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明朝人都叫他“瘋子馬”,祖孫三代血戰百年,比楊家將還要真實!

原創
2019-06-02  秦嶺一白

朱元璋八次北伐,朱棣五次親征。

這爺倆奮戰七十年,終于將北京城里的元大爺趕回漠北放羊。脫下帝王的鐵血皇袍,他們同樣擁有普通父母的柔情,都想讓兒孫過的幸福安穩。

或許,這幫孫子們活的太舒坦,連最基本的職業素養都丟了...直到玩出“土木堡之變”,草原鐵騎差點再次打爆北京城。

從此,邊疆戰火熊熊燃燒,還燒出一個傳奇人物——馬芳

馬芳出生時,正德皇帝還在他15歲創辦的豹房里日夜操勞。

朱厚照很辛苦,經常工作到連下床的力氣都沒有,卻還是沒生出一兒半女。而馬老爹生個娃就像母雞下蛋般容易。

但是,馬老爹一點也不開心。

他瞅著襁褓中的嬰兒,不知道該怎么處理這個計劃外產物。他只是大同府郊區的貧困農民,天天都在邊境線上種地。

運氣不好時,蒙古韃靼跑來搶個精光。
運氣好時,大明征完稅還能剩點口糧。

算了,每天給勻碗稀米湯,能長到什么樣就算什么樣吧。這是很多貧窮家庭的無奈:能養活就不錯了,還談啥理想!

花什么時候開是有時間的,韃靼什么時候來誰也不知道。

村里人下地干活時,都會將小孩放在田間地頭的專屬坑位。一聽到防空警報聲,大人們就扔下鋤頭抱起孩子撒丫子跑。

戰爭的陰云,一直籠罩著馬芳的童年。

馬芳5歲時脫坑了,因為他已經勉強算半個勞動力。讀書上學?不存在的!一把鐮刀一根繩,先把這個月的柴火背回來。

干活、吃飯、睡覺,就是這個農家小孩的日常生活。

有次警報響了,馬老爹第一時間跑進村里的避難洞。他沒有看到馬芳,就大聲呼喊:小芳,小芳,快到爹這來。

結果涌過來十幾個小孩,全都是女娃子。

有人笑著說:給個男娃娃起名叫小芳,真不知道你咋想的!
馬老爹紅著臉:誰說我不會起名,我家小芳字德馨,德藝雙馨...

眾人哄堂大笑時,馬芳背著大捆柴火進來了,卻被老爹氣的一腳踹倒。

馬老爹:柴火重要還是命重要?鈴響了都不跑!
馬芳:剛開始鳴36秒,停24秒只是預警,我忙著干活就沒跑。后來聽到鳴6秒,停6秒,才知道這次來真的...
馬老爹:我老馬這些年“逢響必跑”,還不知有這種說法。
馬芳:這也是我剛總結出來的...

看到家園再次變成焦土,村民們集體趴在地上,向遠方的皇帝送去衷心的祝福:光收費不辦事,畫個圈圈詛咒你!

于是,正德皇帝死了,享年30歲。

嘉靖上臺后,光忙著給親爹撈名份(大禮議)。這位大明朝最聰明的皇帝,一輩子都沒將聰明勁放在正事上。

邊關局勢越來越混亂,村里播放警報的大喇叭都燒壞了好幾個,嚴重影響到村民們原本就不正常的生活。

馬芳早已熟練掌握“靜如裝死、動如脫兔”的生存技能,每當農活干到一半要跑路時,他都會高聲喊叫:奔跑吧,兄弟!

但是,老天準備換劇本了,他想讓馬芳參加極限挑戰。

你的出身太平凡。
你的生活更平凡。
如果一直這樣平凡下去。
你的名字,如何配讓后世敬仰?
只有苦難,才是讓你脫離平凡的機會!
若是能熬得過去...
你必將出頭!

