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Papi醬婚戀觀上熱搜:好的婚姻,從不以“愛”的名義控制你

2019-06-03  卜君心

這兩天,Papi醬的婚戀觀上了熱搜。

她和丈夫老胡,在一起十年,結婚五年,沒辦婚禮,沒有蜜月。甚至連雙方家長都還沒見過面,過年的時候也是各自回家,各找各媽。

很多網友紛紛羨慕,感嘆這是什么“神仙婚姻”。

因為在現實的婚姻關系中,夫妻之間“控制”往往比“獨立”更常見。

一方以“我是為你好”“因為愛你”的名義,去要求和裹挾對方,稍有不滿,就會失落、憤怒、抱怨。導致另一方在關系中備受煎熬,卑微又被動卻又找不到癥結所在。

今天書單君想和大家分享的書,是美國心理治療師蘇珊·福沃德的《依戀:為什么我們愛得如此卑微》。

可以說,這是一本引導夫妻彼此感受愛,擺脫控制,主動掌握幸福的書。

在她看來,真正的愛,從來不是控制伴侶來取得掌握權。好的婚姻,不應該是男人越來越強勢,女人越來越怯弱,彼此成為相互制約的對象。而是應該共同成長,相互寬容,在愛中成為更好的自己

[ 如何在愛中成為更好的自己?文末有一個測評,可以測出你是否具有接受與給予愛的能力。]

親密不是以“愛”的名義控制你

在婚戀中,以男性對女性的控制較為常見。

“你不在家,我一個人孤苦伶仃,都沒吃飯。”

“我找到一份可以養你的薪水,你可以辭職了。”

這些話,聽起來是不是很像真情流露?

但事實上,這只是他準備占有你生活各個方面的第一步罷了。

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是“愛能感化一切”。特別是女性,以為只要得到一個男人的愛,就能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為了獲得那份愛,我們必須具備一些美德,比如息事寧人、寬容忍讓、溫柔體貼。

而蘇珊·福沃德博士卻認為:恰恰是這些“美德”,助長了對方的氣焰。

我的同學妮妮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結婚前,有好幾個男生追求妮妮。最后,她選擇了現在的丈夫,因為“他每天接我上下班,讓我覺得他值得托付”。

誰知道,丈夫暴躁的脾氣和愛吃醋的毛病在婚后暴露無遺。“無論我做什么事,都得向他匯報。只要做了沒經他‘批準’的事,就會成為我不靠譜的證據。”

有一次,妮妮陪新來的女上司吃晚飯。剛回到家,就被丈夫質問道:“晚上和誰一起去吃飯了?為什么不回我的信息?”

盡管如實相告,丈夫就是不信,還打電話給女上司確認,搞得她很難堪。

蘇珊博士說,為了讓兩個人維持和平穩定的關系,控制型男人會要求伴侶必須縮小自己的世界。

夫妻雙方一般各有各的朋友和活動圈子,平時跟好友一起聚聚也很正常。

但妮妮的丈夫卻認為,妮妮不應該背著他單獨活動。

妮妮說,她現在到了不帶上丈夫,就誰也不能去見的地步。

“只要我說要見見自己的朋友,他都會一臉驚訝:‘你有一個這么聰明的丈夫,何必在那些人身上浪費時間’‘你聊什么我陪你,再說我們聊得多開心啊’。”

為了出門見朋友,她每次都要跟丈夫磨上半天。為了息事寧人,她只好做出妥協。

很多女性像妮妮一樣,不知不覺接受了丈夫的控制欲,還替他荒謬的要求辯解,把他的控制欲理解為對她的“愛”。

可是,一味地遷就,放棄自己的喜好,把自己的個人空間一點點拱手相讓,最后換來的,不是親密,而是自信心的慢慢失去。

她們為什么會愛上控制型男人?

很多時候,與控制型男人相處會獲得很強的情緒體驗。為了這種美好時光,女性也就很容易選擇對控制忍氣吞聲,哪怕忍受再多虐待,也在所不惜。

這就像是上癮,讓女人極度依賴她的伴侶。她越是將對方看作自己快樂的主要源泉,就越是把他變成自己生活的中心。

女性形成依賴之后,往往會認為自己沒有了伴侶的愛,她們簡直活不下去。她的自我價值取決于他的評價,她在人生其它領域取得的成績就不值一提。

蘇珊博士在研究中還發現,父母對待我們的方式,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以及我們內心處理這些信息的方式,會極大影響我們的感情狀況。

