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即將有部國片要爆

2019-06-03  小酌千年

昨天兒童節,葛大爺獻唱了首兒歌:《兩只老虎》。

▲葛大爺獻唱《兩只老虎》

這次葛大爺沒有「癱坐」,反而西裝革履、盛裝「端坐」。

但即便「端坐」,手握高爾夫球桿的姿勢,和唱歌時的一臉俏皮,還是暴露了他的玩世不恭,讓觀眾處于一種「想笑又沒笑」的微妙氛圍里。

上次他唱歌,是在《讓子彈飛》里吃火鍋的時候。

這次改用美聲唱兒歌,是一部叫《兩只老虎》的電影。

▲《兩只老虎》海報

01

這部《兩只老虎》的導演,是有「怪才」之稱的李非。

或許不少人有點陌生,但姜文導演的《邪不壓正》里,廖凡跟朱元璋畫像合影的那個細節,相信有不少人知道——這個手筆,就出自李非。

▲《邪不壓正》里李非設計的這個細節,讓很多人捧腹大笑

——有「怪才」的導演,加上國內最具喜劇表現力的男演員,這陣容激起的何止是一絲期待。

但統統這些,都比不過葛大爺「齊劉海造型」對我的吸引。

葛大爺「大娛樂家」造型的裝扮,莫名給人一種亦正亦邪的質感,甚至會產生一種荒誕的、或是黑色幽默的感覺。

那《兩只老虎》到底講了個什么故事?

一個綁匪準備發筆橫財,就綁架了一個人;可惜腦子有點缺,反被高智商的「肉票」給策反,成為了他手下一顆棋子,幫他辦成了三件事……

所以,這絕對是個喜劇片!

而且是個有著黑色幽默電影基因的喜劇片。

那葛大爺到底是智障綁匪,還是高智商肉票?

這么容易的話,他還是你最會抖包袱的葛大爺,和最會出人意料的導演李非嗎?

02

低配綁匪,極品人質,誰是誰的誰?是這部《兩只老虎》最絕的懸念設置。

而這個懸念的最佳載體,就是葛優。

他越是一本正經,你就越會覺得滑稽可笑。

種正邪難分的不確定性,和猝不及防的幽默感,是葛優最迷人的地方。

▲葛優

一旦葛優「邪」起來,連芳華絕代的張國榮,都得給他三分薄面。

比如《霸王別姬》里,葛大爺飾演的戲癡袁世卿。

與他做對手戲的,可是「不瘋魔不成活」的張國榮。

葛優卻完美展示了一個演員「四兩撥千斤」的功力:他說起話來輕聲細語、眼神迷離,尤其配以豎起拇指輕撫嘴唇的動作,真真是把一個同樣癡迷戲到人戲不分的紈绔子弟,演出了邪魅狂狷的魅力。

人不好看,但戲很入骨;雖是配角,卻與主角平分秋色。

▲《霸王別姬》里的葛優

他還演過一個經典的壞人,電影《半生緣》里面的「禽獸」祝才。

關于祝鴻才,張愛玲這么描述:「不笑的時候像貓,笑起來像老鼠。」

陰險、刁鉆,卻又溫和平凡,骨子里透出的是精明,但精明里卻潛藏著壞——這是個很考驗演員能力的角色。

但葛大爺卻以其良好的悟性,準確把握了這個任務的精髓:他把表演生活化,以平淡來襯托瞬間爆發的精彩,同時帶入他個人獨有的幽默感,進一步拓寬了祝鴻才的人物張力——而這之下潛藏的,卻是陰險毒辣。

所以當我們看到葛大爺飾演的祝鴻才,對著顧曼璐和顧曼楨兩姐妹惺惺假笑時,后背都是涼涼的。

甚至可以說:葛大爺之后,再無祝鴻才!

