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扭 / 夫妻 / 杜江談妻子上熱搜:富養妻子,才是一個家...

0 0

   

杜江談妻子上熱搜:富養妻子,才是一個家最好的風水

2020-01-06  黑扭

    作者:主創團·張書愿

    有一位頗有生活閱歷的長輩曾經告訴我:

    看一個家庭的幸福指數,不要看他家有沒有錢,有沒有房,有沒有權,孩子成績好不好,丈夫工作拼不拼,只要看一點,那就是這家的女主人過得開心不開心,滋潤不滋潤。

    初聽這句話,覺得未免過于武斷。

    然而隨著年齡漸長,見過的家庭越來越多,發現長輩的話正確到無一例外。

    我身邊就有兩個鮮明的例子。

    一個是我表姐。

    她已經四十歲了,可每次見面,都覺得她還是二十幾歲的小姑娘。

    他們一家三口出現的時候,仿佛自帶高光,一下子就能吸引住大家的注意力,引來羨慕的、贊嘆的、渴望的眼光。

    表姐比表姐夫小10歲,從結婚那天起,表姐夫就對她百依百順,當女兒似的寵著。

    所有親戚都知道,表姐夫多年來對表姐從未有一句重話,而且一直保持著一個習慣,那就是每天回到家,都會為表姐準備好時令水果,切成小塊端到她面前。

    如今,他們的兒子已經十六歲了,雖然成績不算出色,但是性格開朗幽默,跟媽媽站在一起能像姐弟一樣嬉鬧,跟爸爸相處也能無拘無束,毫無芥蒂。

    每次從表姐甜得流蜜的笑容里,我都能看到她們家幸福、敞亮的模樣。

    而我小姨過的卻是另一種生活。

    她家很有錢,小姨夫是做工程的,整個鎮上有頭有臉的人都知道他。

    然而作為親戚,我們對他卻很陌生,因為他幾乎不會參加小姨娘家人這邊的聚會。

    即便小姨不怎么說,我們冷眼瞧著,也知道表姨夫是個極度大男子主義的人。

    他進家門不脫鞋,因為嫌麻煩。所以小姨就得一天拖兩次地,就是這樣,也依然沒法保持干凈;

    他過年過節請客不讓去酒店,因為覺得不如在家好吃實惠,因此小姨從沒有能夠好好地過個節,總是在廚房忙得團團轉;

    他們家住的大別墅,老小十口人,卻不讓請保姆,因為不愿意看到外人在家里轉悠。所以,小姨就是他家的免費保姆。

    ……

    小姨的兒子,也就是我表哥,大概是耳濡目染了親爹的做派,在家里對老婆也是指手畫腳,天天鬧得雞犬不寧。

    想到小姨家的情況,我總是會感慨:一個家,再有錢,可如果女主人沒有被富養,這個家大概也是亂七八糟的。

    富養孩子,不如富養妻子

    心理學研究結果顯示:一個家庭的核心是夫妻關系,其次才是親子關系

    夫妻關系是家庭的根本,只有根基穩固,才能枝葉繁茂。

    而不管從傳統觀念還是從現代心理、生理學角度來看,妻子都是家庭的核心。

    她負責生兒育女,連接家庭血脈,維系家族關系,傳承家庭文化,對家庭氛圍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一個家里的女人臉上總掛著笑容,那么這家人的日子便不會差。

    富養妻子,就是一個男人為家庭所做的最大貢獻。

    很多人看《我家那閨女》時,被焦俊艷圈粉:她樂觀自信、獨立理性、邏輯清楚……

    而當看到焦俊艷的父母時,我突然明白:有這樣恩愛的夫妻,才有這樣優秀的孩子。

    焦俊艷買了個葛根餅,還沒開吃,焦爸爸搶過來掰了一塊喂給焦媽媽

    下車時,焦媽媽喊了一聲:“老頭幫個忙。”焦爸爸放下手里的東西,彎下腰就幫焦媽媽把鞋帶系好了。

    心理學家武志紅說:孩子樂于看到父母相愛,而不是在孩子這里爭奪愛。如果父母相愛,孩子就會安心地去做一個快樂的孩子。

    因此,富養妻子,就是富養孩子。

    富養,是一份懂得

    現代女性,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錢可以自己掙,飯可以自己做,燈泡電腦可以自己修,孩子生了還可以自己養。

    她們似乎無所不能,可因此感到幸福者寥寥。

    因為缺少了一份懂得。

    為了家庭,妻子們能夠付出,也愿意付出。

    但是,她們害怕所做的一切被視而不見,無人能懂。

    所以,對妻子的富養,首先是一份懂得。

    哪怕是一個眼神、一句關心、一個擁抱。

    這一份懂得,足以把所有辛苦付出變成值得。

    在《妻子的浪漫旅行》中,霍思燕談到自己生嗯哼時,差點兒大出血死掉。

    坐在一旁的杜江濕著眼睛地說:

    大家都說她是小公主,愛買衣服愛花錢,嬌滴滴愛撒嬌。但其實,她是一個內心特別強大的,有力量的女人。

    原來,杜江實力寵妻的背后,是一份深深的懂得。

    不把妻子生孩子、做家務,認為理所應當,而是能深深體會其中的恩情和不易。

    這樣的丈夫,哪怕再平凡普通,也勝過億萬富翁。

    富養,是付出時間

    幾年前有個新聞很火:

    嫁給臺灣富商的日本女星佐藤麻衣,

    老公每月給她11萬人民幣生活費,人卻已經很久沒回家了,疑似婚姻觸礁。

    當時,網上都沸騰了,很多網友玩笑說:“誰給我個這樣的老公,不用伺候還能白拿生活費!”

    玩笑歸玩笑,若真有個顧家的好老公,那是打死也不會換的。

    錢是好東西,可是人不在,再多的錢又有什么意義呢?

    丈夫對妻子最高級的富養,并不是給予金錢,而是付出時間。

    有一本很打動我的書,叫《平如美棠:我倆的故事》。

    這是饒平如悼念妻子毛美棠的作品集。

    從第一次見面到最后分別的點點滴滴,讀來令人十分動容。

    印象最深的是,當美棠得了尿毒癥后,平如在家中自制了家庭腹膜透析設備。

    每次透析前,都需要做好嚴苛的殺菌工作:房間打掃干凈,連天花板都要擦干凈,再噴福爾馬林,用紫外線燈照半小時。

    每天四次,四年之久,平如竟從來沒有出過一次錯!

    如此繁瑣的工作,只為妻子能夠安穩地在家治療,饒平如從無怨言。

    2008年,美棠走的時候,平如甚至遺憾:原本以為自己還可以堅持十幾年,沒想到……

    《我倆的故事:平如美棠》

    作家馬德曾說:“真正推動愛情的,不是濃烈的愛,而是瑣碎的光陰。”

    而一個丈夫對妻子的富養,正是付出他那些瑣碎又寶貴的光陰。

    富養,是一份擔當

    都2020年了,依然有很多男人認為:我負責賺錢,你負責理家。

    聽起來很man,其實是不折不扣的大男子主義。

    事實是,很多時候,男人們打著賺錢的名號在單位頤養天年,扯著應酬的幌子在外面呼朋喚友。

    在外頭玩累了,回家以“我都是為了這個家”為名,堂而皇之的裝老爺,讓妻子端茶倒水的伺候。

    卻從沒想過,妻子也要工作,回來還得帶娃、干家務。

    看過一條新聞,一位安徽的孟先生向記者求助:妻子離家出走一個多月了,希望她能趕緊回家。 

    說起妻子離家出走的原因,孟先生有幾分懊悔:孩子今年2歲,總是深夜哭鬧,所以妻子不得不起來陪孩子玩。但動靜一大吵到了他休息,于是他吼了妻子幾句……

    在無數個萬籟俱寂的深夜,有無數個陪娃、奶娃的媽媽。

    可是,又有幾個可以并肩作戰的爸爸?

    很多女人當了媽,脾氣就變差了,漸漸地,整個家里也滿是火藥味。

    說到底是為生活所迫,卻沒有人分擔。

    電視劇《晝顏》說過:“很多丈夫只會把妻子當成冰箱一樣對待,覺得只要打開門,就隨時有食物能吃。明明壞了很不方便,卻從來不去保養。”

    有個很受女性歡迎的綜藝節目,叫《做家務的男人》。

    因為這里有女人們想象中幸福家庭的模樣。

    袁弘會在妻子張歆藝和孩子還在睡夢中時,就早早起床,做好早餐。

    然后把妻子叫起床吃早餐,自己照顧孩子。

    看妻子沒睡好,又幫她做按摩。

    ……

    張歆藝只要自己吃好、把孩子奶好就行,其余的包給袁弘。

    很多男人總是認為,自己對家庭的擔當,僅僅是掙一份薪水。

    而現在的女人也能掙錢養家,她們希望的是:當自己回到家,面對一堆家務和孩子的吃喝拉撒及學業的時候,自己不是一個人在孤軍作戰。

    她們希望,能有一個人在身邊,喊他就能應。

    她們想要一種踏實的感覺,就像《無問西東》中章子怡對黃曉明說:

    “你就是那個幫我兜底的人,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富養妻子,說到底就是讓她覺得有依靠、有盼頭。

    讓她覺得,生活雖然辛苦,但是心里卻是甜的。

    能夠富養妻子的丈夫,是善良的,更是幸運的。

    因為,正如英語諺語所說:“happy wife, happy life. ”

    妻子快樂了,生活也就幸福了。

    新東方家庭教育(ID:xdfjtjy),傳遞專業家庭教育理念,提供海內外家庭教育資訊,分享可吸收、可操作的方法和建議。讓持續的學習成為家庭的習慣。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來自: 黑扭 > 《夫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