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歷史風云 / 1949,炮轟“紫石英”

0 0

   

1949,炮轟“紫石英”

2020-01-06  八面楚風

    1

    1949年4月20日,上午9點30分,揚州“三江營”附近水域。

    “三江營”,因位于揚子江(長江從南京以下至入海口的下游河段的舊稱)、小夾江和太平江這三江匯入長江口處而聞名,歷來為江防重地。

    如今的“三江營”是“南水北調”東線工程的源頭,被江蘇省建設成了國家級濕地公園

    此時的“三江營”沿岸,戰云密布。

    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第二野戰軍和第三野戰軍共計120萬人,在長江北岸嚴陣以待,準備發起“渡江戰役”。

    大家在等的,是國民黨方面的最后答復。

    1949年4月1日,中國共產黨代表團和中華民國政府代表團在北平展開談判,經過雙方激烈的爭辯和博弈,4月13日至15日,雙方代表團終于擬定了《國內和平協定(最后修正案)》,而4月20日,是共產黨方面給國民黨的最后簽字期限。

    盡管國民黨尚未給出最終答復,但外界判斷和預測,國民黨拒絕簽字的可能性非常大。

    所以,4月20日是一個非常敏感的日子。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長江沿岸的空氣中都彌漫著火藥的味道,一觸即發。

    而就在此時,“三江口”的江面上,忽然出現了一艘軍艦。

    “是不是美國人的軍艦?”

    長江北岸的解放軍陣地上,有人發出這樣的疑問。

    對于援助蔣介石的美國人可能會干涉“渡江戰役”,當時的中共中央軍委是有思想準備的。

    在“渡江戰役”之前,美國在南京下關江面停泊著一艘驅逐艦,在上海的黃浦江上有一艘巡洋艦,兩艘驅逐艦和若干配合艦只。

    不過,就在“渡江戰役”準備發動之前,解放軍總前委發布公告稱,禁止一切無關人員進入解放軍渡江時的交戰區域。

    公告一出,美國人就從南京撤走了軍艦。

    那么,如今在“三江營”江面上出現的那艘大搖大擺的軍艦,會是美國人的嗎?在這樣一個敏感的時間,他們為什么要進入明顯的軍事戒嚴區?

    很快,沿岸的解放軍部隊發現:

    那不是美國的軍艦,是一艘英國軍艦。

    2

    這艘英國軍艦,是英國皇家海軍的“紫石英”號護衛艦(HMS Amethyst)。

    “紫石英”號在這樣一個敏感時刻闖入長江水域,可以說有點“陰差陽錯”,但也可以說是“有意為之”。

    1948年末,鑒于對中國人民解放軍很快會打到長江流域的判斷,在這塊區域已經營多年的英國向國民黨政府提出要求:英國皇家海軍需要在長江南京段到上海段的航行權,用以派遣軍艦保護英國在中國的財產和公民安全。

    向一個主權國家要求出讓內河通行權,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看來都是一種恥辱,但英國方面認為并無過分之處:1858年簽訂的《天津條約》早已規定:外國軍艦和商船可以在中國的長江上通行無阻。

    雖然在1943年的《中英新約》中,國民政府已經廢除了英國在中國內河通航的權利,但到了1948年末,已經在“遼沈戰役”中敗局已定的國民黨政府,迫切需要一切來自外部的支援——哪怕只是放幾艘軍艦做個樣子。

    所以,國民黨政府立刻批準了英國政府的這個請求,只是要求英國軍艦每次進入長江之前必須將細節通報。

    在這樣的背景下,1949年3月22日,英國驅逐艦“伴侶”號開到了南京進行“駐防”。按照計劃,一個月后,澳大利亞的護衛艦“漁港”號將來接班“站崗”。

    但是,“漁港”號換崗的時間,恰恰是在國民黨要對共產黨提出的《國內和平協定(最后修正案)》做出最后答復的敏感時間段內。出于對國民黨的了解,時任英國駐南京大使的史蒂文森做出判斷:國民黨很有可能是拒絕簽字的。

    如果和談破裂,就只有一個結局:打。

    那么,在這樣的敏感時刻,一艘英國軍艦如果出現在共產黨軍隊要大舉渡江的攻擊線路上,不是自尋死路嗎?

