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中國選美簡史:只靠臉蛋兒能拿冠軍嗎?

2019-05-28  卜君心

作者:路快快

中國的選美

剛開始選的可真不是美

美,人皆愛之。美人,人皆賞之。因此選美比賽應運而生。

說到早期的中國選美,評價的主要標準可不是顏值。

不僅如此,還黑幕重重,甚至引發了一場兇殺案以及一場前所未有的宏大金錢游戲。

▲當時廣州”青春美選美大賽“的泳裝選手

01

才子評美

中國古代就有選美的傳統。但大規模的選美比賽基本是不存在的。

宋代有過類似于選美比賽的集會,對象基本上就是當時汴京中的妓女們。是的,在中國的最早的選美比賽,基本都是以妓女為對象的。

因為當時的女性連拋頭露面都難,跟別說參加什么選美比賽了。

那時的選美不叫選美,叫“評花榜”。評委們基本上是出入風月場所的名士才子。

這些才子們平日里閑著沒事干,就喜歡評比一下妓女們。

要么以花為名,比擬妓女。光緒三年的書仙花榜,曾這樣寫道:

一麗品,王逸卿,芍藥,獨擅風華,自成馨逸;二雅品。李佩蘭。海棠,天半朱霞,云中白鶴;三韻品,胡素娟,杏花,風前新柳,花底嬌鶯。

這就是仿了前朝的“花榜”。

要么以科舉功名給妓女們排名。北宋詞人劉幾曾寫一首詞,名喚《花發狀元紅慢》

當時汴京有一名妓郜懿,臉蛋兒長得很漂亮。劉幾帶著自己的朋友,與這位名妓一起賞花。


看這牡丹盛開,即興一揮而就此詞,詞中將郜懿比作”花中狀元“。

才子們選美不只看顏值,妓女們的才華、品性、談吐都是選美的標準。這些挑剔的才子們,要求可是很高的。

名士才子們一邊行令競飲,觥籌交錯;一邊品定高下,題寫評語,并當場唱名,公之于眾。據宋朝羅燁所撰寫的《醉翁談錄》中記載道:

其諸妓佐樽,翁得熟諳其姿貌妍丑,技藝高下,因各指一花以寓品藻之意,其詞輕重,各當其實,人競傳之。

據此可見,當時已經是一項比較大型的選美賽事了。這樣自然是有好處的。尤其對于妓女來說,據說:

