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蒼蠅 / 歷史人文 / 明星失業,網紅進階,人設崩塌!人設,為...

0 0

   

明星失業,網紅進階,人設崩塌!人設,為什么會是明星不歸路?

原創
2019-12-31  環球蒼蠅

 環球蒼蠅 2019-12-31 17:25

下一個“頂流”如何出圈?

現在網絡上經常出現這個詞,不知什么時候有的,我記得上學時沒學過。...

人設的含義

狹義,指公眾人物為自己塑造,受大眾或粉絲歡迎的品格形象

廣義,還包括性格、價值觀、生活方式、外貌

人設是什么意思?

人設,該詞最早形容動漫、小說、漫畫...等二次元作品中對虛擬角色的外貌特征、性格特點的塑造

“人設”就是人物設定,基本設定包括:姓名、年齡、身高、性格、喜好、出生背景、成長背景設定等,簡單來說就是創造一個有血有肉的完整人物

從2016年開始擴展到娛樂圈,常用來形容明星對于自身的形象定位,或者扮演的影視劇中的任務形象

與“人設”相關的詞匯:

1、人設崩塌

是指人物形象沒有扮演好,多指經紀人給明星設定公眾形象不到位。另一方面就是指某人的形象因為某件事情而聲名俱毀,顛覆了之前留給大家的健康積極的原本印象,也被稱之為“人設崩了”或者是“人設已崩”等。

2、消費人設

消費人設,網絡流行詞,指的是藝人的人品定位是以消費他人來捧紅自己的類型。動不動拿別人的負面事件出來給大眾消費,以此轉移大眾視線,減少自己的負面評價或者抬高自己。

人設崩塌,媒體公眾關注的熱點,極具殺傷力

例如:某公眾人物對外宣稱自己「拒絕做某事」,實際上私底下會去做這樣的事情

什么!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

當公眾人物的「公共身份」(虛擬)和「私人自我」(真實)存在「不符」時,他們的角色認同扮演就會難以令人信服

大眾媒體的報道,流言的傳播,讓大眾產生消極刻板印象(貼上負面標簽),對這位公眾人物持有消極的態度。

盡管某些行為,受到普遍譴責,但是這種污名不是具體某個個體、屬性或行為方式所帶來的

它的變化,取決于個體或群體的互動,任何行為都可以被污名化

換句話說,人設崩塌,不一定會在大眾心里產生負面印象

一位「出軌」的「好男人」

一位「抽煙」的「陽光男孩」

一位「吸毒」的「禁毒宣傳大使」

一位「有心計」的「單純少女」

一位「詐捐」的「捐款人」

一位「不愛笑」的「喜劇人」

一位「女漢子」的「軟妹」

一位「過度修圖與美顏」的「美女」

一位「巨嬰」的「成熟中年人」

一位「現實生活很有禮貌」的「暴躁老哥」

是娛樂圈,真正讓“人設”發揚光大,幫它順利完成了由二次元到三次元的華麗跨界

通過把包含專業技巧的特定概念與個人特征以及普遍心理結合,這個圈子把“人設”的各種花式玩法演繹得“爐火純青”

一、2019年,娛樂圈的明星們都在變動不居中謀求著出路。

有人,蟄伏多年,倏忽之間攀上頂流高峰

有人,在人設崩塌的群嘲中悄然隱身

更多的人,在寒冬中摸索著轉型、彎道超車和出圈的門路

年初,《以團之名》和《青春有你》再戰男團偶像市場,前者沉寂在年初歲寒中,后者無法再復制去歲榮光

暑期初至,《親愛的,熱愛的》開播,李現一夜爆紅,七月“現男友”成頂流

盛夏八月,《陳情令》收割流量,“博君一肖”橫空出世,熱度隨暑熱呈極數上漲

行至下半年,隨著NINE PERCENT解散,制造偶像的高熱逐漸褪去

與男團一起不再“靈”了的還有曾經的前任頂流,鹿晗《上海堡壘》口碑崩塌,“大IP+流量明星”模式再被質疑

寒冬中,明星和制作方的關系在寒冬中也愈發脆弱,不滿宣傳“撕咖位”,不滿注水改編 “撕魔改”

2019年,明星的領地正在被網紅入侵,外延不斷拓展

網紅加速“明星化”

帶貨王子李佳琦流量賽偶像,淘寶主播薇婭、“抖音歌王”劉宇寧、Papi醬于活躍熱播綜藝

與此對應,寒冬中的明星也在尋求新出路,直播帶貨,直播做新式電影宣發

來年,國內明星的生存狀態和職業取向,會如何?

