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人類祖先可能被狗“馴化”,并將“愛狗”基因遺傳

2019-06-07  dandong819


瑞典和英國科學家團隊進行的一項最新研究發現,基因遺傳變異能在一半以上程度解釋一個人的養狗行為,這意味著一個人是否養狗與其基因遺傳因素還有很大關系。

這項涉及 35000 多對雙胞胎的養狗行為與個體基因遺傳研究,近日在 Scientific Reports 發表,這也是第一個提供證據證明人類遺傳因素可能參與我們選擇養狗的科學研究。

研究人員指出,這一發現揭示了基因變異可能有助于我們馴化狗和其他動物的能力,而且這一發現表明,
在研究養狗對健康的影響時應考慮一個人基因變異對養狗的潛在多效性影響。


圖 | 研究作者 Tove Fall 教授(來源:Mikael Wallerstedt/Uppsala University)

“我們驚訝地發現,一個人的基因構成似乎對他們是否擁有一只狗具有重要影響,這一結果對于理解歷史和現代狗與人之間的關系發展具有重大意義。雖然狗和其他寵物在全球范圍內已經成為重要的家庭成員,但鮮為人知的是,它們如何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和健康,而且有些人比其他人有更強烈的照顧寵物傾向。”該研究的主要作者、瑞典烏普薩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y)醫學和生命科學實驗室分子流行病學教授 Tove Fall 說。

人為什么會喜歡狗


狗是人類第一個馴養的動物,據考古證據顯示,狗與人類至少有 15000 年的親密關系。

長期以來,狗作為人類最忠誠的朋友和助手,可以協助人類完成各種任務,如狩獵、防護,以及社交活動和陪伴。狗履行的各種角色,也為馴養狗的人類帶來一系列生存優勢。

人類學家 Pat Shipman 博士認為,包括狗在內的寵物和它們的馴養者主人之間的密切聯系,甚至對我們的生物文化史產生了重大而切實的影響。

而且在數千年的時間里,人類與狗之間的這種“特殊關系”,在世界大多數文化中迅速發展,并且在今天已經變得如此強大和復雜。

許多科學研究也表明,狗和其它寵物能夠影響人的行為和興趣,并與其主人的健康狀況改善密切相關。

(來源:Lenka Novotná/Pixabay)

養狗的人戶外活動更為活躍,對健康狀況也有更好的認識,而且狗主人不會感到那么孤單,特別是對于單身人士和老年人而言。一些大規模相關性研究也揭示,養狗與延長壽命和降低兒童哮喘風險密切相關。受寵物狗對人身體和心理益處的啟發,寵物狗現在越來越多地被用于住院和康復治療、兒科術后護理等改善健康的干預措施。

但幾十年來,世界各地的考古研究和近些年的基因研究都未能解決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即
狼是在何時何地以及為何與人類結成伙伴關系,并最終進化為第一只家狗的?

或許古代人類在面對惡劣自然環境時,對能夠幫助自己的狗有著簡單直接的需求,所以會更加愿意養一條狗,但現代許多人愛狗、養狗的動機,很難說是因為知道養狗對人身體好。

曾有研究發現,兒童期間接觸寵物與成年后對養寵物的積極態度存在正相關,但這種關聯似乎還受到家庭之間遺傳差異的影響。2012 年一項對 51-60 歲雙胞胎的研究表明,一個人是否對寵物有“好感”,遺傳因素占到 37%,只有不到 10% 歸因于共同的童年環境,這也暗示出遺傳因素對于一個人是否接受養寵物的潛在重要影響。

(來源:Sven Lachmann/Pixabay)

對養狗的潛在遺傳性理解,將增加支持人類和狗共同進化的理論,并且將有助于理解人類健康結果的差異。而在現代遺傳學研究中,雙胞胎研究就是一種十分重要的方法,可以幫助解開環境和基因對我們生物學和行為的影響。

