭疼的問題,就是故宮博物院內部,對是否南遷也產生了極大的分歧。

時任故宮博物院理事會理事兼古物館副館長馬衡,是南遷的積極擁護者。但他的兒子馬彥祥,很不給老爹面子,化名在天津的報紙上發表了數篇反對故宮文物南遷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說:

因古物之值錢,結果弄得全國上下,人心惶惶,束手無策,這種現象,想起來實在有點好笑。……要抵抗么?先從具有犧牲古物的決心做起!

故宮博物院古物陳列所前所長周肇祥的反對方式更加激烈。他發起了“北平民眾保護古物協會”,在故宮太和門集會,宣誓“誓與國寶共存亡”,甚至還給支持和參與南遷工作的人員寄恐嚇信,聲稱會以適當的武力來阻止故宮文物南遷。

易培基、馬衡等南遷派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易培基(1880—1937),湖南長沙人,故宮博物院首任院長。

02

故宮文物原定1933年1月31日南運,但當天受到阻撓,沒辦法,推遲到了2月5日夜里才成行。

在此之前,易培基給支持南遷的行政院院長宋子文發了密電,請求用強硬的措施控制周肇祥。宋子文于是指示北平市市長周大文,派法警將周肇祥進行秘密逮捕,直到故宮文物專列平安出京10天后,才將周肇祥釋放。

如此,易培基的一樁心病才消除。

歷史也終將證明,易培基的決定是正確的。故土淪陷,還能收復,但文物一旦遭到破壞或劫掠,則萬劫不復。

盡管當時社會大多數人仍把文物等同于值錢的古董,但是,易培基始終清醒地意識到,這些文物不是古董,而是國寶,是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遺產,它們的價值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其實,在此之前,易培基已經兩次充當了挽救故宮國寶命運的角色。

因為,有人想把故宮文物賣了。還不是一個人、兩個人,而是有相當的社會基礎。

第一次是1928年,南京國民政府接管故宮后,國府委員經亨頤提議廢除故宮博物院,把故宮一切物品拍賣或移置,理由是故宮文物屬于“逆產”。

第二次則在此次故宮文物準備南遷的過程中,北平政務委員會于1932年8月通過了關于故宮的三項決議,其中第一項即為“呈請中央拍賣故宮古物,購飛機500架”。

易培基兩次終止了故宮及其文物的滅頂之災,他的堅持,最終一點點改變了社會對于文物的整體認識。

寫到這里,最愛君想起前段時間做過一篇關于國家寶藏的稿件,有個網友留言說“都是破銅爛瓦,沒必要當寶貝”,結果不用最愛君反駁,很多粉絲主動擺事實、講道理,對這名網友進行了有理有據地批評教育。其中有個粉絲說得特別好,他說:“一個連自己的歷史都不尊重不保護的民族,動不動就要砸要毀掉自己文化的民族,有何自信可言?有何希望可言?”

這也是當年易培基極力向全國解釋的一個道理。

▲1933年后,故宮國寶歷次遷運路線圖。

03

故宮國寶開始分批南遷后,易培基迎來了個人命運的大轉折。

1933年1月7日,就在首批文物南下的兩天后,他被國民政府兩名監察委員提起彈劾,罪名是非法處理故宮金器,并從中舞弊牟利。

輿論再次嘩然。

易培基本人也很吃驚,料到自己肯定得罪人,才遭遇構陷。不管如何,國寶南遷大業還在進行中,他的當務之急是自證清白,然后才可以繼續主持南遷之事。

他向國民政府解釋,分批處理的故宮金器都是沒有文物價值的金砂等,所得的款項均用于故宮的日常運維支出,而且,這事根本不是他一個人能決定的,是故宮博物院理事會集體做出的決定。

