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人到中年有三懶,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值得的地方

原創
2019-04-24  物道

人到中年有三懶,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值得的地方

物道君語:

人到中年,越來越忙,忙事業,忙交際,忙照顧父母的,忙兒女的成長。

可是中年的身體不比年輕時身強力壯,精力充沛,這時我們是不是可以懶一點呢?

問問自己什么是不用做的,什么事做了和不做差不多的,那么就可以懶得去做了。

這不是懈怠、不勤奮,是有選擇地把時間和努力集中起來,用在值得的地方。

人到中年有三懶。

面對無謂的爭吵,懶得生氣;面對外面的追名逐利,懶得去爭;面對不必要的飯局和應酬,懶得應付。

人到中年懶一點,節約不必付出的精力,生活才能自在些,舒服些。


人到中年有三懶,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值得的地方

年輕時學蘇軾的詞:“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那時想:“要是我敲門家童不應,我一定會敲到他開門,順便破口大罵一番。”

但到那如今,只覺得沒必要了,哪里值得生氣。

年輕的時候,我們容易沖動,等到了一定的年紀,反倒會問問“值不值得”“必不必要”。

蔣經國離世后,余光中寫了一首送別,李敖看到后在原詩后續了幾句:

“悲哀的馬屁,臭臭的馬屁,為你而拍

悲哀的新詩,無恥的新詩,為你而寫

親愛的朋友,辛苦的領袖,慢慢的走

快了我跟不上,因為我是你的狗”

還稱余光中是“臺灣十四大不要臉之一”。

但面對李敖的罵戰,余光中像個沒事人一樣,懶得生氣,只悠悠地去做自己的事。他開玩笑說,要像梁實秋“中年以后不接招”。

人到中年,不是不能生氣,是更懂得什么才是值得的,不必要的就懶得在意別人怎么說,自自在在過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恰如金庸先生說:“不生氣,就贏了。”


人到中年有三懶,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值得的地方

中年后,齊白石到北京謀生活,但他的畫并不受歡迎,其中有一位名士每回碰到都要損他幾句。

他看不起齊白石的農人出身,也看不起他的作品,背地里罵他的畫“粗野”,“畫要有書卷氣,肚子里沒有一點書底子,畫出來的東西,俗氣熏人,怎么能登大雅之堂呢?”

也有人說:“ 齊尤為荒謬,令人作惡。”“ 木匠竟成名畫家?畫一只蜜蜂價十元!”

中年的齊白石,不是“成功人士”,沒有人請他作畫,畫也賣不出去。但他也懶得去爭,“畫好不好,詩通不通,誰比誰高明,百年后世,自有公評,何必爭此一日短長”

對他來說,畫畫才是最緊要的事情,踏實去做,何必爭一時的名利。

人到中年有三懶,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值得的地方

圖片|圖片來源于網絡

此后,齊白石畫蝦,他會先買蝦養著,看蝦在水中怎么跳來跳去 ,蝦的螯足長什么樣;畫蟬,會注意它趴在樹枝是頭朝上還是朝下;因為想不起芭蕉是朝左卷還是朝右卷,干脆拒絕老舍約畫。

中年的努力與堅持,齊白石到60歲那年,畫終于“大賣”了,從此被更多人賞識,被買去當作“古董”收藏,附庸風雅之人也來請他作畫。

人到中年有三懶,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值得的地方

圖片|齊白石畫作

人到中年懶一點,是不焦慮,不必急于爭一時的成與不成,把精力花在要緊的地方。

只要扎實前行,終有一天工作,生活都會自己成熟的。


人到中年有三懶,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值得的地方

有個朋友,曾經也喜歡參加各種各樣的酒局飯局,他覺得能叫一起吃飯對他是一種肯定,是一個圈子的邀請。

但是一段時間后,他發現為了維持這種社交關系,在酒桌上不得不說些跟自己毫無關系的話,即使沒話也找話、接話,“除了聽到一些八卦,沒什么收獲,還很累”。

后來他一下班,便關起門來扎扎實實看書,陪陪妻女,或者理一下工作,多做項目。他說,那樣反倒每天都是在腳踏實地在生活著。

但他不是凡社交都拒絕,只是有所選擇,懶得去應對不重要的來往,懶得去過度關注別人。

三毛說:“我避開無事時過分熱絡的友誼,這使我少些負擔和承諾。我不多說無謂的閑言,這使我覺得清暢。

而實際上,我們也并不需要那么多信息和社交,懶一點,換來的正好是清凈和舒服。

人至中年懶一點,

不是無所事事,

不是無欲無求,

而是不必處處使力氣,

把精力花在要緊的地方,

把專注花在自己身上,

懶一點才能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好生活,

也是好好對待自己的一種方式。

人到中年懶一點,

才能閑一點,

生活才能舒服一點。

文字由物道原創。圖片來源于網絡,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