小時候,我們無法自立、別無選擇,在強大的成人中間,顯得渺小、無奈。如果生長在一個不盡如人意的家庭,我們常常會暗自發誓:等我們長大了一定要比父母做得更好。

但,事實是,不論我們發過多少宏愿,結果往往是重蹈童年的覆轍。

加之社會對男性和女性欣賞的方面也有差異,人們往往稱贊女孩的素養和外貌,卻推崇男孩的學習成績和工作能力。

這似乎是暗示女孩不必探索、駕馭人生,而是要培養左右別人的手腕,好好利用男人為她掙得一席之地。

即便是在女孩長大后,許多人依然認為女性難以把握人生。她們自己也往往把人生的決定權交給了別人,最終得到不如意的婚姻。

書中有這樣一個例子:

歡歡的母親是個才女,在繪畫方面小有成就,也取得了一定經濟收益。但她爸偏偏對媽媽百般挑剔。媽媽作畫時,他會站在在她身后,一臉不屑地說:“你這輩子也成不了畢加索,親愛的。”

于是,歡歡14歲那年,媽媽徹底封筆了。

她向歡歡解釋說:“你爸不喜歡我畫畫,我畫畫又有什么意義呢?”

歡歡說,媽媽總是告訴她人要有愛好,無論別人怎么說,都要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然而,媽媽好像也并沒有做到這一點。

所以,歡歡從這件事中領會的是,獨立、事業和成功固然重要,但那不屬于我。

結婚以后,丈夫對歡歡的工作吹毛求疵,盡管她事業已有小成,依然很快就辭職了。

媽媽那些支持她追求事業的話語,歡歡沒有放在心上。但媽媽放棄自己事業這件事,卻成了一個她的“榜樣”。

父母的“示范”,奠定了歡歡的感情基礎,所以在她跟丈夫這段關系中,還是沿用了父母那套模式:丈夫用控制以示強大,妻子用虛弱以求呵護。

這也正是蘇珊博士擔心的,即使一個女人不受母親的影響,取得經濟獨立,她仍認為自己低男人一等,允許自己受到伴侶的控制。

雖然,她們在某些領域是個有主見的女人,但在最親密的關系中,仍然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好的婚姻,能讓你有空間做自己

劉嘉玲曾在綜藝《女人有話說》中說過一句話:婚姻里最完美的控制,就是不控制。

婚姻關系里,兩個獨立的個體在相互磨合、忍讓的過程中,總是不自覺將自己的想法加在對方身上,希望他們變成我們想要的樣子。

而最殘忍的愛,恰恰就是以“愛”的名義去控制對方。

蘇珊博士說:健康的親密關系會為你的生活增添情趣,讓你的生活多姿多彩,而不是逼你放棄原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性格,將生活過得平淡無趣。

怎樣的婚姻狀態才是好的呢?

Papi醬和丈夫老胡就是典型的例子,兩個人相互獨立又相互依賴。

當何炅在節目中問papi醬,“你現在收入高,老胡會有壓力嗎?”

她說:“他賺錢多他養你,他不會看輕你;他賺錢少你養著他,他也不會看輕自己。”

其實,婚姻本該如此,兩個人互相支持對方的愛好和工作,彼此獨立。無論賺錢多少,一起為小家庭奮斗,彼此依賴。

何炅用一句話形容這種婚姻關系:

就像一個橡皮筋那樣,是一個共同體,但也有彈性,兩個人的生活可以有獨立的空間,可以扯開。但是,那種親密的聯系又拉不斷。

婚姻不是控制,也不是一旦結了婚就因為對方的要求和裹挾,放棄那些讓我們獨一無二的品質——你的直覺、喜怒哀樂、能力,然后做一些無益的自我犧牲。

在《我敢在你懷里孤獨》里,對劉若英和丈夫的婚姻生活狀態是這樣描述的:

夫妻倆一起出門,去不同電影院,看不同電影。兩個人一起回家,一個往左,一個往右。他們有各自的書房和臥室,他在他的空間工作開會,她在她的空間看書、寫作。共同享用的空間是廚房和餐廳。

婚前,他們因為熱愛攝影,價值觀契合,決定走進婚姻。

婚后,他們因為尊重彼此,熱愛自由,決定給彼此獨立的自由空間。

有人曾問劉若英:你就不會害怕你丈夫會變心嗎?

她回答:再愛一個人也不能沒了自己,再好的關系也要有相對獨立的空間。

因為,他們對愛情有共同的期待。

在他們的婚姻中,沒有控制和束縛,彼此的個性,都在婚姻里得到尊重。

劉若英說:人這一生,不是在爭取自己的空間,就是在適應別人的空間。

英國心理學大師唐納德·溫尼科特說過:“伴侶之間完美的相處關系是:窩在愛人懷里孤獨。

所以,真正愛一個人,不是支配和控制,而是讓他活得像他自己。而找到真正的自我,也恰是我們一生的目標。

你是你,我是我,然后才是彼此的愛人。

一個獨立而成熟的自己,是我們能送給伴侶的最好禮物。

主筆 | 小九  編輯 | 黑羊

圖源 | 《告白夫婦》、部分來源于網絡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