1526年,蒙古韃靼大肆南侵。馬芳和家人沖散后被掠走,那一年他不到10歲。

從此,草原上又多了個衣衫襤褸的小男孩。馬芳被分配到天藍藍養殖場里放羊,基本待遇和羊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是:羊能吃草,人得吃飯。

為了填飽肚子,馬芳學著用木頭制作弓箭(曲木為弓,剡矢射)。他會在放羊間隙,去射點兔子之類的小動物。

自幼貧困的生活,讓馬芳磨練出極強的動手能力。只是每到夜晚依然會害怕、想爹娘...淚水糊滿臉龐,卻還得早起干活。

寒冷空曠的草原,讓他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奇裝異服的外族,讓他感覺不到能活多久。

永遠沒有人能體會到小馬芳的心境,畢竟他還只是個孩子。當一個人失去依靠和撒嬌的對象,才有可能真正成長。

馬芳,正在努力適應這種成長定律...

5年過去了,馬芳的放羊水平沒啥長進,但射兔子技術超贊。有人夸他是射雕的郭大俠轉世,說不定也能當上金刀駙馬。

養殖場領導:你一個小漢仔怎么射箭這么好,難道真是天才嗎?
馬芳說:哪里有天才,我不過是把別人喝咖啡的時間都用在放羊上。

其實,馬芳心里想說:你們練射箭是為了搶掠,而我是為了生存。

領導都喜歡復合型人才,經常派他代表部落參加各種運動會。每當馬芳跨箭走入賽場,背后人群會扯著嗓子干嚎:為了部落!

場場必勝!教練們瓜分完獎金后,還不忘嘲諷對方連一個奴隸都不如。然后轉過頭來,催促馬芳趕緊滾回去擠羊奶。

人生在世當有一技之長,馬芳終將憑著此項技能逆轉人生。

有天放羊時,馬芳躺在草叢里睡覺。聽到遠處傳來一陣陣吶喊奔騰聲,他抬頭瞅瞅:又一幫有錢人來搞狩獵。

馬芳擔心被亂馬踩死,就蹲在高處的土堆上看熱鬧。忽然間人群中竄出一頭老虎,嚇得那幫人四處亂竄。

馬芳站起身來拉滿弓,一箭就撂倒了老虎。他樂呵呵跑過去,戰利品肯定沒他的份,能摸摸老虎屁股就不錯了。

狩獵人:誰特么讓你射的!
馬芳:啥?
狩獵人:我們從東北空運過來,專門讓大汗玩的!
馬芳:哦!
狩獵人:別廢話,趕緊賠錢!
馬芳:沒錢...

這時,人群中走出一位猛男。他非常欣賞馬芳的箭法,得知這小子只是個放羊的奴隸,當場就讓他給自己當侍從。

此人就是阿勒坦汗,成吉思汗黃金家族的后裔,這片草原都是他的地產。誰也料想不到,這兩位未來的死對頭竟以這種方式相遇。

或許,老天才是最會挖坑的編劇。

看到馬芳衣衫襤褸,阿勒坦賞給他良弓寶馬。

上午還是小奴隸,下午就給領導人當警衛員。馬芳非常開心,不是因為以后每天都有肉吃,而是終于有機會跑出這片草原。

史書上喜歡說他“心向大明”。然而馬芳從出生到被擄,大明朝并沒有做過什么讓他感到溫暖的事情。

秦嶺一白更愿意相信:馬芳只是“心系父母”。

此后數年間,馬芳跟著阿勒坦南征北戰。隨著草原部族逐漸整合,阿勒坦生出更大的雄心,天天說要帶領大家去北京敲響上市的鐘聲。

光復大都?做夢去吧!

馬芳開始失眠了,他當然不愿意跟著阿勒坦打明朝,可是自己又幾乎適應了草原生活。這種同化力真的很可怕。

那一晚,馬芳夢見了爹娘,他們躲在避難洞里瑟瑟發抖。兒時的記憶像潮水般涌來,連取笑他名字的大叔都感覺好親切。

馬芳驀然間明白:我們的血管里,終究流淌著不一樣的東西。

阿勒坦依然沉浸在“光復大都”的美夢中,而整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的馬芳,將會一次次粉碎他馬踏中原的夢想。

不是我要背叛你,而是你先抄了我的家!