    所以,史蒂文森連發兩封電報,要求當時的英國遠東艦隊副總司令梅登,暫時不要派任何軍艦去替換“伙伴”號,以免引起任何不必要的麻煩。

    但是,梅登做出的回應,只是將本來應該去換崗的澳大利亞護衛艦“漁港”號換成了英國自己的軍艦。

    這艘軍艦,就是當時停泊在香港的英國護衛艦“紫石英”號。

    英國“紫石英”號護衛艦,排水量1475噸,航速20節,配備102毫米口徑雙聯炮

    4月19日,“紫石英”號抵達上海。

    就在“紫石英”號抵達上海前后,史蒂文森和英國駐南京大使館海軍武官魏倫還先后各發出一份電報,意思基本相同:

    國共和談很有可能破裂,中共將毫不猶豫立刻發動“渡江作戰”。

    但這些都沒引起英國遠東艦隊副總司令梅登的重視,在他的命令下,“紫石英”號按照原定計劃,大搖大擺地向南京進發。

    在梅登看來,“紫石英”號的航行是經過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同意的。

    更重要的是,他認為共產黨的軍隊,是不敢向英國軍艦開炮的。

    但他可能忘記了一點:

    1947年2月1日,中共中央發表了一份《中共中央關于不承認蔣政府一切賣國協定的聲明》,明確表示自1946年1月10日以后,所有由國民黨政府單獨簽署的條約和協議——

    “本黨現在和將來均不承認,并絕不負擔任何義務。”

    3

    1949年4月20日上午,9點。

    “紫石英”號出現在了揚州東南方向的江面上。

    那塊區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的預定渡江區域。

    關于是誰先發現的“紫石英”號,有多種說法——在解放軍沿江的陣地上,多個地點同時觀測到一艘軍艦出現,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按照三野炮三團政委康矛召后來遞交的報告,是位于“三江營”陣地的炮三團七連視察所先發現的,時間是4月20日上午9點30分左右。

    此時,解放軍陣地上的大炮響了。

    根據后來英國方面提供的“紫石英”號船員的回憶,第一輪由解放軍陣地上射來的炮彈,不是太近掉到了水里,就是越過軍艦掉進了遠處的江面。

    很顯然,這是解放軍在鳴炮警告。

    此時,“紫石英”號艦長斯金勒做出了一個后來應該讓他后悔的決定:

    將所有艦炮瞄準解放軍的長江北岸陣地。

    按照通行做法,如果你沒有武裝沖突的意圖,應該將炮口歸零,即上揚45度。

    與此同時,斯金勒下令“紫石英”號全速前進,試圖沖出這塊危險區域——按通行做法,應該立即停船表示自己沒有敵意。

    很快,解放軍陣地上的大炮再次響起。

    這一次,不再是警告了。

    三野的炮三團和炮六團,都留下了開炮記錄。

    在記錄中,三野八縱(二十六軍)炮團六連的炮兵連長趙盛齋的回憶記錄得比較詳細:

    “當英艦已進入我連有效射程(4000米左右)之內時,我馬上命令測量員測定目標的方位、距離和航速,命令全連各就各位,準備戰斗。但這時尚未接到團部的指令,戰機稍縱即逝。我立即命令全連注意口令:

    '榴彈瞬發信管距離3000米,方向250度,一號炮試炮!’

    隨著我的命令,第一發炮彈呼嘯著飛落在英艦的甲板上。英艦上的水兵立即亂作一團,有的爬上炮位,轉動炮筒尋找目標,有的在甲板上亂跑亂竄。隨即我又命令:

    '原方向遞減50米,全速齊射!’