把表演融入日常,卻又保持一定的距離,是葛優「以喜劇揚名立萬、以正劇奠定地位」的秘訣。

人長得不俊,但特別有說服力。

比如《甲方乙方》里的那句「1997年過去了,我很懷念它」,別人說可能稀松平常,但從葛大爺嘴里出來,就是金句,能讓人念念不忘。

▲《甲方乙方》截圖

這種貼近日常的說服力,也是他在這一時期深入人心的原因。

1997年的《甲方乙方》,和1998年的《不見不散》,葛優以最誠懇的忽悠,哄得劉蓓、徐帆兩位美人團團轉——前腳拉著劉蓓要創業,后腳就帶著徐帆漂洋過海開始新生活了。

九十年代時最新潮的玩意和生活方式,全被他一人串起來,走進群眾中去了。

▲《不見不散》里葛優裝瞎子又看見愛情時的經典臺詞

葛優這種「潤物細無聲」的功力,早在有「中國情景喜劇鼻祖」之稱的《編輯部的故事》里,就嶄露頭角了。

正是他的不太漂亮和吊兒郎當,正中普通人下懷——除了他,誰還能憑借著一個姿勢和全程嘴炮,就把一套電視劇鑲刻在一代觀眾的記憶里?

后來在《大腕》里,葛大爺又挖掘出日常化表演的另一層次:嬉笑怒罵、明諷暗刺。

這部電影不僅是拿來酸《末代皇帝》的,也是要諷刺時下越來越商業化的社會和電影制度,以及其它社會亂象,諸如:從拍大片改成大導演的葬禮直播,從給片子拉投資變成給導演的葬禮籌款……

看起來很不知所謂的荒誕設置,聽葛大爺一說又很有道理。

▲《大腕》里的葛優和關之琳

這就是葛優,也是觀眾喜歡葛優的原因:把大忽悠和大實話合二為一,花式玩轉一切荒唐,又把現實安排得明明白白。

03

葛大爺一個人就可以倒騰出一折好戲了,何況還有從不按常理出牌、時時刻刻都在挑戰觀眾想象力的「怪才」導演李非。

李非之「怪」,不僅怪在觀眾永遠不知道他故事的下一秒會發生什么,還在于敘事特別「皮」,全篇幽默搞笑,轉角就會反轉,觀眾多用幾個腦也猜不中結局。

▲導演李非

正是憑借這種「怪」,讓他引起了姜文和王小帥的注意。

除了此前說的參與姜文《邪不壓正》的編劇,并發現廖凡和朱元璋有某種神似之外,李非還參與了王小帥《闖入者》的編劇。

也是憑借這部電影,李非和其他兩個編劇在2014年被提名金馬獎「最佳原創劇本」。

▲《闖入者》劇照

給大佬做過編劇,并不意味著李非就是編劇。

他的真實身份,其實是一名導演。

04

1996年,16歲的李非想去影像店租一部「帶色兒」的電影,誤租了昆汀的《低俗小說》——「看暈了,原來電影還能這么拍?!」

接受采訪時,聊起與電影的情緣,他先說的是昆汀,之后還有姜文、杜琪峰、韋家輝、周星馳、彭浩翔等等。

不可避免地,做導演的李非,電影里帶有深厚的「影迷」基因。

這也是他們這一代新生導演共有的特質。但妙就妙在:李非這代人,能把前輩們的優點,在自己作品里做得更貼近底層人,并贏得市場的認可。

比如同樣是影迷出身的饒曉志,以及他那部在故事模式上,與《命運速遞》略微相似的《無名之輩》,就在去年名利雙收。

應該說,這是個并不嚴謹但又確實存在的傳承關系:昆汀、姜文之類的大佬是前輩,他們為李非等這樣的后輩,提供了豐富的黑色電影基因,諸如——

人世無常的黑色、無處不在的幽默(通達、樂觀)、主角既定的宿命、不甘如此的掙扎、偏于浪漫的愛情、干凈利落的剪輯,和應接不暇的音效。

這些元素,讓「黑色電影」在當下擁有了更廣闊的市場。

不僅在于作為類型片它們已經很成熟,更在于當下的社會語境里,太多人被困在自己的際遇里無法掙脫:加快的生活節奏、加劇的社會階層、加大的貧富差距、加強的理想障礙……

「黑色電影」里徘徊在主流社會邊緣的底層人,難道不是在關照大多數的我們?

作為年輕一代的導演,李非們似乎已經找到了一條獨特的道路:他們把玩故事和幽默的類型片元素與社會現實相結合,開出了一朵迷人的黑色之花。

由此來看這部《兩只老虎》,不得不提高期待值:有康城影帝葛大爺,有怪才李非腦洞大開的劇本,這部電影今年要爆,拭目以待吧。


作者 ?Vivian

編輯 ? 清晏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