1537年,阿勒坦在大同附近搞軍事演習,馬芳瞅準時機逃回明朝。

闊別十一載,他終于再次踏上故土。邊走邊想該怎么尋找父母...他們還能認出自己嗎...村里其他小芳都嫁人了吧...

馬芳的心情很激動,后面跟著的明軍巡邏隊更激動:快逮這孫子,抓草原間諜啊!

馬芳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摁瓷實了,情急之下用老家方言將戶口本背了一遍。明軍群情激憤:這特么是明朝奸細啊。

大同總兵周尚文來了,這位連嚴嵩都敢硬懟的“飛將軍”(見秦嶺一白.嚴嵩篇),竟成為馬芳生命中的大貴人。

他靜靜聽完馬芳訴說過往經歷,悵然若失道:當年卷宗里“破城十余座,擄掠人口數萬”,不過是一句話罷了。

另外,你再這樣出門會被人打死的,換上咱們的衣服吧!

周尚文不僅留下馬芳,還幫他找回失散多年的父母。馬芳感激涕零:愿盡逐韃擄,求一死以報國恩!

有了家、有了愛,那就拼盡全力去守護吧
不要再讓當年的慘劇上演
不愿再有人經歷這種慘劇

沒有天生的大奸大惡,也沒有天生的大善大忠。一個人只能從意識經歷的變化中,不斷總結自己的生存方式罷了。

但是,只有愿意為別人付出的人,才配得到更大的回報。

周尚文還給馬芳一個家,保住大明千千萬萬個家。
馬芳愿意守護更多的家,出身貧賤卻能三代為將。

11年的草原生活,馬芳從孤苦無依的放羊奴隸,煎熬成箭法高超的軍旅猛將。苦難已經將他打磨成型,接下來將是無盡的釋放。

剛開始,周尚文安排他當個小隊長。

馬芳對蒙古兵的作戰套路非常熟悉,每次出戰都大勝而歸。官職獎金蹭蹭地往上漲,老周經常夸贊:汝他日必為能將。

周尚文調走后,馬芳還在為評選“名將”職稱努力殺敵。等他見到了仇鸞,才明白真正的戰場都在廟堂之上。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領導。

1550年,阿勒坦率十萬大軍暴揍大同,理由是大明朝拒絕和他做生意。

大同總兵戰死,宣大總兵仇鸞竟然跑去慰問敵軍:只要不打大同,要多少錢我都給!有火氣去拿兄弟城市練手。

阿勒坦換條線路打到北京郊區,嚴嵩擔心吃敗仗會影響嘉靖的修仙進度,連個屁都不敢讓大家放,任由敵軍在城外焚燒搶掠。

這次家門口的丟臉事件,最終以大明朝無條件妥協而結束,史稱庚戌之亂

在這場大敗局中,馬芳努力收割自己的小勝利。

在懷柔,斬殺敵將受封總旗
在威遠,奇謀妙計團滅賊寇
...