    三發炮彈又同時向英艦飛去,其中一顆炮彈擊中了駕駛艙。”

    短短幾分鐘內,“紫石英”號連中30多發炮彈,滿目瘡痍。雖然艦上的102毫米艦炮也開炮還擊,但收效甚微。

    沒多久,“紫石英”號開始方向失控,向國民黨軍隊占據的南岸掙扎漂移,最終擱淺。

    這輪炮戰后,“紫石英”號上陣亡19名英國官兵,傷27人,其中艦長斯金勒少校和副艦長均重傷(前者在幾天后傷重而亡)。

    解放軍炮兵陣地上僅6人受傷。

    擱淺后,“紫石英”號掛起了一面白旗。

    彈痕累累的“紫石英”號

    4

    4月20日下午,1點30分,“三江營”附近江面。

    就在第一輪炮戰過去之后4個小時,江面上又出現了一艘英國軍艦。

    這艘軍艦,就是“紫石英”號原本去準備換崗的“伴侶”號驅逐艦。在接到“紫石英”號的求援電報后,“伴侶”號迅速從南京出發,準備營救自己的友軍。

    等待它的,是駐防在“三江營”附近的三野炮三團三營七連的野戰炮。

    不過,與護衛艦“紫石英”號相比,“伴侶”號是驅逐艦,配備6門114毫米口徑的艦炮,火力上比七連的75毫米口徑野戰炮要厲害很多。

    “伴侶”號驅逐艦,1946年建成,排水量2530噸,主炮為4座單管114毫米炮,艦員180名。

    在這一輪炮火交鋒中,七連吃了虧,被摧毀了2門野戰炮,傷亡10余人。

    在優勢火力的壓制下,“伴侶”號準備用纜繩牽拉擱淺的“紫石英”號。

    此時,炮三團一連的105毫米口徑榴彈炮拉上來了。

    榴彈炮的威力非野戰炮能比,一陣炮戰之后,“伴侶”號的兩個炮塔被摧毀,艦橋也被擊中。

    失去戰斗能力的“伴侶”號丟下“紫石英”號,將航速開到29節,迅速逃離——據說這個航速創造了長江上艦船航行的最高速度紀錄。

    第二輪炮戰,解放軍傷亡40余人,“伴侶”號10人死亡,12人受傷。

    “紫石英”號依舊孤零零地擱淺在那里。

    而圍繞它的炮戰,也沒有結束。

    4月20日晚,國民黨方面果然不出所料,拒絕在“和平協定”上簽字。4月21日,“渡江戰役”全面發動,百萬人民解放軍開始在長江各段發動總攻,強渡長江。

    而就在這個時候,英國人還在想著怎么“撈”回擱淺的“紫石英”號。

    4月21日,英國遠東艦隊的旗艦、重型巡洋艦“倫敦”號帶著“黑天鵝”號護衛艦出現在了江蘇泰興縣附近的江面——還是試圖救出”紫石英“號。

    而負責那塊江面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23軍,他們已經發動“渡江戰役”了。

    “倫敦”號重巡洋艦,排水量達到1萬噸,主炮口徑204毫米

    但此時的雙方,經過前面兩輪炮戰,都開始比較謹慎了。

    由于英國海軍的旗語人民解放軍無法看懂,于是就在岸上燃起了三堆大火——之前對于國民黨來投誠的軍艦,就是采用這個方式,代表不會開火。

    而“倫敦”號發現無法傳遞“和平”信號,索性讓官兵在甲板上跳起了爵士舞,希望用這種方式告訴解放軍:我們也不想打。

    負責駐防當段江面的10兵團司令葉飛和23軍軍長陶勇決定發射三發黃色信號彈表示最后警告。在看到信號彈后,信心不足的“倫敦”號和“黑天鵝”號開始拔錨起航。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意外發生了:

    可能是由于“倫敦”號的鐵錨起錨時碰到了船體,發出了一聲巨大的聲響。

    當時炮兵6團1營3連的2炮長梁學成本來就已嚴陣以待,一聽到巨響,以為英艦已經開炮,隨即也下令開炮——梁學成后來得到個綽號叫“梁前委”,因為對英艦開炮必須得到解放軍總前委的命令。

