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她是中國電影30年來最華麗的門面,沒有之一!

2019-05-29  小酌千年

中國歷史上只有一位女皇,華語電影圈只有一位鞏皇。

在很多人眼里,鞏俐算不上大美絕色之人

尤其對于鏡頭來說,她的臉太圓,身材略顯豐腴,還有兩顆難以描述的小虎牙。

然而因為幸遇一個人,這張臉竟然成為中國娛樂圈一把衡量美的卡尺,并且卡的死死的。

1987年,還是中戲學生的鞏俐被張藝謀看中,主演他個人的導演處女作《紅高梁》

在今天看來,它中國電影里程碑般的榮耀——中國乃至亞洲首部獲柏林電影節金熊獎的作品;

但在當時,關于這部電影的是是非非一度令人窒息。

不少人認為,它是靠在外國人在前賣中國人的丑,嘩眾取寵才拿的獎。

但是,任誰也不能否認,在中國電影的歷史長河中,《紅高梁》濃烈孤寒又桀驁不馴地自成一格。

鞏俐那張非主流的明星臉,亦從此成為一個標準——謀女郎的標準。

純新人鞏俐一夜躋身中國頂尖女星之列,與大名鼎鼎的劉曉慶并駕齊驅。

但鞏俐比劉曉慶更幸運,因為她全程參予了張藝謀長達八年的第一個黃金時代,并由此墊定了自己在國際影壇首屈一指的華人女星地位。

《紅高梁》之后的《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風格更為相似——

情感釋放詭異,觀感空前壓抑甚至恐懼,令人透不過氣。

它們比《紅高梁》更加能滿足外國人對神秘中國的窺視欲,因此無一例外地成為國際獲獎體質。

然而再多的大獎,也比不上奧斯卡的兩個提名:

它們分別成為影史第一部第二部獲得奧斯卡提名的中國電影

同時,《大紅燈籠高高掛》還以260萬美元的票房,創下當時華語電影在北美的最高票房紀錄。

鞏俐的角色,殊途同歸,略有不同。

因此,她就算演的再好,也需要極強的分寸感,才不至于發生精彩的重復。

準新人演員鞏俐,成功塑造了兩個仿佛相似,卻涇渭分明的角色符號:

菊豆”的重點在于被壓抑的人性、不認命的掙扎,及至最后宿命般慘烈、足以燒干所有理智的絕望;

頌蓮”則突出了一個所謂的新女性如何一步步被封建大宅籠罩、消化、吸收,渣都不剩。

 

