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高考周:在大唐,什么作文容易中狀元?

2019-06-05  八面楚風

本       文       約      2500       字

閱       讀       需       要

4 min

科舉改變古人命運。

唐朝科舉考試本來有很多種科目,比如秀、明經、俊士、進士、明法、明字、明算、一史、三史、開元禮、道舉、童子,等等,但久而久之,不好考的和不常設的都被荒廢,最后明經科和進士科脫穎而出,成了考試重點。

這兩者之間又有鄙視鏈,明經科<進士科。

因為,明經科比較好考,主要背誦那些五經、六經、十三經(當時還沒形成十三經)即可,進士科除了作文,還要搞創作,相對難很多。所以有一句“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的流行語。

進士科里,從武則天要求加入了賦詩這一項,自此催發了無數唐朝詩人,至今還給我們留下了四萬八千多首作品,以供附庸風雅。

但是,應試詩通常都比較生硬,因為很難放飛自我撒歡地創作,得給長官和皇帝看,即使你心里住了個逗比或情圣,也得學著一本正經,所以,應試詩就變得很有條條框框了,歷代很少有出彩的。

不過這其中還是有一些鳳毛麟角,在框定范圍的命題作文里,也作出了自己的風采。

白居易畫像

下面,我們就來品評一下,什么樣的作文(詩),堪得高中進士。

首先請出小學語文課本的常客,白居易。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

很熟悉吧?這首《賦得古原草送別》,就是白居易的應試詩。

當初小學課本只節選了前半片,害得我整個童年都以為,這是贊美小草頑強不屈的……后來得知還有后半段,才發現,樂天的感情已經溢出時代了。

以草為開始,算是賦比興中“興”的手法,說的是草,實際卻是離別的場景再現。

無比茂密的草,春風吹又生的草,就象征著和老友的感情,即使分別了,高山阻礙了,不能頻相見了,但牽掛的心就像這些布滿視線的野草一樣,把心懷塞得滿滿。

但離別的氣氛總是哀傷的,善用對比的白樂天,又開始用鮮明的不同來襯托涼意。你看,友人離開的古道上,一路都是芳草,他即將到達的荒城,又是晴天翠綠的,一片生機景象,可越是繁盛,在離別之際就顯得越孤凄,周圍那些小草,看起來都顯得有點哀涼了……

下面再看一位不那么著名的詩人王泠然的《古木臥平沙》:

古木臥平沙,摧殘歲月賒。

有根橫水石,無葉拂煙霞。

春至苔為葉,冬來雪作花。

不逢星漢使,誰辨是靈槎。

一顆枯了的古樹躺倒在沙地上,備受歲月摧殘。

它的樹根還是橫穿進地面,希望吸取一點水分滋養,但它已經沒有葉子來輕撫晚霞了。

這顆枯樹怎么辦呢?春天到了,樹上的一些青苔就當是它的葉子吧,冬天的雪花就當是它開的花。

它這么落魄,如果遇不到銀河的天使,誰能分辨它原來是一塊很靈的木筏啊。

這首詩是典型的“不遇”詩,通篇以一顆枯萎的老樹作比,頗為哀怨。自《莊子》把大樹比作良才,后人經常以樹喻材,也算是借用典故了。

不用很了解詩人生平,光這一首詩就能看到作者當時的心態——大概考試考了很多次都沒有中榜,落魄得心都枯了。但他又不服氣,盡管枯萎了,還掙扎著覺得自己可以搶救一下,頑強地……躺著。

別看他已經這樣了,但還心高氣傲著呢,不承認是自己失敗,而是上面主考官、皇帝那些人不識人,辨別不出來玻璃和鉆石的區別啊。遇不到伯樂,就算千里馬也寂寞呢……

不過,這一首略帶埋怨的詩上去,雖然進士及第了,但王泠然一輩子也沒得到多大施展。

其實,老王同志要是稍稍收斂一點,把“不逢星漢使,誰辨是靈槎”,改成“應逢星漢使,才辨是靈槎”,語氣就好多了。畢竟,“不懂我的都不識貨”,和“伯樂會懂我”,還是有差別的。

