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我再也不敢跟湖南人說話了

0 0

   

我再也不敢跟湖南人說話了

原創
2020-01-03  國館官方

魔性塑普,縱橫天下。

01

寒冬臘月,又到了南方人羨慕北方人的時節。

雖然同樣生活在中國,有的人出門可以欣賞雪景,在家可以享受暖氣。

而有的人,只能躺在被窩里瑟瑟發抖,靠一身正氣過冬。

除了某個以fú字開頭的省份。

是的,弗蘭(湖南)人過冬,有他們獨特的方式。

烤火爐,又稱電火桶。

上網一搜,你會發現這玩意兒大多產自湖南。

當天氣開始凍手凍腳,湖南人紛紛搬出了家里的火桶。

插上電,效果堪比移動暖氣片。

暖腳、烤衣服、溫牛奶面包。

尺寸大點的,還能當床使,直接躺著入睡。

同樣生活在南方,卻兼得雪景與溫暖,不少小伙伴表示要搬去湖南住。

想要打入湖南人內部,得分三步走。

圖片 | hyakutake -攝

02

第一步,擁有一口純正的湖南腔。

因為湖南衛視的節目,很多朋友都對湖南口音心生好感。

偶然逮住一個湖南人,忍不住就要人家講兩句湖南話來聽聽。

但湖南人對這個事情很郁悶。

因為,他們也不曉得湖南話是么子家伙(什么東西)。

五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音,完美概括了湖南的地域特色。

從一個村去到另一個村,感覺就像出了國。

明明都是湖南老鄉,卻連對方一個標點符號都聽不懂。

這實在太影響交流了!

圖片 | 零柒叁幺 -攝

好在,湖南人民在普通話上達成了共識。

“晚上一起克老高店里恰飯霍酒不咯?”

(晚上一起去老高店里吃飯喝酒嗎?)

“闊以啊,別把我搞醉噠!”

(可以啊,別把我灌醉了!)

“嗯咯。”

(好。)

聽是聽得懂,但……怎么有一股塑(suò)料味?

一開始,湖南人民是不承認的。

“我jió得我滴普騰發蠻好噠,一點弗蘭口音都沒有是不咯?”

(我覺得我的普通話挺好,一點湖南口音都沒有對吧?)

他們還自信地推出了師范讀本,想要幫助身邊的弗蘭人學習普通話。

然而,出門在外,他們總是一開口就被認出籍貫。

湖南人民逐漸意識到,原來「塑料普通話」真的是家鄉特產。

也罷,塑料就塑料吧,聽得懂就行。

于是,魔性的湖南「塑普」開始橫行江湖了。

它就像病毒一樣,一傳十,十傳百。

無論你是四川人、東北人還是胡建人,都逃不出它的手掌心。

而且后遺癥非常嚴重,一年半載難以恢復。

跟一個湖南人聊天,不出倆小時,你就能被完全帶跑。

不是各位抵抗力太差,實在是湖南「塑普」真的太好學了。

首先,調子得往高了揚。

不過要注意分寸,不然很有可能說著說著就唱起來了。

其次,句尾必須加上咯、啵、噻、噠各種語氣詞。

“來不咯?恰飯不咯?要得不咯?”

但最主要的,你得學會「搞」,這是湖南「塑普」的靈魂。

在湖南,萬事萬物皆可「搞」。

比如,湖南老師對學生的諄諄教誨。

“大學生,搞對象可以,但要時刻牢記,你們的使命是搞學習。你們首先要搞懂人生的真諦和方向,然后再去搞些有的沒的。我的話搞明白沒?”

(來源:上流UpFlow)

比如,湖南領導對員工的不吝指教。

“小高誒,大活動這么搞就沒意思了啵。要搞好調查研究,平時多跟著老張搞項目,不要自己關起門來搞七搞八的。”

比如,湖南朋友對同學的日常吐槽。

“天天早起不搞學習,就知道搞我的能量,還說自己是搞環保事業的,你怎么不去樓下搞小區綠化嘞?”

關于「搞」,并沒有什么特定含義。

它可以是做、弄、揍、胡鬧、招惹、完成、實行、制造、從事……

總之,你想搞就搞,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圖片 | 零柒叁幺 -攝

03

第二步,學會享受湖南式生活。

很多人一見到湖南朋友就問,“你們是不是天天去湖南臺看明星?”

拜托嘞,他們自己都搞不到門票噠,活了幾十年沒見過一個明星的大有人在!

想要和湖南人找共鳴,倒不如先學學吃辣。

俗話說得好,一口吃不成胖子,一步跨不到天邊。

吃辣這門功夫,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得先從微辣開始練起。

但大多數人還是歷經了入門即放棄的慘痛體驗。

圖片 | 好攝梁山 -攝

曾經有位網友寫下了這樣一封「遺書」。

在長沙吃飯,

師傅問我,

恰不恰辣,

我說,

微辣。

(來源:知乎林小凝)

關于辣度,湖南人心里一點數都沒有。

他們的微辣,相當于廣東人的變態辣。

當你嘗第一筷子就開始痛哭流涕時,他們還jió得奇怪嘞,“微辣而已,至于不咯?”