一經品題,聲價十倍,其不得列于榜首者,輒引以為憾。

02

選美與殺人

“評花榜”雖經過幾個朝代的演變,到了民國,卻仍換湯不換藥。選的還是妓女。

出乎意料的是,民國的妓女選美不只是文人們之間的娛樂,開始成了社會事件。

要說原因,不得不提一份報紙。

1896年,一個名叫李伯元的人創辦了一份報紙,名曰《游戲報》。報如其名,以游戲為主。這位李先生為了增加報紙銷量,就把這選美搬到報紙上來。

這種開天辟地的,頭一遭公開給妓女們選美,實在是讓吃瓜群眾們大跌眼鏡。

▲當時上海灘的妓女們

1897年《游戲報》舉辦的第二屆評花榜,可謂轟動一時。

開榜第一天,5000張選票在中午就銷售一空。為了滿足投票需求不得不再加印數千張。

這樣的選美比賽,等于給各大妓女打了一次免費廣告。由于廣告效果顯著,高級妓女們無不爭相與小報老板們攀交情,以提高見報率。

報紙已經成為了選美的最大舞臺。

▲當時評花榜的選票

由于社會動蕩,花榜暫停了一段時間。但是1917年卻又卷土重來。這次不是報紙辦了,而是當時上海的娛樂中心之一“新世界”前來舉辦。

資本家下場,當然是要大賺一把。選票要用大洋來買,一張選票一塊大洋。

當時一塊大洋相當于幾十斤米,足夠一三口之家吃上一個月了。

為了趕潮流,他們還將狀元、榜眼等字眼改成大總統、大總理,頗有種娼妓界選舉的架勢。有不少嫖客為了博得美人一笑,豪擲千金也在所不惜。

▲參加選美比賽的名妓們,要說特別美倒沒有,基本就是長得算端正。

其中最為有名的,當屬第一屆當選花園總理(就是第二名)的名妓王連英

這位王小姐,當年一身男裝上臺,放聲唱了一曲蕩氣回腸的《逍遙津》。然而最后屈居第四,據說王連英為此頗為不滿。

▲當時講述王連英故事的書籍

為了符合她花國總理的身份,王連英時常穿著高檔衣物,佩戴名貴首飾招搖過市。這樣就招惹上了一個賭徒。

賭徒名叫閻瑞生,賭馬失敗之后就盯上了王連英。于是向自己的同學借了一輛汽車,假意邀請王連英去”兜兜風“。

之后將其帶到麥田,勒死之后搶走王連英身上價值6000多元的首飾,包括一對鑲鉆手鐲、兩只鉆戒、一枚鉆石胸針及一塊金表。

▲受害者王連英與兇手閻瑞生

這樣一樁殺人事件在當時掀起軒然大波,王連英作為一個身份低微妓女,居然成為了當時社會熱議的焦點。

此后多部京劇、戲劇都以此案為藍本編排新劇。黃金榮的小老婆露蘭春和后來嫁給杜月笙的孟小冬都曾經演過這個故事。

可見這場“評花榜”的影響之深。

▲當時某個劇院的廣告,演的就是閻瑞生的故事。

03

拼干爹的選美

1946年,八年抗戰才剛結束,民不聊生。又恰逢華北先后遭遇洪災、旱災,難民流離失所,紛紛逃往上海。據說,難民高達50萬之多。

國民政府無錢安撫難民,于是找到剛回到上海的青幫幫主杜月笙來想辦法。

此時,杜月笙正為自己失去了蔣介石的信任發愁,便一口應承此美差

▲當時上海的黑幫大佬們

但是,要從當時的上海老百姓口袋里掏錢,可真是難。

杜月笙想了個法子,選上海小姐。在當年的各大報紙上,刊登出了一則廣告:

救濟蘇北難民

上海小姐競選特刊

但是之前的上海選美,選的都是妓女。一般的良家小姐怎么會來參加,參加者幾乎寥寥無幾。

怎么辦呢?杜月笙想了個辦法,輿論造勢

▲當時報紙關于上海小姐的報道

杜月笙是《申報》的最大股東。于是,在他的推動下,《申報》《新聞報》紛紛對選美比賽做了大篇幅的報道。此時,第一個參賽者出現了。

她名叫高清漪,是當時上海的一個高二學生。杜月笙抓住這件事立刻大肆宣傳:你看看,我們這個選美真不是亂七八糟的,是非常正規的。

接著,文藝界、電影界的美女紛紛報名。畢竟是打著賑災的旗號的,上海灘京劇名伶言慧珠、董芷苓,電影明星周璇胡楓也都報名參選。

里頭還有一個叫做韓菁清的小姑娘。先是因為逃婚跑到上海,后來成了上海灘的歌星。再后來,這個女孩子成為了梁實秋的第二任妻子。

▲傳奇韓菁清,可是個美人

這一場選美共吸引了將近3000人前來報名。雖然人多,但該有的選美規則可是一個不缺。

比如會要求參賽佳麗有個頭有臉蛋兒,報名需交一張四寸小照。

當時還有一場公開的游泳比賽,要求佳麗們都穿上泳裝上場。這在當時可謂驚世駭俗。

雖然選票不便宜,但有泳裝賽,還是讓無數上海民眾為之瘋狂,堪比現在的火箭少女。

當時的大熱門名叫謝家驊。長得漂亮,家世也很好,還是復旦大學的高材生。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冠軍非她莫屬時,命運卻和她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