因為同卵雙胞胎共享其整個基因組,并且非同卵雙胞胎平均只占遺傳變異的一半,所以比較雙胞胎群體之間養狗的一致性,可以揭示遺傳學因素是否在養狗行為中起到作用,以及起到多大的影響。

其實,汪星人可能“馴化”了人類


為了在大規模雙胞胎群體中調查養狗的基因遺傳影響,研究人員收集了瑞典雙胞胎登記處(世界上最大的雙胞胎登記處)所有 1926 年至 1996 年出生、2006 年仍在世的雙胞胎人群,而有關養狗的信息是從 2001 年至 2016 年從瑞典國家犬登記處獲得。瑞典法律規定,每只狗都必須在瑞典農業委員會登記,此外所有經過血統認證出售的狗都會在瑞典養狗俱樂部登記。

為確保至少 5 年的隨訪期,研究人員排除了 2006 年前死亡的 4042 人以及 20 歲以前死亡的人,并進一步排除了 3940 名信息無法匹配的個體,最終篩選出 85542 人的分析數據集,這些個體來自 50507 對雙胞胎,其中 35035 對包括兩個個體,15472 對僅包括一個個體。

在 85542 名研究對象中,8503 名(9.9%)被確定為養狗者,其中女性群體中養狗者占比 65.7%,高于總研究樣本中 53.7% 的女性比例。最常見的狗品種是“混合品種”,其次是金毛獵犬和德國牧羊犬。

經過嚴格的分析,研究人員發現遺傳因素極大地促進了瑞典人的養狗行為,估計女性的遺傳率(heritability ,又稱遺傳力,表明某一性狀受到遺傳控制的程度)為 57%,男性為 51%。而雙胞胎共同的環境因素只在成年早期起作用。

圖 | 遺傳效應(A)、共同生活環境(C)、非共同生活環境(E)在隨訪期間對不同年齡雙胞胎養狗的影響分析(來源:Nature

這一發現表明,之前對于擁有狗的健康益處,可能部分可以由研究對象的基因差異來解釋。更重要的是,“該研究對于理解狗馴化的深刻和神秘歷史具有重要意義。”該研究的作者之一、利物浦大學考古學家 Keith Dobney 說,“幾十年的考古研究幫助我們更好地了解狗是何時何地進入人類世界的,但現代和古代的基因數據讓我們能夠直接探索狗為什么以及如何進入人類世界。”

研究認為,狗和人類之間的長期關系見證了由狼到狗的基因型變異和表型上令人難以置信的改變,就像所有受馴化的動物一樣,在它們與人類的長期關系中,環境選擇影響了它們的天性和進化軌跡,影響了幼年特征的保留,比如對于一些狗狗來說,就擁有了影響消化碳水化合物的能力。

而讓人值得深思的是,這種長期相處關系過程中的選擇影響,并不一定是單向的。人類和馴養動物之間的密切聯系,也幾乎肯定通過相互影響對人類進化、遺傳學和行為產生了重大影響。

這種“基因-文化協同進化(gene-culture co-evolution)”還有一個著名的例子就是人類的乳糖酶基因(LCT)突變,這種突變使世界各地一些人群中的成年人能夠食用新鮮乳制品而不產生胃痛,即乳糖耐受性。

遺傳學和考古學研究已經表明,大約 7500 年前,長期飲用乳品的中歐的新石器時代牧民身上,選擇出 LCT 這一優勢基因突變,使得牧民們可以消化牛奶,隨后發達的乳品經濟也在中歐興起。現在 90% 以上的歐洲人把乳品作為日常飲用品,但是在亞洲和非洲中的非高加索人種中,擁有這一“有益”突變的人并不多,這也是今天我們身邊很多人“喝純牛奶會拉肚子”的原因。

圖 | 乳糖酶乳糖耐受性表型的全球分布(來源:M. Leonardi et al. / International Dairy Journal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U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