指揮僉事、參將、右都督、左都督...還獲贈限量版蟒袍一件。和官方職稱比起來,馬芳的江湖名號更加霸氣:瘋子馬。

馬芳的心思只在戰場上,他太熟悉蒙古騎兵的戰斗力有多彪悍。為打造一支鐵血戰隊,制定了極其嚴格賞罰條款。

知足吧,這是在教你們戰場活命呢。和我當年的經歷比起來,你們不知道幸福多少倍。

馬芳不光給部下配備大量火器,還經常搞長途奔襲的模擬訓練。結果被御史彈劾:驕兵悍將,邀功貪戰,沽名釣譽,不識邊務。

然而從底層真刀實槍干出頭的馬芳,讓殘聯主席嚴世蕃都要忌憚三分:芳表面憨魯,實心細如發,更兼胸懷韜略,不可引之為仇也。

壞人往往比好人看的更透徹,哪怕還是個獨眼龍。

1555年,阿勒坦又來打秋風,然而老朋友仇鸞的祖墳早被嘉靖炸平了。

整個京城人心惶惶,馬芳帶著兩千人殺得阿勒坦后退數十里。他身負五處刀傷,坐騎被砍死也不后退半步。

正在燒鍋爐煉丹的嘉靖聽說后,忍不住感嘆:勇不過馬芳啊。蒙古兵也送給他一個新名號:馬太師

阿勒坦估摸沾不到啥便宜,就帶著部下回家過年了。

1557年,土蠻部落跑來打劫。馬芳一戰殺退敵軍還俘虜很多人,土蠻這才知道遇上了“馬太師”。

看到馬芳脫下盔甲露出容貌,土蠻首領緊握雙拳怒吼道:全體都有了!向后轉!跑步回家!

接下來的20年,馬芳和阿勒坦斗的難分難解。

金山寺失利,馬芳被降職處分
大同府死拼,阿勒坦被迫北退
先發制人,殺敵砍斷三把馬刀
千里奔襲,七戰七勝震驚朝野
......

1566年,馬芳遇到此生最兇險的一仗——馬蓮堡之戰。

阿勒坦讓大兒子率軍十萬進攻萬全右衛,馬芳帶著一萬士卒堅守馬蓮堡。部下勸他趕緊跑路,先保命再從長計議。

馬芳連倒塌的城墻都懶得修,還淡定的說:敵氣勢正盛,避之必覆沒,唯痛擊也。

他吩咐白天大開城門,連一個鬼影都沒有。晚上火光沖天,呼喊聲通宵達旦。敵軍有點犯迷糊:搞毛線啊,拍《三國演義》嗎?

辛愛明知馬芳就在城里,卻不敢輕舉妄動。他蹲在城外吃了兩天盒飯,最后決定還是收拾東西走人。

馬芳登上城樓觀察隊形,轉身對部將說:彼軍多反顧,且走。明軍出城追殺,打的對方連鍋碗瓢盆都扔了。

這就是最完美的空城計。

歷經嘉靖朝、隆慶朝,馬芳一直在邊疆浴血奮戰。偶爾還帶著三十個特種兵,深入草原四百多里去揍人。

邊外野草盡燒,冬春人畜難過。阿勒坦有些扛不住了,在咸寧子海被馬芳打光家底后,干脆向大明請降。

明朝封阿勒坦為順義王,從此邊關和平長達六十年,史稱隆慶和議

戰場上終于消停了,馬芳卻又被牽連進廟堂。

1573年,以曠工著稱的萬歷皇帝繼位。干爹張居正申請轉正,于是高拱被趕回老家。接下來,就要清理隊伍保持組織純潔。

馬芳又被點炮了,彈劾理由是以不正當手段私吞大明資產。說白了就兩點:1.給某些領導送過禮,2.默許部下私分戰利品。

馬芳被撤職趕回家養老,沒多久又派到五軍督撫府上班。

4年后,阿勒坦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強烈要求朝廷上漲工資,不然再帶人去北京敲鐘。

60歲的馬芳調任宣府總兵,又來到玩命大半生的邊關。他帶人在大同城外搞了幾場狩獵,還特意從東北空運十幾只老虎。

草原部落瘋傳馬太師回來了,阿勒坦連忙給朝廷寫信:其實我開玩笑的。

1579年,馬芳傷痛發作便回老家養病。他經常來到田間地頭,看著當年那些坑位痕跡,臉上的笑容就像孩子一般...

2年后,馬芳病逝,終年64歲。

明史載:芳大小百十接,身被數十創,以少擊眾,未嘗不大捷。擒部長數十人,斬馘無算,威名震邊陲,為一時將帥冠。

馬家一直打到崇禎末年,馬芳的兒子和五個孫子全部戰死沙場。如此滿門忠烈卻被漸漸淡忘,而純屬虛構的楊家將卻廣為傳揚...

后人有詩云:

威名萬里馬將軍,白首丹心天下聞。

遼水旌旗余殺氣,泰山松柏已高墳。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