然而,這兩個給鞏俐帶來無數榮譽的角色,始終無法比擬“秋菊”匪夷所思的精妙。

同樣是農村體裁,拿到現代社會,需要更強烈的真實感。

鞏俐,憑借一個西北村婦,貢獻了連張藝謀都出乎預料、嘖嘖稱奇的神演技。

倘若前幾部作品的成功更得益于濃烈的張藝謀風格,那《秋菊打官司》則代表了鞏俐對張氏電影的貢獻。

從模樣到表情、從口音到眼神,從身形到舉止……

鞏俐飾演的“秋菊”如果戳在80年代西北農村的街頭,辨識度絕對是無可辯駁的零。

可以說,她以表演彌補了劇本的單薄,幫助張藝謀保持了個人作品的高水準。

鞏俐亦憑此成為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女演員金雞影后

也是從這部作品以后,鞏俐開始嘗試接觸張藝謀電影以外的表演空間,尋找更多的可能性

一個人離開另一個人,和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時間或長或短,緣由只有一個——

都是水到渠成

鞏俐愛上張藝謀的時候,以為愛情可以藐視一切,又堅決又傲慢。

哪怕飛蛾撲火,哪怕傷及無辜。

彼時張藝謀早已結婚,并且有個女兒。

這樣的愛當然不合時宜。但她還是堅持,以為拼上臉面和名譽,終究會熬出一碗鮮香的濃湯。

然而不知是哪里不對,熬了好幾年,這湯卻越熬越淡,看對方的模樣,好像順手一潑也沒什么可惜。

這實在不幸。所幸,他給了她別的——

此時此刻,鞏俐已經可以選擇任何頂尖高手合作。

其中最成功的,當屬與張國榮、張豐毅、葛優聯袂主演,陳凱歌執導的《霸王別姬》

該片是無可爭議的影史巔峰之作,豆瓣評分達到逆天的9.6,迄今仍為華語電影之最。

它還可能是中國電影在全世界拿獎最多的,是陳凱歌可以吃兩輩子的神來之筆,更成就了張國榮無法復制的永恒。

它沒有一處不接近完美,亦是鞏俐為告別張藝謀邁出的完美第一步。

她拿到的紐約影評人協會獎最佳女配角獎,是在張藝謀電影之外獲得的第一個重要獎項。

同年,鞏俐還與周星馳合作的《唐伯虎點秋香》,這是她繼《賭俠2后第二次與這位未來的喜劇大師合作。

該片大獲成功,豆瓣評分8.5,還是1993年香港年度電影票房冠軍

這段時間,不知出于新鮮感的考慮,還是單純地就想放松一下,鞏俐比較偏愛港片。

在與林青霞合演的《新天龍八部之天山童姥》中,鞏俐頭回演了仙氣十足又英氣逼人的女俠。

有影迷認為她在片中的顏值與氣場,甚至超越了演慣大俠的林青霞。

都說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武俠夢,其實女子也是。

同樣,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項羽,每個女人心中都有一個呂雉

鞏俐心中的呂雉什么樣?

就是這種才智蓋世無雙、氣場大開秒殺全片吧。

所以有人說,這部氣勢恢宏的史詩大片《西楚霸王》應該叫《聰明的呂雉》

總之,鞏俐可以毫無障礙地從土得掉渣的各種村婦,化身威鎮天下的大女俠、大女主。

這是氣場。

《畫魂》中的女畫家潘玉良就是實打實的勇氣了。

嚴格來說,它才是鞏俐拍攝的第一部張藝謀導演之外的電影——早在1992年就開拍了。

莫說90年代初,就是放到現在,第四代女導演黃蜀芹執導的《畫魂》也算出格之作。

所以,當它出品兩年后終于在國內公映,刪了整整40分鐘。

刪完之后,尺度仍然不小,所以你盡可以腦補一下鞏俐當時面臨的非議和壓力。

這大概可以代表鞏俐當時為了突破人生壁壘所下的力度和拿出的態度。

畢竟,她年齡大了幾歲,已經開始接受了沒有什么筵席可以熱乎乎地擺上一輩子。

當然,他們之間的情感仍然深厚,是彼此高山流水惟一的知音。

在漸行漸遠的那幾年,鞏俐仍然擔任了兩次“謀女郎”。

第一部是1994年的《活著》,豆瓣評分高達9.2,是迄今口碑最好的張氏作品。

該片在當年的戛納電影節斬獲三項大獎,包括評審團大獎

鞏俐飾演的女主角家珍,可能是她演過的最溫婉可人的角色,也是這場巨大的悲劇中,惟一能令人摸到的一抹溫情。

幾場哭戲,情緒精準、層次分明、催人心肝。

這哪里是教科書級,分明是登峰造極!

而此時的鞏俐,年方27歲

所有人都必須承認:鞏俐能把一類角色切成一百份,每次憑感覺取出最恰當的元素和分量,細心組合成一個個活色生香的經典。

第二部是1995年的《搖啊搖,搖到外婆橋》,雖然也拿了些獎,但這都無關緊要。

你盡可以把它看成張藝謀送給鞏俐的一個風情萬種的分手禮物。

鞏俐甚至演唱了片中的所有歌曲。

至此。

八年糾葛,一朝落幕。

因為他堅持:不過是一張紙,有什么重要。

只有她泥足深陷,二十年來幾次三番地當眾淚流滿面。

大名鼎鼎之人,大庭廣眾之下,但凡忍得住,誰會不忍呢!