    一看解放軍開炮,剛才還在甲板上跳爵士舞的“倫敦”號官兵立刻奔赴炮位,開炮還擊。

    雙方再度陷入炮戰。

    比起先前的護衛艦和驅逐艦,“倫敦”號重巡洋艦配備的主炮口徑達到204毫米,火力非常兇猛。雖然英國人沒有發現解放軍隱蔽的炮兵陣地,但一陣亂射之后,卻擊中了江堤背后已經集結準備渡江的23軍202團陣地。

    當時的202團團部正好在一個小村子里開會制訂渡江計劃,一發炮彈打來,正中團指揮所,202團團長鄧若波、參謀長王保哲當場陣亡,村中的百姓也多有傷亡。

    不過,在炮六團的榴彈炮的輪番轟擊中,“倫敦”號和“黑天鵝”號也遭受重創,“倫敦”號艦長卡扎勒重傷,英國人陣亡15人,受傷20人。沒多久,“倫敦”號放棄了營救“紫石英”號的計劃,帶著“黑天鵝”號再次離開。

    “倫敦”號同樣彈痕累累

    不過,這輪炮戰,解放軍因為集結陣地被炮火轟中,共傷亡252人。

    三輪炮戰之后,英國人清楚地認識到了一個事實:

    憑武力解救“紫石英”號,是不可能了。

    接下來,就只能靠談判了。

    5

    “紫石英”號引發的一系列事件,對于中英雙方而言,都是有些震驚的。

    英國方面,時任首相的艾德禮表示憤憤不平,理由是“紫石英”號的航行得到了國民黨政府的認可,而前任首相丘吉爾再次展現了他好斗的本色,在下院發言時要求英國派航空母艦到遠東實行“武力報復”。

    但也有持不同意見的觀點。4月21日出版的倫敦自由黨《新時報》就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什么“紫石英”號偏偏要在這個時間段在長江上航行呢?也有議員認為:如果有一艘親納粹的軍艦在諾曼底登陸的那一天駛入英吉利海峽,我們難道不也是把它打得粉碎嗎?

    中國方面,4月22日新華社發表了毛澤東親自起草的社論《抗議英艦暴行》,4月24日《人民日報》發表了專文,都指出英艦進入中國內河是“挑釁行為”。

    4月30日,針對艾德禮的“得到認可”說和丘吉爾的“航母報復”說,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發言人、中央作戰部部長李濤將軍發表公開聲明:

    “英國人跑進中國境內做出這樣大的犯罪行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有理由要求英國政府承認錯誤,并執行道歉和賠償。”

    針對這一聲明,英國駐南京大使史蒂文森立刻發表聲明:

    英國政府將不會再向解放軍控制的區域派遣任何軍艦,并將立刻撤離停泊在上海的軍艦。

    雖然英方表明了一定的緩和態度,但雙方接下來從5月24開始的多達11次的談判卻艱難異常——在雙方沒有建立外交關系的前提下,各自訴求都無法得到滿足。

    中方代表、炮兵3團政委康矛召堅持的中方立場是:英方必須就闖入解放區防區的行為認錯并賠償損失。

    而接任“紫石英”號軍艦艦長職位的英國駐南京大使館武官克仁斯少校(John S.Kerans)堅持的英方意見是:“紫石英”號可以服從解放軍要求,放棄移動,但英方沒有過錯,所以不認錯,不道歉,不賠償。

    雙方的激烈交鋒甚至細到每一個措辭上:

    英方形容這次行為是“過失”(Fault),但中方堅持要用“罪行”(Guilt);中方要求使用“侵入”(Invade),但英方拒絕,最多同意使用“貿然”(Indiscreetly)或“不謹慎地”(Inprudently),但中方認為只有副詞沒有動詞,所以拒絕。

    這場“拉鋸式”談判一談就是2個多月。在這個過程中,中國人民解放軍百萬軍隊已經渡過長江,南京、上海等大城市也已陸續解放,各種事情千頭萬緒,“紫石英”號軍艦的處理并不在中共工作的重點序列。

