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法蘭西是如何成為時尚之都的?一切要從路易十四時代說起

2019-06-04  八面楚風
 

法國蒙彼利埃的路易十四雕像

路易十四時代的法蘭西不僅僅是歐洲大陸事務最有力的干涉者,其全面發展法國的策略與智慧獨到的頭腦更使得法國成為了歐洲文化與時尚業的新都。“巴黎人”更是被當作“文化人”的代名詞而被鐫刻在了人們的印象中。

一、路易十四與法蘭西民族國家

要說起最使人家喻戶曉的法蘭西國王路易十四的形象,其作為“太陽王”的偉岸面貌必定是首當其沖的。在“海上馬車夫”早已失去它長長的韁繩,足跡遍布全球的“日不落帝國”仍蓄勢在襁褓中的時代里。路易十四統治之下的法蘭西帝國崛起為一個新興的統一民族國家,突然地稱雄在了角力歐陸霸主地位的舞臺上。“重商主義”、“大陸封鎖”,這些讓人聽起來就振奮的施展大國拳腳、維護民族利益的行為,在當今看來也不失為是偉大的同義語。在太陽王無限光輝的威權背后,誰曾想到高喊出“朕即國家”口號的路易十四大帝,居然也是細膩高雅的法國藝術與奢侈品的推廣者?

法國貴族在學習演奏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與中國皇帝康熙大體生卒于十分接近的年代中。與清朝向來延續的商業壟斷政策不同,法蘭西依靠著強有力的國家力量統一了國內的市場后,就開始把首都巴黎打造成為一座充滿了世俗情調的時尚之都。無論在古代的中國還是西方,奢侈品的起源往往同享有最高權力和經濟實力的團體有關,他們因為掌握了一個國家傳統的政治與經濟命脈,所以才能夠盡力調動起人、物、財等盡可能地去制作精良的物品去適應不同人士的需要。西方文化中的奢侈品概念,往往是與民族國家形成,全國力量集中在少部分人手中有極大關聯的。

二、路易十四時代的“貴族經濟”

恰恰就在17世紀在路易十四統治下的法國,貴族皇室在滿足自身需要的同時,將這些精妙絕倫的藝術品提供給歐陸乃至世界各區域的王室。因其政治與軍事力量的無限強大,法國才能在當時將戰爭觸手伸及西、南、東三個方向。如此一來,法國不僅在短時間內大量吸收了西部伊比利亞半島的文化傳統、南部富有韻味與厚重感的天主教的圣潔傳統與意大利商業城市快節奏的文化傳統,而且在東方,更汲取了阿拉伯文化與東正教文化甚至是中國的各異優勢,結合自身的文化特色創造出了一種具有極大包容性的法蘭西文明盛世。

路易十四劇照

在經濟發育方面,隨著法蘭西民族國家的興盛與資本主義不斷崛起的風氣越刮越盛,法國發生了與英國大相徑庭的經濟現代化變革。英國人從農村發育起近代工廠,農田由于圈地運動而被大量占用導致的農村人口向城市人口不斷聚集,城市經濟增加了農村的功能而逐漸繁盛。農村因為有較多的產業集聚,逐漸發展成為了“城郊”而與城市結合為一個統一的功能區。因此而產生了現代的資本主義經濟分工,對待農業的態度也是需要其提高生產效率以滿足糧食產出和工業用度。

工業革命時代的英國倫敦

但法國則將較大的政策補貼放在了包稅商上。在路易十四時代,由于法國文化的興盛,法蘭西貴族階級產生出了極大的歷史惰性。其舉手投足間的自詡高貴并沒有使得法國宮廷里處處彌漫著真知灼見,反而是被香水味和宴飲的歡聲笑語所填滿。越來越多免稅的特權和逐步增多的“穿袍貴族”使得法蘭西國家漸漸被不妙的形勢拖垮。

路易十四時期財政大臣的宮殿

雖然說不健康的貴族經濟確實是將法國從無限榮耀的境地中拖累到了經濟困頓的地步中來。但萬物負陰而抱陽,任何一種社會氣質都會產出一定的積極效益。法國在發生巨大的經濟變革后,新生而出的看似畸形的“貴族經濟”不僅刺激了法國的文化生產與消費,并且帶動了整個西歐的社會價值的變遷,勃孕了新興的消費主義觀念和物質主義風尚。這種無形的社會氛圍在今天經濟學家的口中被譽為“拉動內需”、“增進出口”而頻繁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

三、王室之間的時尚風氣

就在這些貴族與各國王室進行交流與交易的過程中,專供某些貴族的奢侈品品牌也逐漸小有規模起來,并形成了一定的品牌效應。奢侈品的佩戴與穿著,不僅僅能夠為身著者帶來一定的吸引力和享受的快樂,而且更成為了在貴族交流中,于舉手投足間吐露著氣質的象征。從鞋、靴子甚至拖鞋到咖啡、香檳和鏡子,無不說明路易十四在生活領域所帶來的消費狂潮。

