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李白死后無醉客

2019-06-03  八面楚風

當人人都不正常的時候,清醒的人只能被宣布為瘋子。

            ——題記

1

酒后,很多人會發笑、發癲、發情,

還有很多人會發瘋,

但瘋的模樣,瘋的程度,完全不同。

論瘋的調性,我電線桿都不扶,只服李白。

一個人要是瘋起來,典型癥狀之一,便是開啟漫無邊際的吹牛模式,

最出色的詩人,往往也是最會吹牛的詩人。

才喝了三兩,在李白的筆下,漢江、湘江、洞庭湖都變成了奔騰的酒浪(“平鋪湘水流,醉殺洞庭秋”)。

算不算“氣吞山河”?

俯仰天地,如果它們不愛酒,都不配稱天地(“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

算不算“翻天覆地”?

……

理想主義者王安石說,李白的詩,只有兩個關鍵詞:女人,美酒(“十句九句婦人、酒耳”)

還有粉絲統計,李白一輩子喝了50噸酒(相當于2018年茅臺酒總產量的800分之一)。

與酒的互動,歷史上獨一無二。

酒對他來說,是樂趣,是人生,

也是靈魂的寄居地。

李白醉酒圖(清代 潘振鏞畫)

2

開元十八年(公元730年),大唐承平日久,沒有什么大事發生,

玄宗當皇帝當得很爽,慷慨地向各級公務員派發紅包(“各賜錢五千緡”),強制他們到各地5A級旅游區度假,盡情飲酒作樂,

五千緡是多少呢?我跑去換算了一下,如果沒錯的話,幾乎相當于人民幣1000多萬,絕對的巨款。

作為著名的文藝皇帝,他還率先垂范,多次到著名夜店花萼樓消費。

一時間,全國官民幸福得不要不要的,不少人開始酗酒。

當年的3月15號,29歲的李白就喝多了。

事發地點:武漢黃鶴樓附近,

天氣:連日多云,

PM2.5指數:8,

酒后作品——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對他來說,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這樣的沖動,

原因很簡單,跟知己喝的,那才是真正的酒啊。

當時,他對面只坐著一個人,孟浩然。

3

孟浩然,男,41歲,皮膚細膩。

他是囚徒的湖北老鄉,著名隱士。

之前,他一直在襄陽的大山里安貧樂道,與世無爭,

兩年前,他忽然對做官產生濃厚興趣,決定下山去試一試。

剛到武漢,他就遇到李白,

史料沒有提及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倆一見如故。

準確地說,是李白成了他的粉絲。

因為孟浩然穩成謙和,一看就是做大哥的樣子。

……

在龜山小酒館,兩人推杯換盞,啃雞翅,撕牛肉,

不知不覺,從下午喝到了晚上。

時間這東西,他們有的是,

畢竟都是沒有工作的人,不用996。

桌下的空酒瓶,東倒西歪,眼看就無處下腳了。

李白說著說著,忽然開始抹眼淚,

老孟站起來,緩緩地走到李白身邊,用寬厚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理解這個小兄弟為何而哭。

很多人腦袋里都有一個大問號,為什么在中國文化史上,只有李白能寫出那樣的妖作?

因為時間。

自古以來,只有那些對時間格外敏感的人,才能寫出拂動人心的文字。

孔子因為珍惜時間,不停地趕赴各個國家旅游,

他的那句名言,一直讓李白警醒——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這個四川仔后來也寫詩一首,感嘆時間逝去,其中有這樣幾句,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既有空間的磅礴,也有時間的深邃。

他就是一個詩人哲學家。

4

彼時,離開家鄉5年,李白仍然一事無成,

說不著急,那是騙人的。

畢竟年輕,他流連于揚州美景美人,花費無度,

很快信用卡就刷爆了(“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萬”),

他最好的朋友孟少府是當地的副縣長,有點看不過眼,對他說,

“小李同志,你也不小了,該考慮終身大事了!”

“這事……你是了解我的!”李白搖搖頭回答。

結婚的事,他很少考慮,甚至有點抗拒。

在骨子里,他覺得自己并不是一個適合結婚的人。

他最愛的事情,是四處漫游,看景、寫詩、交友,

這三樣,不僅花錢,更花時間。

試問世上有哪個女人,會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

但這一次,他有點心動,

他一般不相親,但這次孟副縣長給他介紹的人,有點不一般,

那個女孩叫許紫煙,聽名字就很美,

她是前宰相許圉師的孫女,住在安陸(今湖北鐘祥)。

“安陸,楚國?”李白很驚訝。

雖然古人的地理知識有限,但李白是個歷史控,

在他內心,最喜歡的是古代楚國,

他覺得,那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人民有理想,會生活,還出產了一個叫屈原的偉大詩人,那是他最初的偶像。

楚國人愛巫術,信鬼神,更激發了他的探究欲,

對于思維上天入地、無所不及的李白來講,這太有吸引力了!

不就是相個親嗎?相之!