然而,開頭那么美,哪怕并非全無怨懟,她也愿意把結尾的句號寫得干凈漂亮。

這個漂亮的句號,一半是好聚好散不糾纏,一半是孤孤單單依然勇敢向前。

鞏俐的全新時代,開啟于一個圈外的男人——

1996215日,身在華語電影權利之巔的鞏俐,下嫁香港英美煙草公司總裁黃和祥

說是總裁,其實就是高級打工仔。黃家本身也非常普通。

這種選擇,表達了鞏俐對婚姻的態度——平靜、踏實、可靠

雖然外人不甚理解,她卻十分珍惜,并且非常享受,為了家庭幾近停工。

婚后第四年,黃和祥被迫辭職。

這件事說起來挺遺憾的,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鞏俐決定復出——總得有人養家。

在這一點上,鞏俐的影迷足夠讓林青霞的影迷羨慕一輩子。

為戲而生的妙人,本不該為誰退隱江湖。

鞏俐在她演藝事業的第二個八年,主要合作了三位導演:陳凱歌孫周王家衛

基本都是文藝片。

1996年的《風月》

陳凱歌曾指望它超越《霸王別姬》,也依然穩妥地請了張國榮和鞏俐,加上永不出錯的何賽飛。

在某種程度上,這是鞏俐熟悉且擅長的調子:壓抑、扭曲、隱秘的悲劇。

再配上杜可風的鏡頭和趙季平的音樂……陳凱歌形容她的“如意”是“陰影里一朵艷麗的鮮花”。

該片也成為鞏俐又一部入圍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作品。

1997年,鞏俐受邀擔任第50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評委,成為首位擔任戛納電影節主單元評委的華人。

這份殊榮,得益于她主演的作品至少6部曾與戛納結緣。

兩年后,鞏俐與陳凱歌第三次合作的《荊軻刺秦王》再次入圍戛納國際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并獲得最佳技術大獎。

這份交情,已經不能用常理形容。

大約因為她生來就該演了不起的電影吧。

在全世界的大多數國家、大多數電影中,女性都是花瓶和配戲的。

但鞏俐厲害的時候,可以一個人撐起一部電影。平平常常的,也是鐵三角中的一根。

《荊軻刺秦王》,顧名思義,主角是兩個男人。

趙姬,就是從從容容地走進去,完美展示了一位女性在政治舞臺上強大的能力與包容力。

比與陳凱歌華麗麗的大手筆,導演孫周就低調和含蓄得多。

作為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享受者,孫周導演的電影作品竟然非常稀少,但有兩部都請了鞏俐。

亦是他最著名的兩部:《漂亮媽媽》《周漁的火車》

2000年上映的《漂亮媽媽》,可能是鞏俐作品中最少被提及的一部。

這絲毫不妨礙它是一部杰作。

鞏俐在表演上再次展現出令人驚訝的適應力,好像什么角色都能信手拈來,細節表現閃閃發光如同鉆石。

倘若讓我選鞏俐情緒表達最牛的電影,第一是《秋菊打官司》,第二就是《漂亮媽媽》。

憑借這一角色,鞏俐在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收獲了她的第二座國際A類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

她因此成為首位兩度獲得國際A類電影節影后的華語演員。

同時,這部電影還使她榮膺金雞獎和百花獎雙料影后

有意思的是,與口碑爆棚的《漂亮媽媽》相比,口碑平平的《周漁的火車》反而更有名。

自然因為女主角鞏俐與男主角孫紅雷的關系。

鞏俐不是個容易與搭檔傳出緋聞的人,偶爾出了她也習慣不置一詞。

然而對本來就情緒低落的黃和祥來說,這是兜頭又一棒。

鞏俐看上的男人,原本不該沒有自信。

可身邊一直站著一位女皇,再多的自信慢慢也都消耗掉了。

尤其她的皇位好像還是鐵打的:

2003年,鞏俐擔任第16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主席。

2004年,鞏俐與另一位電影大師王家衛合作了兩部作品,一部是《愛神》,另一部正是橫掃全球各大獎項的2046

同年的戛納電影節,鞏俐被官方授予紀念大獎,以表彰其對電影節的貢獻和多次與最佳女主角獎失之交臂的遺憾。

至此,鞏俐成為中國女演員在國際影壇當之無愧的代表,戛納的無冤之王。

2005年,《藝伎回憶錄》成為鞏俐首次主演的好萊塢電影。

它拿到了三個奧斯卡小金人,還入選《時代周刊》“年度十大佳片”。

鞏俐更憑片中初桃一角,獲得了美國國家評論協會獎最佳女配角獎。

這個角色,有她一慣的凌利和悲愴,更增添了極致的傲慢妖嬈和寧死不彎的霸氣——

就算是敗,誰也別想踩我的臉!