這一解釋,彈劾案就不了了之。

不料,幾個月后,南京地方法院對易培基提起公訴,罪名是違法舞弊。

這下子,易培基坐不住了。

此時一萬多箱南遷文物躺在上海法租界,相對安全,易培基提出辭職,當年10月份卸任故宮博物院院長。卸任后,他以平民身份提出反訴,并在上海當起寓公,一門心思應付官司。

然而,故宮的攤子必須有人接手呀。

馬衡是呼聲最高的繼任者,但他堅辭不就,因為他知道所謂易培基“盜寶案”幕后的水很深。

在蔣介石的直接過問下,馬衡最終才接任院長之職,時間在1934年1月下旬。他的條件是,不摻和“盜寶案”。

繼易培基之后,馬衡成了故宮南遷文物的“守護神”。

▲馬衡(1881—1955),著名金石考古學家,我國文博事業的奠基者之一。

04

一手操縱“盜寶案”的幕后勢力,并未打算放過易培基。

江寧地方法院在1934年10月對易培基提起公訴,指控他調換珠寶,據為己有。他在北平、南京等地的住所都被查封,財產也全部充公。

法院還請來書畫家黃賓虹,鑒定故宮文物真偽。最終將認定的贗品、偽作封存起來,共計62箱。

法院據此認為,清宮古物中不應有贗品,因而贗品和偽作必是故宮博物院主管古物的人以偽易真。

故宮博物院前院長易培基百口莫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然而,稍有文物常識的人都知道,法院給易培基的是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清宮藏品中本來就魚龍混雜,不乏贗品和偽作,乾隆都經常看走眼,把偽作當真品收藏了。現在沒有易培基盜賣文物的直接證據,僅憑故宮文物中存在贗品偽作就認定是易培基搞的鬼,這邏輯確定沒毛病?

馬衡原本說了不摻和所謂“盜寶案”,但他看到黃賓虹的鑒定結果以及法院的認定依據后,還是出來寫了文章,從學理上指出黃賓虹的鑒定很粗糙,沒有權威性,法院的判定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是,水太深了。黑幕總是可以吞噬一切合理的質疑,而讓一切不合理的結論公然盛行。

1937年9月,江寧地方法院再次對易培基提起公訴。而缺席審判的易培基,已經含冤病逝,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緊接著,上海、南京相繼淪陷。動亂年代,人命如螻蟻,一個人的罪名或清白就更加沒有人在乎。這個案子于是不了了之。

只有易培基自己,在乎自己的羽毛。臨終前,他請吳稚暉幫他轉交一份呈文,說個人被誣事小,但關乎國內外觀聽事大。他希望他的冤案有朝一日能夠昭雪,這樣才能死而瞑目。

▲國民政府關于易培基案的公函。

05

此時,易培基生前魂牽夢縈的故宮文物,在馬衡的主持下,又開始了新的征程。

抗戰期間,這批文物一路西遷,藏身川貴大后方。期間,多次險遭滅頂之災,最終卻都有驚無險——

9000余箱文物由重慶運往樂山,暫時寄存宜賓沿江碼頭時,上游樂山及下游瀘縣都受到敵人狂轟濫炸,獨有處于中間地帶的宜賓幸免。

長沙湖南大學圖書館,自文物搬出后,不到4個月即被炸毀。

重慶的幾個倉庫,在文物搬出不到1個月,空房也被炸掉。

這一切,都沒辦法解釋,大家只能歸功于“古物有靈,炸不到,摔不碎”。連馬衡都說,這類奇跡,都是國家的福命。

直到抗戰勝利后,這批歷經千難萬險,差點毀掉一百遍的文物,竟然安然運返首都南京。

整個抗戰期間,日本侵略者破壞和劫掠了相當多的中國文物,有關統計稱總數以千萬計。相較之下,故宮文物的損失幾乎微乎其微,堪稱奇跡。

這個奇跡,離不開每一個支持故宮文物南遷西運的官員,離不開沿途一路護送的軍隊,離不開寄存地負責文物保管維護的學者,更離不開故宮博物院的兩任院長——易培基和馬衡。

日軍當年占領南京后,朝天宮庫房還有少量來不及搶運的文物。這些文物最后都被日軍接管了,其中包括康熙、乾隆時期的西洋貢品和清宮玉牌、內務府檔案等南遷文物。

貪婪的侵略者甚至將朝天宮正殿屋脊兩端上的建筑構件鴟吻拆下,運回了日本。

不難想象,如果當初故宮文物不采取南遷措施,現在,它們將大部分躺在日本的博物館里。

想到這里,我們更應該感謝最早力促文物南遷的易培基。

▲1937年,故宮南遷國寶躲避戰火,途徑川陜公路。

06

有兩個尾聲需要在這里交代一下,都發生在1948年。

一個尾聲關于易培基“盜寶案”。

1948年1月,最高法院發出了“易培基案不予受理”公告,算是含蓄地為易培基證明了清譽。

之所以在這時出公告,是因為1947年冬,一手制造此案的國民黨元老張繼去世了。

盡管此案迄今撲朔迷離,但學術界公認,張繼及其妻崔振華因為與易培基等人的私人恩怨,仗著國民政府高層的人脈,利用公權力,蓄意導演了這場鬧劇。而易培基成了冤案的犧牲者。

隨著冤案制造者離世,平反機制才得到了有效啟動。

另一個尾聲關于故宮南遷文物的去向。

1948年底開始,蔣介石在即將撤離大陸之前,授意將在南京的故宮南遷文物精華2972箱運往臺灣。之后以這批去臺文物為主,成立了臺北“故宮博物院”。

正如當初反對故宮文物南遷的人所言,文物一出故宮,要再回來就很難很難了。

然而,不管這些文物分散在幾個地方,它們現在終究還是中國的文物。但如果當時不南遷,這些國寶還會不會留在中國呢?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