    在談判桌上雖然雙方互不讓步,但在談判桌外,圍繞那艘依舊孤零零擱淺的“紫石英”號,雙方倒也沒之前那樣劍拔弩張了:

    中方為“紫石英”號上的伙食和生活用品補給、傷兵的救治提供了各種便利,甚至同意“紫石英”號補充了燃油,這也顯示出中方無意長期扣留“紫石英”號的態度,畢竟中方也判斷出:英艦并非是有意闖入阻撓“渡江戰役”的。

    根據后面解密的材料,毛澤東出于解放戰爭的大局和之后的中英關系角度考慮,其實一度有過“睜一眼閉一眼”讓“紫石英”號自己溜走的想法,中央軍委對長江前線指揮部也有過“如'紫石英’號逃走,不做攔截”的指示。

    但進入7月份后,長江口的英國軍艦活動日益頻繁。中共中央對態度又恢復強硬:絕不能因為你的武力威脅而屈服,或者不打招呼擅自溜走。

    隨后,中央軍委下達命令:之前“不做攔截”的命令作廢。

    然而,意外還是發生了:

    “紫石英”號真的逃跑了。

    6

    1949年7月30日,晚9點。

    由于一場臺風剛過,江水大漲。

    已經修復損傷,下錨停泊的“紫石英”號,一直在等這個機會。

    當晚9點,正當一艘從鎮江方向開往上海的“江陵解放”號客輪駛來的時候,“紫石英”號的代理艦長克仁斯立刻下令全艦燈火管制,砍斷錨鏈(起錨會發出巨大聲響),迅速跟上“江陵解放”號,向長江下游駛去。

    當晚沒有月光,長江上也沒有照明設備,但“紫石英”號一移動,還是立刻被北岸的解放軍哨位發現,位于鎮江東南大港附近的解放軍炮兵接到命令,立刻開炮。

    遭到炮擊的“紫石英”號,此時做出了一個并不光彩的舉動——它加速開到了“江陵解放”號客輪的南側,與客輪保持同速前進。

    這也就意味著,“紫石英”號把“江陵解放”號當作了“人質”,擋住解放軍的炮火。

    而此時的“江陵解放”號船長也做出了一個錯誤的選擇:它沒有立刻向岸邊的解放軍表明身份,或停止前進,反而關閉了燈光,試圖進行躲避。

    由于解放軍當時并沒有夜間照明設備,無法辨識具體船只,“江陵解放”號被炮火擊中,開始下沉。

    在這樣的情況下,北岸的解放軍炮兵陣地停止了炮擊,開始救人,而“紫石英”號趁亂闖過了這片江面。

    事后,開炮的解放軍陣地向上匯報,稱“江陵解放”號是被“紫石英”號撞沉的,三野就據此上報中共中央軍委。但后來根據“江陵解放”號上被救起的乘客調查,發現客輪是被解放軍炮火誤傷擊沉的。但新華社已于8月1日宣布是“紫石英”號撞沉了“江陵解放”號。為此,周恩來嚴肅批評了三野。

    晚上10點,“紫石英”號到達江陰要塞附近,它隨即關閉了輪機,靜悄悄地順流而下。江陰要塞當時剛剛宣布起義,再加上駐防官兵也缺乏必要照明設備,當發現“紫石英”號并開炮時,已經為時已晚。

    晚上12點,駐防在長江南岸上海的三野特種兵縱隊炮兵部隊接到攔截命令,嚴陣以待,但直到天亮都沒在崇明島以南的主航道發現“紫石英”號的蹤跡——這艘軍艦在撞翻撞沉多艘民船后,于凌晨由崇明島北側副航道駛出了長江口,與接應的英國皇家海軍“和諧”號驅逐艦會合,逃出生天。

    “紫石英”號逃跑后,一切關于它的談判也就此中止。

    7

    “紫石英”號事件之后,國際輿論都猜測:英國和中共將會陷入長期冷戰。

    但讓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多數西方國家大跌眼鏡的是,在“紫石英”號事件結束后不到半年,意外就發生了:

    1950年1月6日,英國宣布率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西方國家中第一個帶頭表態的國家。

    雖然英國和中國正式建交要推遲到1971年,率先承認中國的背后也有香港問題、在華資產等多種原因,但是英國人在“炮打紫石英”號之后僅半年就做出這樣一個姿態,還是出乎不少人意料的。

    關于英國人為何要做出這個決策,當時國內外也有很多猜測和觀點,有的也和“紫石英”號掛上了鉤——中共方面在這件事上態度強硬,但又并非不可通融,讓英國人感到“硬來”實在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但無論如何,拋開“承認”這件事不說,“紫石英”號事件確實是向當時的國際社會傳遞了一個明確信號:

    外國軍艦憑借大炮在中國內河航道上游弋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饅頭說

    70年過去了,再回過頭來看看“紫石英”號事件,還是頗值得玩味。

    在這件事情上,別看英方一開始態度很強硬,但其實后期也保持了克制。按照原本大英帝國的脾氣,本國四艘軍艦被重創,已經是可以“宣戰”的理由了,再怎么樣也要把這個面子給掙回來。但是,英國從頭到尾連“抗議”也沒有提過一次。

    中方在最初的強硬后,其實也保持了冷靜。不僅提供生活用品和傷員救助,還允許“紫石英”號補給燃油——這其實就是允許它開走的一種暗示。在發揚人道主義精神的同時,也留下了一個可回旋的余地。據外交部解密檔案,當時“紫石英”號上一名叫班納斯特的受傷水兵,還曾給解放軍方面寫過一封感謝信。

    不過,在整個事件過程中,雙方其實也都有值得總結和吸取教訓的地方。

    對英國人來說,盡管他們認為已經獲得國民黨政府的許可(當時國民黨政府確實是可以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但在如此敏感的時刻闖入如此敏感的區域,尤其是一個國家的內河航道,無論如何,他們無疑還是理虧的一方,而且自我感覺還是太好了。

    而對于解放軍方面來說,在主權問題上毫不讓步,在一些細節方面也做到不卑不亢,還反過來讓西方感受了下他們信奉的“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內”,這些都是值得稱道的。不過有些環節還是值得吸取教訓,比如和“倫敦”號那場造成最大傷亡的炮戰其實是有可能避免的,以及當初解放軍曾派一個班登上“紫石英”號監視,但因為出于人道主義考慮,并沒有將英國人俘虜并集中看管,連電臺等通訊工具都沒有接管,最終“紫石英”號那晚是將那個班的戰士全都繳械后逃跑的。

    最后來說下那艘“紫石英”號的最終命運吧。

    按照英國人的宣傳,“紫石英”號最終逃出生天,是一場堪比“敦刻爾克大撤退”的奇跡,所以艦上的官兵都受到了表彰。為了紀念這一“天佑我王”的光榮事件,英國在1956年特地為此拍攝一部電影,叫《揚子江事件》。

    在那部電影中,“紫石英”號本色出演,成為了道具艦。結果在拍攝爆炸場面時因為炸藥安置過多,“紫石英”號在爆炸中整個艦體嚴重受損。

    這艘當初被認為是“好運”象征的軍艦,最終在1957年被英國人自己拆分解體。

    本文主要參考來源

    1、《炮擊英艦“紫石英”號回憶》(趙成齋口述,臧護德,沈洪玲,羅光洲整理)

    2、《追溯紫石英號軍艦炮擊事件》(上海“紀實”頻道《往事》,愛奇藝)

    3、《揭秘中英長江炮戰 百萬雄師跨江前的一場惡戰》(人民網,2015年7月20日)

    4、《炮擊“紫石英”》(艾米尼,《北京日報》,2019年8月13日)

    5、《“紫石英”號事件中的外交談判》(吳化、張素林,《中共黨史研究》,2009年03期)

    6、《“紫石英”號事件中誰先開炮》(白杰,《航海》,1995年06期)

    7、《“紫石英”號事件前后》(宋鳳英,《南方周末》,2004年1月8日)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