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蘭陵笑笑生、還珠樓主……這些筆名背后有啥大秘密?

2019-05-26  八面楚風

明、清時期小說家屬于下三流職業,很多人不好意思就隱去了名諱,比如《金瓶梅》的作者大家都知道叫蘭陵笑笑生,但真名卻一直是個謎。

很多文壇巨匠都有各自的筆名、別名、自號,這既可以展露自己的個性、表達當時的心境、也可能是在亂世中明哲保身的方式。

古代李白的“青蓮居士”、杜甫的“少陵野老”、白居易的“醉吟先生”暫且不說,光是近現代作家中就流行起筆名的風氣,據《中國現代文壇筆名錄》記載收編了近7000個筆名。

今天就來帶大家進入“豪華筆名套餐”吧!

關于武俠小說,我們熟知的“金古溫梁黃”無一不是筆名,而我今天要說說他們的前輩,活躍于民國三十年代的“北派五大家”

其中宮白羽、王度廬、鄭證因、朱貞木的筆名聽起來就很飄逸,活脫是一個個江湖俠客。

小時候都看過吳京演的《太極宗師》吧,這個就是改編自宮白羽《偷拳》

還有李安憑借一部《臥虎藏龍》讓全世界再度認識了中國武俠,他的原著作者就是王度廬

/ 電影《臥虎藏龍》截圖 /

說到這五個人中,名氣最大的,對后世影響最深的人叫李壽民,他的《蜀山劍俠傳》洋洋灑灑百萬言,影響了后來的仙劍系列網游、《誅仙》、徐克的兩版《蜀山》系列。

他的筆名很奇怪叫“還珠樓主”,聽起來有點像還珠格格。

有人說是他的初戀女友名字中有一個“珠”字。同時也是取自唐代詩人張籍《節婦吟》中的“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這個筆名真是又有文化內涵,又優美凄然。

早在他們之前還有一位武俠小說大家,我們現在熟知的霍元甲、大刀王五都出自他的《近代俠義英雄傳》

他的《江湖奇俠傳》被改編成武俠神怪電影,《火燒紅蓮寺》也曾被周星馳多次致敬。

/ 1928年《火燒紅蓮寺》 /

這位作家的筆名叫“平江不肖生”,這個很怪的名字是因為他不孝順父母么?

不,這其實是很有逼格的出自老子的《道德經》“天下皆謂我道大,夫惟其大,故似不肖。”

意思是:天下人能說“道”的偉大,不像任何具體事物的樣子。言下之意就是太牛了已經沒有什么能夠比擬、命名、形容,所以叫“不肖生”。

說到中國現代作家最高成就者,魯迅當之無愧是站在巔峰的,但文采一流還不夠,筆名也要夠多!夠牛!魯迅的筆名竟然多達181個

從一個字到六個字,應有盡有。比如:飛 、樹 、L,翁隼、唐俟、旅隼,華約瑟、齊物論,ELEF、旅滬記者。

精通日文的魯迅還是個“同人”愛好者,五個字的筆名就都叫: 朝花社同人、奔流社同人、譯文社同人。

六字筆名叫:上海三閑書屋,干脆就直接變身成書店了。

/ 魯迅 三味書屋 /

其中魯迅有一個奇怪的筆名叫“晏之敖者”,這也是他的小說《故事新編》里《鑄劍》中的主角。

關于這個名字魯迅解釋說:“宴從宀(家),從日,從女;敖從出,從放;我是被家里的日本女人趕出來的。”

大家都知道魯迅和弟弟周作人關系不和,其中的原因主要來自周作人的日本妻子羽太信子,信子曾經把魯迅逼出家門,這也成了他的一個筆名。

/ 茅盾 /

同為文學大家的茅盾也不甘示弱,他的筆名也有將近100個

其中既包括“逃墨山主”“醒獅山民”這樣不明所以的名字,也有很多來自神話傳說:如“馮夷”是傳說中的黃河水神,“蒲牢”是龍九子之一,“玄珠”來自《莊子》。

漫威的電影《雷神》大家都看過吧,里面有雷神托爾、邪神洛基、主神奧丁,這些都來自于北歐神話體系。

而最初把這些介紹到中國來的,還是一本名為《北歐神話ABC》的書,這本書的署名叫“方壁”,這實際上就是茅盾本人啊。

很多文人都把自己的書齋、書房作為筆名的命名方式,通常叫做XX主人。

如:柳亞子叫“活埋庵主人”,聽起來有點恐怖;周瘦鶴叫“紫羅蘭主人”,很浪漫;沈從文從遙遠的湘西來到北京時窮困潦倒,所以叫“窄而霉齋主人”;陶行知可能比較宅,家中庭院都不及時除草,所以管自己叫“不除庭草齋夫”。

梁啟超的書齋叫“飲冰室”,他也因此叫“飲冰室主人”,這可不是說梁啟超喜歡吃冷飲。

/ 梁啟超故居 飲冰室 /

“飲冰”一詞出自《莊子?人間世》:“今吾朝受命而夕飲冰,我其內熱與?”

意思是:早上我受到詔命,晚上就必須喝冰水以解我內心的焦熱,用來比喻自己對家國大事的憂慮。

五四時期,冰心首創用了性別筆名,自稱“冰心女士”。

/ 冰心 /

這引起了許多女作家的紛紛效仿,如黃英的“廬隱女士”,馮沅君的“淦女士”,石汝璧的“評梅女士”,張近芬的“C·F女士”。

這聽起來滿滿的逆天瑪麗蘇感,好像是青春校園網文的一大堆女主角。

冰心一看大家都叫女士了,于是標新立異又給自己起了個新筆名,干脆就叫——男士······

奇怪的是當時的許多男作家也紛紛學著冰心,玩起了性別轉換,出現了:“露明女士”、“愛絲女士”、“劉舞心女士”,等筆名。

柳亞子曾叫做“松陵女士”,周作人一氣兒給自己起了兩個女性筆名——“萍云女士”、“碧羅女士”。

/ 巴金 /

巴金不甘示弱,同樣選擇了“性轉風”,于是有了“歐陽鏡蓉”這個宛如武俠小說女主角的名字。

端木蕻良這個名字已經文藝到爆炸了,傳聞他因懷念家鄉的紅高粱,于是把“紅粱”寫作諧音的“蕻良”,也因此有了一個女性筆名叫“紅良女史”。

魯迅、茅盾、宋云彬三位作家同在三十年代都用過“佩韋”這個筆名,看來這個名字和搶注商標一樣火熱。

“佩韋”的典故出于《韓非子》中說的:“西門豹性急,故佩韋以自緩。”

本意是:西門豹因為性子急,經常佩帶柔韌的牛皮,以提醒自己遇事冷靜、不要急躁。

還有蕭紅蕭軍這一對曾經的文學伴侶的筆名是一對CP,合起來就是“小小紅軍”,可以說筆名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然而現今的網絡大神們的筆名就更任性了。

如唐家三少說:我以前很喜歡喝豆漿,一般都會叮囑一句“糖加三勺”;天蠶土豆的筆名則是他家鄉四川的一道小吃;我吃西紅柿人如其名,就是愛吃西紅柿而已。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