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傾訴:我給弟弟買車買房,被老公離婚,娘家人卻拍手叫好

原創
2019-05-25  情感墨語

傾訴:我給弟弟買車買房,被老公離婚,娘家人卻拍手叫好

讀者傾訴:

這個社會有無數的扶弟魔,或自愿或被逼,或沉浸幸福,或有苦難言。每一個扶弟魔的背后都有一個故事。今天,我就和大家說說我的故事,比電視劇中的樊勝美和蘇明玉更慘。

1

我叫萬錦,有個弟弟萬寶。2015年底,我背著老公用家里所有積蓄給弟弟首付了一套婚房,更在媽媽的哭訴下,用私下代課的錢偷偷幫他還房貸。

2016年5月左右,弟弟因為未婚妻娘家拆遷三套房,對于即將成為躺贏的拆二代,弟弟和爸媽商量一番后,決定把婚房賣了,換一輛他垂涎已久的豪車。

我呢,正和老公建成煩惱兒子上學買學區房的事。

最后在多次勸說弟弟和父母不要賣房無果后,我和建成用市價63.5萬復購了我一直在還貸的弟弟的婚房。

為了避免二套房首付50%的缺口,也為了躲避弟弟整日奪命連環催,我們采用了最大風險的方式——車子換房子。

也就是我們給弟弟買了一輛跟房價等價的車子,首付,貸款都由我們出,然后房子弟弟以贈予的方式,過戶到我名下。全過程制成合同,在爸媽的監督下完成。

如此兒子念書的問題解決了,弟弟也以最快的速度開上了豪車。

當時我以為撿了一個大便宜,畢竟二套房的首付和車子的首付那可是一個天一個地的懸殊。再說,我以后也不用再偷偷摸摸給弟弟還房貸,不說壓力減小,就是整個人對著建成也松快了很多,不需要再躲躲閃閃。

可就是這樣一件貪小便宜走擦邊球的事,在2017年1月把我和家人放在了對立面。也是這件事,把我和弟弟的生活炸變了形。

2017年的1月,我所在的六線小城房價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房萬房竟搶手,出手稍晚就沒有。有二套房的人,身價一下就翻兩倍有余,我也突然就成了被羨慕的人。

弟弟對著錚亮的豪車開始唉聲嘆氣,爸媽每次看到我也開始絮叨我占弟弟大便宜了,原本應該開心的我,就這樣被他們在心上壓了一塊大石頭。郁悶又憋屈!

可即便我小心翼翼戰戰兢兢,避免一切可能踩雷的話題,事情還是來了。

2

弟弟和準弟媳原本計劃2016年底結婚的,后來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婚事一直推到了2017年1月。偏偏這個時候房價開始翹頭,準弟媳也從一開始的有無婚房無所謂到必須有婚房才結婚,狠狠打了弟弟和爸媽一個措手不及。

弟弟和爸媽他們是典型的窩里橫,橫不過準弟媳,就每天過來磨我,讓我把房子還給弟弟,或者把我和建成以前住的房子過戶給他,還說他們不挑。

小兩百萬的房子,在他們嘴里像是菜攤上附送的蔥蒜。他們不挑,我該感恩戴德!

我讓弟弟把車子賣了,這樣一轉手付個小戶型的首付還是沒問題的。沒想到弟弟還沒說什么,我媽不干了,說現在誰不知道她出門都有好車接送,這車子要沒了,她以后還怎么出門見人。

這就是我媽,虛榮自私到極點。

我們這邊還沒商量出個主意,準弟媳跟別人閃婚了。弟弟受不了這個打擊,也不找準弟媳理論,開著他拉風的豪車離家出走了。

爸媽從傲嬌的拆二代公婆跌落到準兒媳花落他家,兒子離家出走,在雙重打擊下,紛紛病倒,每天不是讓我出去找弟弟就是各種惡毒謾罵。

好像弟弟沒結成這個婚,不是他們小心眼貪準弟媳的房子,倒是我貪了弟弟的房子,攪散了他們的婚姻,害得他們現在一無所有。

他們完全不記得當初我和建成是怎么苦口婆心地勸說,也完全看不到我每天陀螺一般,單位,家里,醫院輪番兼顧的辛苦,更加不會念起這些年我為他們付出了多少。

3

說來可悲,當年我鉚足了勁考進現在這所重點學校當老師,來報到的時候,不是獨身一人,而是攜家帶口。

爸媽弟弟爭前恐后要跟我在市里安家,只一心一意要做城里人,全然不顧我工資夠不夠,新工作適不適應。他們擺出一副老佛爺的派頭,坐等享福。

贍養爸媽是義務,他們不說我也會做到。只是弟弟一個四肢健全的成年人,既然進城了,為什么不出去找份工作?

