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冊 / 生活 / 請不要用你的尺子,去衡量別人的人生

0 0

   

請不要用你的尺子,去衡量別人的人生

原創
2020-01-04  趙小冊

    文丨趙小冊  圖丨網絡

     01 

    家鄉是一個最親切、但也最束縛人的地方。

    親切自然不用說,那里有我們的根,有我們的童年、少年,也有我們最親的人。

    但束縛也是有的,尤其是家鄉人的觀念,那觀念就像無形的網一樣,總想把我們網在其中。

    不止一個朋友跟我說過,每次回家的時候,總會被問:掙多少錢,做什么工作,結婚了沒有,生孩子了沒有;然后就會被做一番比較,說長論短。

    每當這個時候,大家就覺得自己就像商店里的商品一樣,被品頭論足、指指點點。

    即使沒有比較的話,也總有人會拋出一句:

    哦,倒是不錯,不過那誰誰誰他三姨家鄰居家的二姥爺的孫子,人家就是做什么工作、掙多少多少錢的,那才叫真的好。

    言下之意,你這個比起來也太一般了。

    你會覺得在他們的觀念里是有一把固有的尺子的,他們會拿著自己心里的這把尺子,去衡量這個人的人生、去衡量那個人的人生。

    當然不是說他們人不好,而是這種觀念已經根深蒂固在腦子里了。在他們看來,這把尺子就是萬能的:

    用這把尺子量下來比較好的人,就覺得一定是生活幸福的人,是有福氣的人;

    用這把尺子量下來不怎么樣的人,就覺得一定是不幸福的人,就像注定沒有任何光彩一樣。

    每次在這樣的場合,我總是覺得很尷尬,尤其是當幾個同輩被放在一起比來比去的時候:

    如果自己是這把尺子量下來最差的一個,那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可如果自己是這把尺子量下來稍好的一個,那看著其他的人在那被忽略、被無視,也挺尷尬的。

     02 

    說到這,忽然想起一個人來。這個人出身世家、富貴繁華,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

    而且特別有才,20來歲、年紀輕輕,文章就震驚海內。其它的像畫畫、音樂、戲劇等等,也是無所不通,是個才驚四座、風流倜儻的翩翩佳公子。

    以大家的眼光來看,這個人的人生的確是大家所欣賞、羨慕的生命狀態。

    可后來這個人卻在盛年拋棄繁華富貴、遁入空門,過起了極其簡樸的清修生活。

    他的所住所行都是極其儉樸的。他穿的那件灰布僧衣也是補了又補,大大小小補了百十來個補丁。

    他隨身用的東西也都是簡樸到連窮苦老百姓都覺得清寒無比的生活。

    如果用世俗的眼光看,這個人做這樣的決定,真是不明智,甚至有的人可能會說“真傻”。

    說到這你也許會好奇,這個人到底是誰?

    沒錯,可能有的朋友已經猜到了,他就是很多人都尊重敬仰的弘一大師,是豐子愷、林語堂、張愛玲、魯迅、周恩來等人都非常欣賞、敬重的人。

    弘一大師也正是在這樣的清修狀態里,找到了自己最圓滿自足的狀態。

    在這樣的狀態里,他寫出了“華枝春滿,天心月圓”的偈語,也寫出了“悲欣交集”的生命感悟。

    弘一大師從富貴繁華到清修苦行,這在很多世人眼里都認為是不智的決定,但這卻帶給了他最寧靜、最安然、也最圓滿自足的狀態。

     03 

    與之相反,《紅樓夢》里有一個人,在世人的眼光中、在賈府眾人的眼光中,都是最成功、最有福氣、最貴不可言的。

    這個人就是賈寶玉的姐姐、賈政和王夫人的長女賈元春。

    賈府上上下下都認為元春是最優秀、最有福氣的,每次提起元春來,都是滿口的稱贊和自豪。

    我想即使放到現在,如果用世俗的這把尺子量一量,元春也是大家口中極其欣賞和艷羨的人吧。

    可是賈元春在宮里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呢?用她自己的話說,那是個“終無意趣”、“不得見人的去處”。

    也許這么說有些抽象,如果舉個例子的話,《甄嬛傳》的故事倒是有些像元春在宮里的某種寫照,只不過元春是沒有走到最后的甄嬛。

    元春所處的后宮,既有妃子之間的不同利益,也有前朝不同政治勢力之間的交雜。

    比如賈府和北靜王府、南安王府走的很近,他們是一派的,他們這一派和忠順王府就是敵對的兩種勢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在這所謂繁華的背后,元春的心里是有著無邊的寂寞和高處不勝寒的。

    她只是一介小小的女子,但身上卻系著家族的命運,又攪在這幾派的政治勢力當中,想想那生活也是步步驚心、如履薄冰的。

    也許從她進宮那一刻起,本來屬于她的無憂無慮、歡笑明媚的青春就已經消失了。

    元春為了不讓弟弟妹妹們的青春也有這樣的遺憾,就讓他們搬進了大觀園,人為的給他們提供了一個美好的青春王國,這也是彌補自己過早失去青春的遺憾吧。

    元春在世人眼里是個極其成功的人,但心里卻有著很多的寂寞和不得已。

     04 

    就像剛才說的,人們都認為身處繁華的弘一大師突然出家不可理解,但那確實他最想要的狀態;

    人們都認為賈元春是最有福氣的貴妃,可她卻過得并不快樂。

    我們每個人的人生也是這樣,真的不是簡簡單單的一把尺子就能衡量的。的確,這個世界上哪有什么一刀切的標準呢。

    說起來人就跟自然界的植物一樣:自然界的植物各不相同,每一種都有它自己的狀態;而生活中的人也是各不相同的,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獨特的生命狀態。

    有的人就像春天的百花一樣,絢爛奪目;

    有的人卻像紫薇一樣,春天只是光禿禿的枝干,只有到了夏天才會燦爛的綻放;

    而有的人就像桂花一樣,春天普普通通、夏天普普通通,只有到了秋天才會桂香滿城;

    當然還有的人像梅花,春天沒動靜、夏天沒動靜、秋天沒動靜,只有到了冬天最冷的時候,才會寒枝綻放、一枝獨秀;

    當然也有的人就像香樟一樣,不管花事怎么流轉,它卻一整年都是長長久久的綠色,四季常青……

    大自然中的萬物都是各有各的季節,各有各的美;人也一樣,也都有屬于自己的獨特的質感和方向。

    說到底,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在這個世界上,也從來沒有一把尺子能衡量盡所有的人生。

    還是那句話,請不要用自己的尺子,去隨便衡量、打擾別人的人生……

    - End -

    點擊藍字可閱讀其它文章 ↓↓

    那年我們18歲

    看人、識人,也是一種智慧

    趙小冊,生于河北,客居江南,

    做過電臺主持,做過英文老師,

    做過公司翻譯,

    其實最想做的,還是自己。

    天南海北,不管身在何處,

    始終相信:“此心安處,便是吾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