5

開元十五年(公元727年)初,李白趕到湖北,

在熱干面和豆皮的故鄉武漢(當時叫江夏),他遇到了孟浩然。

老孟長須飄飄,一派仙風道骨模樣,很多人都喜歡跟他在一起。

李白覺得這個湖北人身上,有一種淡雅疏闊之氣,

那種胸懷,是絕大多數人身上都沒有的。

據說,剛認識的朋友,孟大哥就可以把身上最貴重的東西送出去,有詩為證——

“游人五陵去,寶劍值千金。

分手脫相贈,平生一片心。”

孟浩然認為,世界上最美妙的事,就是跟好朋友分享。

與李白認識沒幾天,他就拿出了西域來的葡萄酒,那是他多年的珍藏,

李白是個紅酒行家,

他曾瘋狂追慕并沒有什么名氣的西晉文人張翰,只因對方是個酒徒。

愛酒的心,他從不掩飾,

那天,他喝下老孟帶來的紅酒,馬上發了個朋友圈,

很顯然,當時李白已經開始說胡話了,

……

他與孟浩然的這段友誼,已經因為那首詩而留在歷史上,

而滿地酒瓶,則是它的生動背景。

6

李白雖然年齡不大,酒齡卻很長,

眾所周知,他是碎葉城出生的,

那個時候,碎葉城是大唐的軍事重鎮(安西四鎮中最靠西的一個),主要目的是壓服當地突厥部落,

現在它的名字比較長,叫吉爾吉斯斯坦托克馬克城,

如果不是因為李白,很少有人對那個地方感興趣。

從新疆往西,還有很遠很遠,坐飛機才能到,

……

據史料記載,李白先祖為隴西(甘肅定西一帶)李氏,隋朝時因罪流落西域,

囚徒困境,是李白身上擦不掉的烙印。

所以他一輩子都在掙脫。

5歲的時候,碎葉城遭叛軍圍攻,

為躲戰亂,李白與父親離開西域,一路漫游(流浪)來到四川江油。

那是一段神奇的旅程。

他從小受漢族文化影響(“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

但在他的小腦袋里,仍然滿是西域記憶:胡人、胡服、胡雁、胡馬、胡音、胡酒、胡姬、胡旋……

所謂胡酒,就是芳香馥郁的葡萄酒。

整個西域就是葡萄酒的海洋。

7

色香俱佳的葡萄酒,同時也是很多唐朝詩人的最愛,

比如王翰,就寫過那首令人心里拔涼拔涼的《涼州詞》——

“葡萄美酒郁金香,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面對可怕的戰場,喝點葡萄酒,感嘆一下人生,還真是別有一番風味,

喝完之后,不識恐懼為何物!

元稹也是葡萄酒愛好者,他寫道——

“吾聞昔日西涼州,人煙撲地桑枯稠。

葡萄酒熟恣行樂,紅艷青旗朱粉樓。”

韓愈、劉禹錫、白居易、李商隱,更是三天兩頭就要品一下葡萄酒。

但他們對葡萄酒的感覺,都不如李白來得真切感人,誰讓人家是西域土著呢?

李白諸多紅酒詩中,有一首就非常令人臉紅——

《對酒》 

“蒲萄酒,金叵羅,吳姬十五細馬馱。

道字不正嬌唱歌,玳瑁筵中懷里醉。

芙蓉帳底奈君何,青黛畫眉紅錦靴。”


后世很多文學評論家,是流著口水品評這首詩的,

有的人說,李白這人會玩,更會寫,撩得人心猿意馬。

你看,人家女孩才15歲,李白品著葡萄酒,就和女孩……

(此處省略5000字)

對李白來說,酒的味道,就是生活的原味。

因為酒,他甚至愛上了女孩們的“酒暈妝”。

8

李白一生寫就的酒詩,有170首之多,

很少有人知道,李白與酒結緣,是從葡萄酒開始的,

也就是說,那紅色的酒液,是他的初戀。

從小,他就是個挑剔的人,

他認為,酒很重要,

但喝酒的地點和對象,更重要。

喝多了,才能真正忘我,

進是萬物之神,退是俗世之鬼。

他寫道,

——“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愿長醉不復醒”;

——“古來圣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

他還寫道,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后千載名”?

喝多了,總要找一個出口,撒撒酒瘋,

剛好李白是一個文字表達的圣手,在酒精的幫助下,寫下真切奇絕的文字,

一首詩寫完,所有的愁和怨,都已消失不見。

杜甫就很欣賞這種獨立人格,

杜甫老師喜歡的,不是詩仙的顏值,而是他光芒萬丈的內心,

從不追星的詩圣,在李白面前徹底淪陷。

長安看到李白酒后狂妄翹班的樣子,杜甫不由得頂禮膜拜——

“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醉了,我就是自己永遠的王。

他評價自己的偶像,“嗜酒見天真,醉舞梁園夜”,

只有像杜甫那樣的理解力,才能真正理解李白的優秀。

一個人最有魅力的是什么?

是絕無掩飾的天真。

9

李白是天生的網紅,千百年來,粉絲無數。

后世評價他飲酒的詩句,亦無數。

看來看去,好像只有溫庭筠老師的那句詩,才能一解人與酒之間的奧妙——

“李白死來無醉客,可憐神彩吊殘陽。”

這個世界上,太多人的酒醉,只是一種浪費。

而李白的一輩子,值了!

詩酒飄零,無怨無悔。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