我跟爸媽稍微提了一下,讓弟弟出去找工作。弟弟沒開口,媽就開始瞪眼,扔筷子摔碗,罵我無能,從姐姐本就要照顧弟弟,說到當初要不是弟弟把讀書的機會讓給我,哪有我的今天。

其實就一句話,我的一切都是弟弟的,弟弟是我的天。

我埋頭吃飯,不反駁不接口。因為這樣的話她不但從弟弟出生就開始說,而且我不能反駁,一反駁,小時候是棍棒上身,長大了,是唐僧念經。反正她勢必要把我的每一絲反骨打壓在萌芽狀態。

所以,就算被她說得兩耳朵冒油,為了避免被念瘋,我還是乖乖聽著,只是有時候聽得多了,我都要信以為真了!

剛做老師,收入都不夠一家人糊嘴的,更不要說房租水電等其他開支了,我是削尖了腦袋做兼職。

這樣努力奔波的我,經常在凌晨回來的時候撞上媽媽給弟弟做夜宵。當然沒有我的份,我家一貫如此,我也早已習慣,只是偶爾會聞著她們熱氣騰騰飄散出來的香味,胃里絞痛,可能是身體的自然反應吧。

所幸爸爸找了一個保安的工作,稍微緩解了我的養家重擔。

媽媽雖然不工作,但她以最快的速度融進了這座城市,每天廣場舞跳著,老姐妹們花園采風賞花走起。弟弟跟在媽后面,負責給她們拍照,順便在手機App上直播夕陽紅的不老青春。

聽媽說很火。至于賺了多少錢,我不知道。隨意一問,就能被我媽橫眉豎眼,一通說教。讓我甭眼饞弟弟的錢,沒門。

說不生氣是假,我的錢就是弟弟的,弟弟的錢,我卻連問的資格都沒有!

現在弟弟離家出走,責任又堆到我頭上,我實在不知道我要怎樣,她們才滿意?為了弟弟,我已經竭盡所能,每天小偷一樣偷偷摸摸,背著建成,螞蟻蠶食一樣透支著自己和建成的收入,想方設法地補貼他,這樣都不夠,難道要我把自己的日子雙手奉上給弟弟,他們才甘心?

很多時候,我也捫心自問,明知道她們利用我,對我敲骨吸髓,為什么還愿意做24孝好女兒?是血緣嗎?是吧,又或者僅僅是想從父母那里獲得蜘蛛絲那般細微的疼愛吧!

4

2018年的5月,弟弟回來了。

爸媽歡天喜地的把我和建成叫回去,狠狠地給弟弟整治了一桌好菜。席間媽媽更是數度哽咽流淚,撫摸著弟弟說瘦了黑了,在外受苦了,讓我和建成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顧弟弟。還強調只有這么一個弟弟,千萬不要外道。

我和建成呵呵應和著。弟弟突然從頭發絲縫里抬眼,說:姐姐,姐夫,你們給我買套房吧,聽說你們現在有三套房,給我買套房還不是小意思。

說來挺機緣巧合的,因為買弟弟的房變成了買車,首付款從缺口一下子就變成了盈余,我一時沖動又買了一套四十平的小公寓。實在是小時候家里沒地方睡,被打發出去借宿搞怕了。

房價漲的時候,我就知道要糟,拿房的時候甚至喬裝打扮了一番。我是真怕碰到熟人,結果就是寸,碰到一個鄰居,現在弟弟顯然是從她那知道了。

只是他說這話的酸味滿屋子都能聞到,怎么品也是來者不善的意思。

可我跟建成每月除了付兩套房子加車子的貸款,還要給兩邊老人生活費,已經非常力不從心了,哪里還有余力給他買房。

再說當初我是花錢買了自己的房子好吧,反反復復掏錢難道還掏壞了。

一場接風宴不歡而散。

5

而經歷過弟弟離家出走的爸媽顯然成了驚弓之鳥,他們這次不是一哭二鬧了,直接奔上吊,天天把我叫去,一副不給弟弟買房他們就死我面前的橫樣。

我一邊惱恨爸媽無邊界的寵溺弟弟,一邊后悔當初買了他房。只是后悔顯然已經來不及,還是解決問題為要,我問弟弟,車呢?