下一首,《近試上張籍水部》。

唐人考試前流行一種“行卷”的做法,就是把自己平時的作品拿去給主考官,或者能在主考官那說得上話的人看,畢竟,一次考試的應試題目很有可能會發揮失常(特別是有考試恐懼癥的人),同時綜合一下平常的作品,才算相對公平一點。

這年,有個叫朱慶馀學生就去找“復恐匆匆說不盡,行人臨發又開封”的張籍行卷去了,行卷作品如下:

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

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

朱慶馀這首詩還不是日常所作,而是專門行卷用的。因為,全詩就在借新娘要去拜見公婆的忐忑心情問張籍一個事:咋樣?我這詩還可以不?

這首詩用的是比喻手法,洞房花燭夜代指科舉考試,被大家關注的新娘是自己,丈夫是張籍,公婆是主考官。因為張籍和主考官有關系,問他正好。

不得不讓人贊嘆,這比喻得棒極了!一種考試前的不安情緒躍然紙上。

張籍看完這首詩,一時興致大起,以同樣的手法回了一首:

越女新妝出鏡心,自知明艷更沉吟。

齊紈未足時人貴,一曲菱歌敵萬金。

意思是:哎喲喂,你打扮完明艷又漂亮,你心里有數啊。放心吧,你這樣的才學,肯定會出名的。

最后看一首典型的應試詩,張子容的《長安早春》:

開國維東井,城池起北辰。

咸歌太平日,共樂建寅春。

雪盡黃山樹,冰開黑水津。

草迎金埒馬,花伴玉樓人。

鴻漸看無數,鶯歌聽欲頻。

何當桂枝擢,還及柳條新。

這場考試在早春,考官就以季節命題了。

張子容很清醒,既知道點題,又喜歡拍馬屁——先說現在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百姓都沉浸其中過春節。皇帝一聽就樂了,好話畢竟符合上意啊。

然后春天場面來了,雪融了,冰化了,路邊的青草在迎春,鳥也飛回來了,時不時有黃鶯在唱歌……和我們日常所見的早春春光也差不多,但變成詩就浪漫多了。

早春

最后作者沒忘記正事,點明科考目的:(我寫了這么多好話)啥時候我能科舉及第啊,這樣我衣錦還鄉的時候,還趕得上看柳葉青青呢。

就憑這詩,能不讓他高中嘛?果然,唐玄宗先天元年,張子容順利進士及第,成了李白最喜歡的孟浩然的好朋友。

當男人們為了前途博得大汗淋漓的時候,有一個略帶不甘的女子,在春游偶遇熱鬧的放榜之際,也大筆一揮題了一首詩《游崇真觀南樓睹新及第題名處》:

云峰滿目放春晴,歷歷銀鉤指下生。

自恨羅衣掩詩句,舉頭空羨榜中名。

連綿的山峰盈滿視野,初春晴好,男兒們在考場盡抒胸中謀略。本是氣勢雄渾的前瞻,她卻陡然轉筆——可恨生為女兒身,裙釵掩住了自己的才情,使得她無法在那莊嚴的科舉中占有一席之地,只能在朝廷放榜之時,眼睜睜看著并羨慕著那一個個蘊藏大好前程的名字。

在眾目睽睽之下,魚玄機對所有人都認為天經地義的世道和規則提出如此大膽的質疑:為何女子只能羨慕那些榜上有名之人?何時才能讓她們也有一舉高中、衣錦還鄉的資格呢?

這種微弱的訴求雖是真切,雖然驚人,卻終究掀動不了大唐泰山般牢固的倫常。

好在,今天,沒什么男女之別,考場之上,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有揮毫自己才華的機會。僅以此文,祝后天考試的學子,放松心態,金榜題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