我們為什么會附庸風雅?沒錯,附庸風雅不僅僅是我們的專利,早于我們懂得審美與消費的古代人其實從一開始就學會了追逐時尚的招數。1680年,打獵歸來的路易十四在路上遇到了迷人的伯爵小姐。在打量了伯爵小姐的妝容與穿著之后,路易十四貼心的拿了一根帶子,為其把影響美感的披散的頭發捆扎起來。把披散在肩膀的頭發捆扎起來,不僅僅是一種方便女士日常生活的實用技巧,并且更是在那個習慣了長發的時代為女性提供一種不一樣的輕巧獨特與靈動之感。第二天,這種極具“特殊”的擺弄秀發的方式立即就傳遍了凡爾賽宮內,幾乎每一位來巴黎的皇室或大商人的妻子,都想做一個類似于伯爵小姐的美麗發型。

貴族們的穿戴打扮

我們為什么打扮自己?當然是為了表示身份和裝飾自我。衣著相當于一面向別人照映自己的鏡子,是在大街上能夠無聲地向周圍人撥散信息的一種沉默的發言。大家所熟悉的時裝業,在當時的巴黎已經初具規模,某種程度上來說更是奠定了今日巴黎服裝設計業的歷史基礎。在傳統的王室裝扮的熏陶和暈染下,高高鼓起的泡袖與時尚的高領衫成為了每一位競逐時尚者的不二選擇。在鞋子與靴子的不斷發展中,“高跟”或者針對男性女性鞋跟的重視,才第一次進入到了人們的視野當間。穿著增高或者帶跟的鞋子,能夠為腿部帶來一種近似于完美的比例協調。不僅可以起到遮掩瑕疵與美化腳面的作用,而且可以在視覺效果上提拉人物的身高和腿長,使人產生更多的審美意義上的威嚴感與高貴感。

四、紅燈綠酒與高貴圣潔

路易十四在建筑和城市規劃方面,同樣為巴黎人乃至于歐洲人提供了一個極具創造性的模版。在那個時代的巴黎,不斷擴充的人口使得泥濘的城市道路再也無法適應社會的發展而亟需淘汰。路易十四下令將街道原來的土路上鋪就大量的鵝卵石以硬化路面、裝點市容,起到了一舉兩得的作用。街道兩側人來人往的集市和亂哄哄的屠宰場則被責令整改,高高懸掛起的招牌與裝潢獨特的門面,將巴黎市內普通的交易場所蒙上了了一層優雅的味道。時人有評語道“巴黎的夜晚就像正午一樣明亮”。巴黎的夜間燈光在路易十四時代已經被重視起來,他將燈光視為便于市民出行與維護社會治安的利器,因此而成就了巴黎夜生活的豐富多彩。

改頭換面的市鎮建設

巴黎的時尚品味是被路易十四一手打造出來的,時裝業、咖啡館、法國餐點、珠寶店等不同種類的商鋪都在專業化與獨立化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在當時的巴黎,見慣了貴婦人涂脂抹粉的小商販們也都競相模仿。羨慕貴族行路時的高貴儀態的普通人,也逐漸開始向往能夠擁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成衣和紳士帽。咖啡館內不僅僅聚集了當時的社會名流,更是因其提倡安穩平靜的格調而與喧鬧吵嚷的酒吧相互區別開來。在路易十四執政的后期,法國王冠上的寶石被認為是西方最美最珍貴的珠寶,更是其無上權威的象征。

金碧輝煌的凡爾賽宮在路易十四時代也被大大的擴建和修葺了。不僅作為皇室貴族的居住場所,凡爾賽宮本身已經成為了皇室文化的集合地與最佳代表,并且為歐洲其他地區創造了一種值得遵循的全新模式。凡爾賽宮從其完工開始,就以其無限的氣勢吸引著來自歐洲各地的參觀者。路易十四本人甚至還編寫了《凡爾賽花園游覽指南》,從1689年直至路易十四逝世,此書一直是蒞臨凡爾賽的貴賓們競相遵循的必備手冊。

法國貴族的新生活

在宮殿的內部布滿的裝飾墻壁的油畫,向每一位到場的人們傾訴著法蘭西歷史長河中無盡的榮耀。高高的吊頂、光潔亮麗的鏡廳、無盡奢華的洛可可式裝飾物,這一切的光輝與燦爛仿佛為置身其中的貴族王室們提供了絕佳的展示自己的舞臺。長達數日的舞會與正式的王室會議在這里并行舉辦,外交文件的簽署與糜費用度的批示經歷了同一波人手,高雅規范的王室禮儀是使人們推崇膜拜的事物,而糜爛混亂的情感交流也不斷地暗潮涌動。

文史君說

路易十四時代的法國,就瀕臨危機之時的羅馬帝國一樣:雖已達鼎盛,卻已然氣數將盡;雖藻飾文采,但道德水準早已急轉直下。雖歌舞升平,卻只能是愚蠢的恬然自得。作為歷史的觀察者,我們不可能要求歷史的經歷者如同我們一樣有著對自己時代的敏銳洞見。路易十四時代的法蘭西在不同的方面均體現出自身強大的實力與對外吸引力,但片面追求奢侈與浮華是不恰當的。就如同一個人只有著看似優雅的外表,卻沒有注重內心的培育一樣。在今天這個消費主義盛行的時代里,我們尤其需要的正是一簞食、一瓢飲的簡單樂趣啊!

參考文獻: 

夏翔:《奢侈品中的設計價值》,《新美術》2016-11

李美敏:《路易十四:一個消費時代的開啟者》,《蘭州學刊》2012-7

王怡靜:《路易十四時期法國的文化政策》,《法語學習》2017-3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