弟弟說:讓你給我買房你就打我車的主意,我一年多在外不要吃不要穿啊。那車我換錢了。

幾十萬的車子被他說的輕描淡寫,好像在說今天天氣不錯。

我沒他那么淡定,驚跳起來,說:我還在還貸款呢,你怎么變賣了?

弟弟嗤笑起來,你咋這么一心鉆錢眼里呢,是人重要還是車重要?再說,你還貸款是你的事,反正我一分也撈不到。

這一刻,我有點不認識這個朝夕相處了小三十年的弟弟。

雖然他有很多壞毛病,但一直跟我的感情還不錯,當初準弟媳要婚房,他也沒逼過我,現在回來一趟怎么如此刻薄自私。

但當時不允許我多想。我建議他先出去找個工作,他的攝影好,以前也鼓搗過小視頻,現在不管是做攝影師還是網絡直播都挺適合他的,再說工作了,忙起來人也開闊些。

弟弟卻像炮竹突然炸了。他站起來來回走動,對著我揮舞著胳膊大叫:讓你買房子,不是聽你講大道理的,不買房就給錢,把我賣給你房子的差價給補上。

爸媽在后面猛點頭,一邊勸弟弟不要生氣,一邊讓我趕緊把房子上漲的差價補給弟弟。

這個時候,我不是腸子悔青了,是有點憎惡爸媽和弟弟了。我說那套房子本就是我掏錢買的,貸款也是我還的,等于是我拿著我的錢,再買了一次。而且那個錢已經給弟弟買了車,不說錢貨兩清,但就我左手倒右手,也不需要補差價啊!

可爸媽弟弟顯然沒覺得,他們異口同聲說,買給弟弟的就是弟弟的,不存在什么左手倒右手,親兄弟更要明算賬。

這次,我不是徹底無語,是心有點灰。

但是我還是提出可以把那套小戶型的房子給弟弟住,一直住到他買了房為止。可他們談都不談,只抱住一句,要么給房要么補差價,其余免談。

6

最終,我還是屈就在爸媽就這么一個弟弟的念經中,說通建成用房子抵押貸款了二十萬,轉給弟弟,我以為這是我的極限。卻不想這僅僅是弟弟挑戰我極限的開始。

2019年2月,弟弟又開始跟我伸手要錢。這時我才知道給他轉的錢,他根本沒有去買房,至于做什么了,問不出來。

我不給,弟弟竟然威脅要去法院告我非法侵占他的財產。

我問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難事?我可以跟他一起面對的。

他說沒有,讓我趕緊備錢。

我又去問爸媽,弟弟最近有沒有被電話轟炸或者短信密集,他們非常不耐煩的說沒有,讓我不要找借口趕緊準備錢給弟弟。

恨嗎?恨,這個時候我開始恨弟弟沒完沒了的折騰,恨爸媽不作為只一心一意為弟弟考慮。

不過不管他想怎樣,我都不能讓他真的把我告上法院。這種事一旦上了法院,對外人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

我調出當初給他買婚房首付和車子首付,以及每年貸款還款的流水,還有當時車子換房子的合同,讓他看,說:所有的費用都是我付的,有記錄有證明,你拿什么告,一張嘴嗎?法院可不是媽媽,你說什么它聽什么,法院是講證據的地方。

弟弟顯然沒想到這出,奪過打印件就撕,邊撕邊嚷嚷老子還不信了,老子去網絡上黑你,不信網絡還要老子出證據,到時讓你所有的學生看看,你是怎樣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弟弟瘋了。

此刻,我生撕他的心都有,但為著名譽,我還是找他一遍遍勸說,但每次他就一個要求,給錢,給錢。不給錢就是各種砸東西,有一次甚至掐我。

面對瘋狂的他以及準備好的扭曲的小視頻,我只能一次次妥協。

果然威脅的事只有零次和無數次的區別,人的貪婪一旦被激發,就會星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7