但別急,強攻不行,可以智取。

圖片 | 長沙吃喝玩樂 -攝

正所謂辣椒誠可貴,米粉價更高。

每個湖南人心里最柔軟的地方,留給了一碗米粉。

為了這碗米粉,他們可以舍棄世間其他美食。

常常有人問,湖南人天天嗦粉,不膩嗎?

此話實屬天真。

你以為湖南米粉很單純嗎?

按城市分,就有長沙米粉、常德米粉、湘西米粉、株洲米粉、郴州米粉、衡陽米粉、永州米粉、邵陽米粉、懷化米粉、婁底米粉……

單挑一個常德米粉來說,碼子(配菜)又可以分為肉絲、炸醬、菌油、鹵汁、蹄花、排骨、鱔魚、牛雜、羊肉片、羊肚片、雞絲、鴨條、三鮮、牛筋……

扁粉柔軟順滑,圓粉Q彈有嚼勁。

一天三頓,湖南人都能吃上一個月不重樣。

連夜熬制的濃湯,香辣鮮美的碼子,配上獨一無二的湖南米粉。

一碗下肚,全身舒暢。

難怪湖南人有云:“早晨嗦碗粉,神仙站不穩。”

填飽肚子,再來幾粒檳榔。

湖南人對檳榔的喜愛超乎想象,發達的腮幫子就是最好的見證。

但礙于影響美觀的國字臉,和口腔癌的潛在威脅,如今年輕一代已經不怎么嚼檳榔了。

他們對養生更感興趣。

在湖南的街頭,轉角不一定能遇到愛,但一定能遇到洗腳城。

是的,湖南人的爽點,長在腳上。

每個夜晚,都有一半的湖南人在給另一半湖南人洗腳。

圖片 | yangmiao26 -攝

這種狂熱不是沒由來的。

在那兒生活過的人都知道,湖南一個月只下兩場雨。

一場下半個月,一場下兩個星期。

那些年錯過的大雨,湖南全都給你補回來。

衣服曬不干是常事,拖把發霉、墻角長蘑菇一點都不稀奇。

這么潮濕的天氣,當然要捏捏腳疏通一哈。

將疲憊的身軀交付給按摩椅,雙腳自然地沉入洗腳桶中。

熱乎的水沒過腳踝,一股溫暖從腳尖傳達到心里。

再搭配師傅力道十足的按摩,任督二脈輕易就被打通。

腳上痛并快樂著,嘴上越策越開心。

這種神仙體驗,實在讓湖南人欲罷不能。

圖片 | 明亮Ares -攝

04

第三步,你得看懂湖南人。

過著佛系生活的他們,容易讓人想起沈從文筆下的《邊城》。

秀麗的山水,淳樸的山民,唱山歌時黃鸝般的美妙……

然而,湖南人畢竟是辣椒養大的,難免急性子、暴脾氣。

一句簡簡單單的“你要哦該咯”(你想怎樣),就能掀起一場風雨。

調子高歸調子高,大多數人心里還是有數的,犯法的事情做不得。

(調子高:脾氣大)

所以,他們一般不打架,雷聲大雨點小。

但真要動起手來,八匹馬都拉不住。

圖片 | oneQ 6 -攝

想跟湖南人打交道,你得聽得懂他們的潛臺詞。

碰到罵罵咧咧地說“你跟我等到”的,一般說明沒啥事,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吧。

碰到說“你再跟老子港一句試哈看”的,撒丫子趕緊跑。

別問為什么,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要么不干,要么干到底,這是湖南人的原則。

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恰得苦,耐得煩,不怕死,霸得蠻」最貼切不過。

你說不可能,他們偏不信邪。

別人不敢啃的硬骨頭,他們能磨碎嚼爛往肚子里生咽下去。

圖片 | RooM -攝

曾國藩就是這樣一個例子。

一介書生,沒摸過幾次兵器,竟敢帶兵出征。

屢戰屢敗,朝廷沒有一個人看好他,最后卻打出來個“無湘不成軍”。

在清兵節節敗退的時候,這一群不怕死的湖南人愣是收復了失守的湘潭。

再往后,湖南人用鮮血書寫了中國的半部近代史。

一個毛主席,就有說不盡的光榮與偉大。

成千上萬的湖南人,更是為了守住家園拼死抵抗。

連侵略者都不得不承認,湖南是他們在侵華戰爭中最難攻克的地方。

這片土地上出過的英雄將士,三天三夜都說不盡。

但湖南人沒有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

圖片 | 愛拍照的張小胖 -攝

新時代的湘軍早已在互聯網的江湖里,打下了半壁江山。

比如,

微信創始人張小龍,湖南邵陽人;

陌陌創始人唐巖,湖南婁底人;

快手創始人宿華,湖南湘西人;

58同城創始人姚勁波,湖南益陽人;

世紀佳緣創始人龔海燕,湖南常德人;

……

哪個程序員見了不得喊一聲大佬?

湖南人的血性和堅毅,在戰爭年代能闖出一片天,在和平年代同樣能造就一番事業。

他們就像野火燒不盡的野草,春風一吹,又是遍地生機。

參考資料:

1、紀錄片《湘當韻味》

2、上流UpFlow:《湖南塑普,全中國最可愛!》

3、陳列共和:《千萬不要和湖南人談生意!!!》

/今日作者/

圖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國館原創,轉載請注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