到底是鞏皇,配角也是王

也是這部電影,將鞏俐帶入美國人的視角,使之成功獲得《邁阿密風云》中女毒梟的角色。

豆瓣5.6,基本是她從影以來拿到的最低分。

但它對鞏俐仍然意義非凡——北美票房榜周末冠軍影片的女主角

從此,國際電影市場對她徹底大門洞開。

不過,《少年漢拔尼》也好,《諜海風云》也罷,都只是熱鬧的虛名罷了。

真正能讓鞏俐睥睨天下的,還是張藝謀。只有張藝謀。

2006年的《滿城盡帶黃金甲》,是二人分手11年后首次合作,也是張藝謀一直心心念念想送給鞏俐的一個“皇后”——

“有生之年,我一定要讓鞏俐演一次女皇。”

為此,他揮金如土、窮奢極侈、擺出驚天的排場。

盡管這部真正意義上的大片最終毀于一個單薄透頂的故事,但除此之外,它的一切都堪稱完美:

票房完美——入賬2.91億元,既是2006年華語票房冠軍,亦刷新了華語電影票房記錄。

鞏俐亦完美——她斬獲了包括香港電影金像獎在內的三個影后,以及美國《時代》雜志“年度最偉大表演”第7名、《華盛頓郵報》世界5位最佳電影表演者第二名。

該片還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年度十佳電影,并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的提名。

……

倘若一部電影不能面面俱到,擁有這些已經足夠榮耀。

何況還有一部《歸來》——一部純文藝片,拿下破紀錄的2.95億票房。

此時的鞏俐,已離異多年。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她對婚姻的態度與當年拒絕她的男人不謀而合:

她經歷良多,越發美麗,成熟而理智,不拒絕風花雪月,也不強求地久天長;

那些年她也不怎么接戲,有點想功成身退的意思。

然而她還是在《滿城盡帶黃金甲》八年后,再次接受張藝謀《歸來》的邀請。

因為這是她在電影世界中,惟一無法拒絕的男人。

也因為這個男人覺得婉瑜這個角色,只有她能演。

張藝謀曾說,鞏俐是天賜的演員,世上絕無僅有。他這輩子只為她一個人拍電影。

這種信任是不能被辜負的。也不會被辜負。

鞏俐的演技,一部分來自于天份,一部分來自于勤奮。

演九兒,她挑水都挑滿桶;

演初桃,她每天拋扇兩千多次,練了五個多月;

演婉瑜,她去老人院與癡呆癥患者一起生活了兩個月……

屬于天才的百分之一的天賦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她都有。

這一次鞏俐不年輕、不漂亮、不霸氣、不尖銳,她以一種極為深沉而動人的姿態,拿到了長春電影節的影后。

自此之后,她的心態更加放松。

早先,她覺得只要是簡單的角色哪怕007都可以忍痛放棄……

現在她覺得,只要沒試過的都可以試試。

包括《西游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這種一看就很搞的;

《蘭心大劇院》這種純純純文藝,播不播、多久會播完全不確定的;

或者在《中國女排》飾演郎平這種相當出人意料、可以驚掉下巴的;

自然也不會少了《阿娜》這種純國外制造、專門為鞏皇量身打造的……

投資和卡司,早就不是她的幸福所在,開心就好。

但她最開心的,肯定還是此生還能邂逅一個叫讓·米歇爾·雅爾的法國男人。

對電子樂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讓的大名;

就像凡進過電影院的人,都認識鞏俐的臉。

他們都是才華橫溢且聲名顯赫的人,都是不再單純但還是相信愛情的人,并且一致同意那張紙是愛情的必須品。

他們郎才女貌,旗鼓相當,誰也不比誰愛的多,誰也沒有扒著誰。

瀟灑自在,仿佛天生一對。

他們剛剛在戛納電影節甜蜜牽手昭告天下,今年的戛納就被烙上了不可磨滅的光彩、擁有了經典永恒的瞬間。

對五十四歲的鞏俐來說,浮生過半,早已知曉:

縱然頭頂星光萬丈,終不抵手中這十丈軟紅塵。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