1946年8月20號晚7時,在新仙林舞廳,第一屆上海小姐選美總決賽正式開場。

當時門票炒到2萬元一張,相當于8、9塊美元。即便如此,門票還是供不應求。

當晚上海名流云集,晚會一直持續到11點。當頒獎嘉賓梅蘭芳念出冠軍的名字時,所有人都傻眼了。

這冠軍名為王韻梅。沒有任何官方資料,更從沒露過面。但她卻以高出第二名謝家驊獎金2萬票的成績,以65500票榮獲第一,這在當時需要6550萬元才能買得起那么多票。

▲當時的一份報紙刊登的,王韻梅的照片

候選冠軍謝家驊當場就哭倒在地,眾人面面相覷。

這個出乎意料的結果,成了上海各報社報紙的頭版頭條。很快一家街頭小報爆料,王韻梅原來是四川軍閥范紹增的情婦。

▲軍閥范紹增,人稱”范哈兒“,可是一個傳奇人物,尤其是他家中的N房姨太太。當年曾在全國運動會上囊獲游泳金牌的”美人魚“楊秀瓊,就是他的第18房姨太太。

這位范軍長與杜月笙交情不淺。據說,杜月笙為了報答范紹增當年對自己的保護之恩,于是砸下巨金,捧了一把王韻梅。

▲當時的選美比賽不僅選出上海小姐冠亞季軍,還選出了歌星皇后、評劇皇后,舞國皇后。這些名號的選票顏色不同,還是分開投票。可以想見當時這一場比賽究竟賺了多少錢。

這場民國的選美比賽,選的不是美,而是金絲雀。這可比現在的拼金主要厲害多了。

但這位上海小姐王韻梅,卻像一顆流星一般,之后再也沒有了消息。而本來拿來賑災的善款,最后也不知所蹤。

04

男子也來選美

1973年,香港無線電視臺正式在電視上播出第一屆香港小姐選舉。自此開始了幾十年輝煌的香港選美歷史。

▲當年如此輝煌的香港小姐,走出了多少美人兒

而要說到內地的新時期選美歷史,那就不得不提改革開放之后,1985年舉辦的“廣州青春美”選美大賽

這一場選美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它引入了男子選美

▲當時參賽者的合影

這場比賽還引入了專業的香港化妝師,給當時的550位參賽選手化妝。當時不少選手是第一次接觸化妝品這玩意兒。

不比現在的選美大多看臉,當年的選美比賽還要看內在美。

不僅有評委長時間的面試,還有筆試,考試內容包括政治、時事、文學、歷史、地理、哲學等等。可謂是過五關斬六將。

▲大賽的筆試與面試

決賽中,當評委問出”改革開放以來,廣州青年的生活有何變化?“這樣的問題時,當時獲得亞軍的任小玲的回答是,“夜生活越來越豐富”。

有趣的是,在被追問“什么是夜生活”的時候,她給出了十分有時代氣息的答案,“上夜校,去圖書館、電影院”。

▲當時大賽的一位參加者

雖然這一場選美比賽因為種種原因在當時并未造成轟動效應,但這場比賽卻實實在在是內地選美比賽的開山鼻祖。

獲得比賽勝利的男子組與女子組的冠軍都并不是什么明星,也并不是當中最為美的一位,這也說明了一件事:

當時的美,并不單看臉蛋兒,選美,更看內在美。

▲獲得冠軍的汪子健 (左)與謝若綺(右)。汪子健當時在鐵路局工作。謝若綺在白天鵝賓館工作。

縱觀這一百多年的中國選美史,外在美并不是選美唯一的關鍵。

從”評花榜“到上海小姐再到男性選美,選的總不是最美的那一位。

不是說當時的人們不顏控,而是在選美的同時,還要看到更多的事物。即便是當年美女如云的香港小姐選舉,也有像郭藹明、袁詠儀這樣的高材生。

▲當年郭藹明獲得香港小姐時的三甲合影。右邊那位也是熟人,正是”娘娘“蔡少芬。

有人說,現在選美選出來的美人越來越少。

要我說,不是美人少了,而是美的標準變得越來越趨同化。

然而,美,并不只有一個標準。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