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宮杞梓廬 / 情感美文2019 / 攜一世的眷戀入懷,枕一世的相思入夢

0 0

   

攜一世的眷戀入懷,枕一世的相思入夢

2019-04-16  瑯琊宮杞...
攜一世的眷戀入懷,枕一世的相思入夢,所求的只是塵世中同看庭前花開花謝。幾番回首,煙雨樓臺已西風寒吹盡,嫣花的顫動中,羽翼齊并心雙棲。鶯鳴拈花,佇立那一縷唏噓不已的溫柔。切切心語,牽一縷翠絲纏繞翅間的纏綿,與風共委婉,輕輕飄入煙。
 
 
多少個微醉月夜,熒屏前,泡一杯香茗,掬一捧月光,素手為槳,宣紙為舟,泛波于千年前宋詞的煙波浩渺中。一篇篇心靈感悟,一首首詩詞歌賦飄逸的穿越亙古華韻重回到青衫長袖,羽扇綸巾,吟詩醉月的年代。鍵盤上一曲曲琴瑟唱合帶著唐硯宋墨的古香古色幽幽的走過我的心底,縈繞于牘前案后,醉我于墨字心箋之中。 
     
 
窗外,冷月漸遠,心事,卻朵朵盛開。伸手抓一把云影,給心情裁一素霓衣。纖指清舞,穿過清風流云,編織縷縷清淺淡薄的情緒。筆端一抹,詞章斷句徐徐而行,詠唱數千年,訴不盡的人世蒼涼,案前宣紙,在古典文辭中回旋著最后一韻。
 
 
于千載之下,拔著十指的光陰,針針如意繡,沉沉同心結,精致的宋詞,泛波在墨香古卷的煙海浩渺中。或是秦淮兩岸輕羅小扇撲流螢、或是晚泊孤舟古祠下,滿川風雨看潮生……所有的紅塵往事,湮滅在千里煙波的詞韻中。每當翻開書頁,便宛若打開了一扇古樸厚重的門。
 
 
拾不完一地青瓷吟清歌,抹不盡一片輕寒上小樓,掛不住柳梢人約黃昏后,讀不盡凄然新詞與舊愁。咽不下大漠孤煙噎滿喉,憐不完白衣侵塵形容瘦,濃得化不開的眉頭哀愁,飛不過的長天碧水悠悠。
 
 
那一岸的曉風,那一彎的殘月,那一離岸的青舟,相望的只能是永遠。如是,任一世的繁華絢爛如花,任一地的落寞去孤寂成秋,在枕衾輾轉的夜里,留下千古愁賦。每一個詞匯都凝著一生的剪影,泛著一世的漣漪,回眸之間,萬千繁華已落盡。
 
 
曾經,多想做一個羽扇綸巾間穿行的女子。在風裙上繡上相思的紅線,細數心弦千緒;在秦淮河畔獨品曉風殘月,柳色彌煙中墨筆添香;期望留駐在遠古先人那華美錦緞上韻短而味長的一筆。
 
 
曾經,多想學婉約辭宗的同叔,凄婉優柔的易安,情深綿長的淑真,信手從詞里斟杯清酒,便能盛滿離人的淚;書頁間點曲輕歌,便能唱盡萬古的愁情。
 
 
唱不盡的“楊柳岸、曉風殘月”。回眸處,自己終也不過是那臨水而立的水中影,只想凌波于前世的漣漪。一曲簫音吹散了唐風吹落了宋雨;一把古箏彈落了風塵,撥動了水韻;一襲水袖,在風來塵往里飛舞;一彎黛眉,在碧波瀲滟中流轉;一世的紅顏,在清風月夜里花開花落。風花雪月的傳奇,總在喧囂的背后輕歌演繹;在今生錯亂的步履,留下刻骨的痕跡。
 
 
黯然回首間,紅塵路上,鋼筋水泥的叢林中,跋涉千里,市井巷陌的熙熙嚷嚷中,只剩自己那顆疲憊的心。而今,我只能攜一世的眷戀入懷,枕一世的相思入夢,所求的也不過是那塵世中的共看庭前花開花謝。眨眼間,幾番回首,煙雨樓臺中卻已是西風吹盡,吹不散卻是那一眉彎的清愁。而我僅能是佇立于那一樓煙雨中唏噓不已的傷春悲秋人。
 
 
千年一嘆,遠古的晨鐘暮鼓,裊裊余音。詩詞風韻,走過寂寞,邀約在影影綽綽的月色下。那無心出袖的流云,早已化成入定千古不變,無欲無求的姿態。古韻流轉的風情,在字里行間漸行漸遠……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