明星失業,頂流鳳毛麟角

2019年,最初乘著粉絲經濟和流量福利成長起來的歸國四子也是流量失靈最慘痛的見證者

電影《上海堡壘》投資4億元,票房1.2億,在全網的群嘲中,導演滕華濤承認自己用錯鹿晗

與鹿晗為同期生的吳亦凡和張藝興也遭遇了流量的迭代,過去一年中只出現在少量綜藝中

此外,曾經同為頂流的李易峰、黃子韜都艱難尋求著向實力演員的轉型

老流量疲軟,勢必有新流量填補市場

2019年的夏天,《親愛的,熱愛的》播出,粉絲喜提“現男友”

李現,在劇集播出后的 21天漲粉1000萬

據界面文娛統計,《親愛的,熱愛的》播出后,李現新增代言達16個之多,其中不乏雅詩蘭黛、Puma這樣的國際大牌,也不乏肯德基、榮耀手機等素來代言逐流量的品牌

在雜志封面上,李現更是拿下《時尚芭莎》、《智族》、《ELLE》、《時裝L’Officiel》等一線大刊

李現《親愛的,熱愛的》

繼去年暑期《鎮魂》炒熱朱一龍和白宇后,1+1>2的效應又在肖戰和王一博身上顯現

在出演《陳情令》期間,肖戰的粉絲漲了近四倍,從最開始的600萬到目前2163萬,王一博也成功漲粉1700余萬

8月,肖戰主演的電影《誅仙》上映,不同于鹿晗的沉寂慘淡,破4億的票房證實了這位新晉頂流的號召力

與此同時,肖戰收獲了雅詩蘭黛、蒙牛、小鹿茶、Olay等品牌的代言,王一博則成為海飛絲、植村秀、悅木之源等品牌的首選。

這一年,頂流“三小只”的人生軌跡也開始走向分岔路,人生新選項的出現,使得團隊的綁定效應進一步降低

王源,選擇赴伯克利留學,易烊千璽憑《長安十二時辰》和《少年的你》成功打開演員之門。

《少年的你》

但頂級流量終究是鳳毛麟角,在寒冬里,“頭部流量有戲拍,腰部流量混綜藝,尾部流量慘失業”才是現實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1884家影視公司關停,折戟寒冬

橫店影視城官網劇組動態公告則顯示,今年開機劇組比去年同期下滑了45%

面對限薪令、限古令和稅務審查,迪麗熱巴、魏大勛、明道、霍建華等演員都表示無戲可拍

而演員、歌手、偶像選秀積壓的新人仍在進入市場,明星也成為高度可替換的“產品”,出圈的機會寥寥無幾,被替換、被閑置的可能性卻愈來愈高

在此背景下,投身綜藝的明星不在少數

界面文娛發現,2018年有四部熱門影視作品的楊冪今年只有一部《筑夢情緣》,但參與的綜藝節目多達6部

如若沒有爆款作品,明星的存在感就會急劇下滑

2020年,無作品傍身的流量將被加速遺忘,而要成功出圈成為新晉頂流,暑期檔則是最具可能性的窗口

人設崩塌,“禍從口出”

2019年,我們見證了不少明星人設崩塌的時刻

在跨界領域,享受并不真實的高光時刻讓人迷失

10月,江一燕的才女人設又崩于跨界建筑學

除了試圖跨界營造學霸、才女人設招致公眾質疑

2019年,部分明星在影視中多年積攢的固化人設形象也面臨著徹底崩盤

再次被曝家暴的蔣勁夫進一步顛覆了其陽光大男孩人設,黃曉明與角色一樣“霸道總裁”的性格也遭到全網群嘲,“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的“明言明語”成為苦于居高臨下、頤指氣使的大眾表達戲謔的口頭禪和表情包

圖片來源:翟天臨微博

出語不慎或是虛榮心作祟便會導致形象崩盤,因此嚴謹與踏實對明星的重要性愈加不言自明

事實上,這兩年新入局的年輕明星們,已是愈發懂得維持人設或是保留自我,幽默是圈粉神器也是保護色,時刻保持對鏡頭、粉絲、媒體的敏銳度,把控自己嘴中吐出的一詞一句

除此之外,明星以審慎方式讓公眾接納真實自我,也不失為一條較為保險的道路

張雨綺和王菊被公眾認為是真性情,白敬亭和王一博獲封“采訪界泥石流”,調侃之間又帶一絲粉絲的寵溺

虛高的人設,是高風險的存在

明星建立、維持人設的高成本可能會讓未來明星拋棄人設,選擇有保留地展現“真我”

