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冊 / 生活 / 武功的最高境界:忘

0 0

   

武功的最高境界:忘

原創
2020-01-04  趙小冊

    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

    點擊綠標即可收聽

    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趙小冊

    音頻文字部分:

    大家好,我是小冊。莊子是很有名的思想家,他很講究 “忘”,有人說在《莊子》這本書當中,“忘”一共出現了八十多次。

    “忘”這個詞很有趣。我們一般接觸什么東西,都是強調要“記”,可莊子卻講究“忘”。

    金庸的武俠小說中也有類似的橋段,比如在《倚天屠龍記》里,張三豐在教張無忌功夫的時候,就是要到忘的時候,招數才成熟。

    張三豐在教張無忌之后,問張無忌記得多少。張無忌開始是忘了一小半,后來忘記了一大半,再后來就全忘了、忘得干干凈凈。沒想到前輩張三豐卻說,“不壞不壞,忘得真快”,就讓張無忌上場了,結果果然大勝。

    我們看“忘”反而是最高境界。也許心里無招、手里無招,出手渾然天成,才是金庸武俠的最高境界吧。

    關于“忘”的觀點,蔣勛先生在講唐詩的時候也講到過。他說《春江花月夜》這首詩他小時候背的很熟,他還因為這首詩賺了挺多錢,因為他的爸爸說:“你背一句,我給你一塊錢”。所以他就把那首長詩全部背下來了。

    后來他也很喜歡用毛筆寫。所有對于這首詩,他有背誦的經驗、記憶的經驗、手抄的經驗,這都是他童年時的記憶。

    后來蔣勛在青年時代到巴黎去讀書的時候,有一年春天,他忽然抬頭看到前面的一棵樹,花瓣全部在飄落,他一下就呆住了,這時《春江花月夜》里的那句“昨夜閑潭夢落花”就出來了。

    沒錯,“昨夜閑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他看到那棵樹花瓣在飄落時,很清楚自己在巴黎讀書的四年不能回家,連長途電話都很難打,因為那個年代打電話很貴。

    然后這兩句詩時就讓他呆住了, “昨夜閑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這簡直說的就是自己此刻的心情和生命經驗。也就是說,他在青年時代似乎忘掉的那首詩的時候,那首詩卻在他的生命里活過來了。

    所以蔣勛先生說:“我覺得詩是一個遺忘的過程,越忘得干凈,它越容易跑出來跟你對話。

    他說,希望大家可以很認真的讀一首詩,之后一出去就忘掉,把它忘得干干凈凈。有一天你不要盼它,它就會回來,它會變成你生命的一部分,會在某個地方、某個時刻等著你。

    蔣勛先生在談到藝術創作的時候也說:在藝術創作的時候,我們最好把看過的所有東西都忘掉,就是還原到你跟這一個當下的空白的關系,狀態就出來了。

    當然我想在這里解釋一下的是,雖然我們剛才說的是忘,但忘的前提是記,你必須首先記住才有可能忘。

    比如張三豐在教張無忌的時候,張無忌如果沒有記住的過程,也就談不到忘;而蔣勛先生在巴黎讀書的時候看到一樹的落花,就想到“春江花月夜”里的“昨夜閑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也是因為他童年的時候先記住了,然后才有可能在忘的狀態下突然想到。

    也許對于我們每個人來說,可能在某一天、某一個地方,你見到一個場景、或者經過一件事,突然就想起了似乎已經忘了的一句詩,那個時候那句詩,才算真正在你生命里活過來,在你的生命里開出花來。

    話說你有沒有類似的感覺呢。見到某個場景突然想到似乎已經忘了的一句詩、一句話,或者一種感覺。如果有的話,歡迎在留言區留言,也歡迎轉發。最后祝你秋天快樂~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