現在弟弟已經不能跟我好好溝通了,他和我見面只有一件事,拿錢和給錢。看著他越來越癲狂的樣子,還有爸媽在一邊寶貝疙瘩一般呵護的慈藹樣,我有好幾次甚至想一了百了。

是真的太累了,我每個月的收入有限,要瞞著建成,還要應付弟弟越來越龐大的胃口,以及永遠眼里只有弟弟的爸媽。

終于,事情還是暴露了。

建成爆怒,他問我這些年,明里暗里補貼了多少娘家,居然房子還左手倒右手,大幾十萬的錢,付一次不夠還付兩次,最后還來個補差價,真是當他是取款機啊。

不管我怎么哀求,建成堅決離婚,說:既然是扶弟魔,就跟他一起生活吧。

我想幫弟弟嗎?也許以前是真心想的,畢竟是親弟弟,何況從小被灌輸弟弟是“天”的思想。現在心里也是想幫他的吧,但更多的是被脅迫,怕我多年拼搏取來的那么一點點成就被他傾覆。

于他不過動動嘴皮子,于我卻是活下去的根本。我受夠了小時候沒錢受阻的生活。

我跟弟弟爸媽說了現狀,奢望他們能理解我,放過我。可奢望永遠是奢望。

他們不但沒同情理解我,弟弟更是拍著巴掌大笑,說:好,離婚多好,怎么也能分兩套房,到時候房子一套給我,一套給爸媽養老,你呢,再找個人嫁了,簡直三全其美。

看著弟弟手舞足蹈的樣子,我都木了,問:我兒子呢,他怎么辦?

弟弟揮手大笑,說那算什么事,留給他爸爸就是了,親生的還能虐待不成。

我看向爸媽,他們竟然點頭附和。

我口干舌燥,無話好說。

8

隔天,我收拾好行李回了娘家的門,稱他們的意。

在娘家住了一個星期不到,我舉,報了弟弟。

他吸/毒。

弟弟自以為吸得隱蔽,不想他這么多年早被爸媽捧大了膽子,在自己家再隱蔽也帶著放肆。

何況我是刻意回來監視他的。

從他回來后的種種跡象表明,他出走的這一年肯定是攤到事了。我曾經以為是套路貸,然而從賣車子,死命向我要錢,直到后來他的歇斯底里,完全不顧我的死活,我才知道方向錯了。

通過慢慢的觀察,我斷定他在吸.毒,只是爸媽太維護他,旁敲側擊沒用,直言,估計他們要把我捅成窟窿。

后來被逼墻角,我只能順著他們的心意搬回娘家,尋找證據。

弟弟被抓了,我被爸媽扇耳光趕出家門。他們說倒了八輩子血霉,才生了我這么一個胳膊往外拐的女兒,為了不幫補弟弟竟禍害老萬家唯一的命根子。沒人性,喪天良。

我自私嗎?不,是為了生活本能的斷臂求生吧!

明知是死局還心甘情愿被拖下懸崖,那不是愛,是傻。我下有孩子,上有父母,身邊有老公,哪怕被父母恨一輩子,我也要揮劍自保。

至于弟弟,他出來后,如果我有能力,我依然愿意在力所能及的時候幫他一把,但前提是他自立。

我也找建成深談了一次。這么多年,我骨子里的自卑和貪戀父母的愛,讓我對著父母和弟弟一而再的退讓再退讓,對他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但多年夫妻,讓他看在兒子的份上,再給我一次機會。

當然,我也會直面那些從小深刻在心上的烙印,直視那些自卑的渴望的深層心理,學會父母不愛,自己愛自己。

我知道,只有揭開了流膿的瘡疤,擠掉毒液,傷口才能重新結痂,蓄積再次前行的力量。

(全文完)

墨花說:

我們生來就帶著原生家庭的烙印,有的人帶著幸福的模樣,而有的人則帶著遍體鱗傷。

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有的人卻用一生治愈童年。

就如今天故事中的萬錦,即使結了婚生了孩子,依然無法擺脫嗜血的原生家庭,被傷害,被索取,被消耗。

她的善良和付出,被爸媽和弟弟視為理所應當;她的妥協,換來了更加肆無忌憚的傷害。即使有鐵一般的內心和龐大的經濟實力,到最后也注定被掏空耗竭。

小時候,我們無力反抗;長大后,卻不能再任人擺布。

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救,接納不被愛的現實,擁抱曾經受傷的自己,撫慰自卑的心靈。然后,竭盡全力掙脫束縛,解救那個被原生家庭綁架的自己,自我療愈,努力奔跑,重獲自由和幸福。

人心不可測,當愛的法則失效后,劃清界限便是理性的現實主義法則。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