這之中,懂得幽默,保持謹慎和敏銳態度的人則更有可能成為新寵兒

二、人設,明星不歸路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翟天臨一定會趕回2月7日,終止那場直播所引發的“慘案”,讓自己過一個祥和幸福的生日

同樣的,或許吳秀波也會趕回若干個時間節點,阻止自己在某些女人身上所犯的錯誤

沒可能了,在他們的一起“努力”下,“偶像”二字在萬千粉絲中轟然倒塌,“人設”,終于變成純粹的貶義詞

“人設”一詞來自日本的二次元界,最早指的是在漫畫和動漫中要塑造一個人物,就對它有一些設定和形象設計

娛樂圈,讓“人設”發揚光大,幫它順利完成了二次元到三次元的華麗跨界

通過,把包含專業技巧的特定概念與個人特征,以及普遍心理結合,把“人設”的各種花式玩法演繹得“爐火純青”

比如綜藝真人秀,就真的是一場按照劇本演出的“人設”秀

每個嘉賓表現出的不同的性格,都是事先被巧妙設計,以使得嘉賓之間產生不一樣的火花

真人秀之外,“人設”又漸漸蔓延到明星的定位上

“人設”包裝明星.明星貼合“人設”,在這個循環中明星個人和固定“人設”不斷加強貼合,幾乎成了一體兩面,難解難分

在流量當道的娛樂圈,明星最怕的不是萬人唾罵,而是沒有話題

而打造“人設”,就是在設置話題。一旦設置好,一切社會呈現都會指向一種有劇本、有套路的展示

在話題和粉絲之間,需求是連接的橋梁。與其說哪里有明星,哪里就有“人設”; 倒不如說,哪里有公眾需求,哪里才有“人設”

丑的愛美,貧的想富,矮的望高,黑的羨白

在公眾廣大而真實的需求中,明星“人設”既可以被突出,也可以被憑空制造

縱觀明星的各種“人設”:好丈夫、好妻子

不能談戀愛的偶像、博士、儒雅、淵博,其實早已溢出了明星作為演藝工作者的本職和他們的藝術作品,進入了明星的私域,“人設”的存在,不過是為普通人對明星的認同和投射尋找各式各樣的落腳點

所以,僅僅圍繞“人設”產生話題并非終點,“人設”還要繼續往下走,

刺激需求,引導路人轉粉,或者強化粉絲對偶像的粘性,以擴大并穩固明星的粉絲基礎

粉絲基數強大,就意味著有流量,有了流量,就能實現商業價值變現。

所以,由“人設”而始的一條完整邏輯鏈是這樣的:“人設”——話題——圈粉——流量——變現(利益)

為何明星都愛炒“人設”?因為在這條邏輯鏈中,“人設”=利益。

紅利期和它的消退

“人設”因需求生,為利益終,這兩端都不是明星能夠主導的

所以看起來,是明星在打造“人設”,設置話題;實際上,“人設”并非供應端的產物,明星也不過是由公眾需求和資本提線的木偶,而且越是大流量的明星,這種被動越難以逃避

正如微信朋友圈,已經成為普通人的“人設”展示臺

每一個選擇分組可見的操作,都為一場營造“人設”的工程添上了磚瓦

而每一個被關閉的朋友圈背后,都有一顆反感于迎合別人的“人設”或疲倦于打造自己的“人設”的心靈

普通人的心靈疲倦了,還有逃避的可能,不玩社交媒體就好了,但明星卻不存在這種退路,他們從誕生之初就已經站在了公眾舞臺上

要么上臺、要么退場,冰冷殘酷的現代工業文化不相信溫情,也沒有中間地帶,沒有流量,就沒有一切

所以,一旦選擇成為明星,“人設”就成為一顆為蹦到前臺而不可不嗑的藥,而一旦嗑上,便再罷不能

粉絲的言行動態,公眾在社交平臺上的轉評贊,都不斷對明星的“人設”作著重構和塑造

粉絲越多,塑造越強,“人設”越“硬”,真我隱藏得越深,最終在“人設”的滾雪球效應中,明星被自己的公共形象所統治,無法解開,只等著“人設”最終崩塌的那一天

所以,選擇了“人設”,就選擇了風險

“人設”隱患所孕育的爆炸力,遠比它在安全時能帶來的流量驚人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