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藝術空間 / 鏡頭里的1979:40年前的中國舊照,每一張...

0 0

   

鏡頭里的1979:40年前的中國舊照,每一張都珍貴

原創
2020-01-07  物道

    物道君語:

    最近看到一組照片,仿佛看見了祖母珍藏的老相冊。

    人們穿著制服在工作,中學老師留著長發在講詩歌,小孩子們坐得齊整整,面對鏡頭,沒有擺拍,沒有美顏濾鏡,他們的眼神干凈。

    這組照片拍攝于1979年。

    1979年,數數已經過去40年了。

    時間真的太快了,我們已經步入2020年代了,

    不知道那時候的你,出生了嗎?

    那時的你,在做什么呢?

    這組照片的攝影師是一個女攝影師,名為伊芙·阿諾德,在她的攝影作品里一起回看40年前的中國吧。

    謝謝有人記錄下那時的中國,有些場景,可能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了!

    伊芙·阿諾德,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攝影社——瑪格南圖片社的第一位女攝影師。

    但她第一次拿起相機時,已經34歲了。天賦從不泯滅,無論你何時開始。

    她給瑪麗蓮夢露拍過肖像照,并因此成名。別人只是拍出夢露的性感,只有她看見夢露的嬌媚、迷茫與慵懶,那些不經意流露的表情。

    這或許和阿諾德的攝影風格有關,她總是會靜靜在一邊,給一段安全的距離,等待拍攝對象自然而然的樣子,而不是去要求人家做出什么動作或表情。

    她有一句名言:“一名攝影師,只有在心懷同情,關注鏡頭前人們的時候,才能真正完成影像的記錄。”

    阿諾德一直有一個愿望,她想來中國看看。

    于是,從1964年開始,她每年都會申請簽證,希望能通過。

    等了大概15年(也有十年之說),她終于收到簽證通知。而且,她還可以以旅游者的的身份,在中國呆六個月,在旅游局的安排下,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1979年,伊芙·阿諾德已經67歲了。在很多人眼中,當是飴養天年的老太太,她卻帶著兩個行李箱,經過一趟24小時的旅行,來到了北京。

    有意思的是,兩個行李箱中,一箱全是滿滿的膠卷,另一箱是牛排和奶酪,是她想送給中國的“公關”禮品。

    后來她拍的照片,結集出版成攝影集《在中國》。

    ■ 《在中國》的封面(左)和封底。

    100年后,讓人們看看中國人是如何生活的

    阿諾德在中國呆了五個月,每天都特別忙,幾乎沒有停過:

    “早上5點鐘起床,用暖水瓶里的熱水泡一杯茶;6點開始拍攝;中午吃飯時休息一個小時,繼續工作;在夜里繼續記錄生活,如專業的戲劇演員或者天真的小朋友在公社或工廠演出。”

    ■ 重慶 孩子們在表演

    ■ 北京 紡織廠托兒所

    ■上海 少先隊活動

    ■ 在西藏的一家西式醫院里,測量嬰兒體重

    在蘇州時,阿諾德因為肺炎,在床上躺了一個星期。

    但她還是心心念念著拍攝,身體一有好轉,就拿著相機去街上轉悠。

    當她看見有一位臉色蒼白,穿著黑衣服的老太太時,舉起相機,按下了快門。

    這時,老太太也發現了她。還和旁邊的翻譯說“這個女人長得可夠怪的!”確實,對那時候的中國人來說,外國人、女攝影師還是很少見的。

    阿諾德說:“女性年輕的時候美麗是一種快樂,老了依然美麗,就是一件藝術品。”

    后來,這張照片被選為了她的攝影集《在中國》的封面:“100年之后,讓人們看到中國人是如何生活的。”

    再也不會有的生活

    最喜歡看阿諾德照片中的普通人了,就像看見自己長輩的年輕模樣,看見兒時熟悉,但今天再也不會有的生活了。

    留著長發,穿著綠裝的語文老師,指著黑板在教詩歌,墻上掛著算盤。這樣的教室,已經很難見到吧。

    京劇演員們正在化妝間化妝,那時我們還很期待看戲。

    這一幕,讓人想起了電影《芳華》,她們是多少男孩子心頭的白月光啊!

    ■ 舞蹈演員在排練

    人們學起了交際舞。

    ■ 重慶 周末

    美術學院的學生在學素描。

    北京一戶人家,女主人是會計。屋里沒有暖氣,只好生著爐子。

    ■ 北京 一戶人家

    那時候,結個婚沒有現在這么復雜。也許不是婚姻復雜,是人心復雜了。

    ■ 北京 人民公社 新婚夫婦的房間

    武漢的公園,一個軍官和他的妻兒在散步。

    夏天,大家去海邊游泳,也穿上比基尼了。原來夏天的海邊都是在“下餃子”。

    ■ 青島 海邊

    以前去百貨大樓、外貿商店是一件多么幸福且鄭重其事的事。

    ■ 上海 外貿商店

    那時候的廣告牌,看上去非常實在了。

    那一年,買菜買肉等等都需要憑票才能買,但不妨礙市場的鮮艷多彩。

    ■ 北京 農產品市場

    村子里突然響起了廣播,帶著鄉音的普通話,配樂來來去去就那幾首,卻像過節一樣讓人期待。

    ■ 公社里 廣播主持人

    那時候,人們向往一份穩定又體面的工作,在工廠的工作被稱為“鐵飯碗”。

    ■ 工廠工作人員

    ■ 中藥房稱藥的女服務員

    這是在做面條的工作人員,看上去就是純手工制作,不知是不是更勁道?

    中國人不只騎自行車

    曾經,在西方人眼中,中國人總是“穿著藍制服,騎著自行車”。

    可是,伊芙·阿諾德的攝影,打破了這個認知。

    在內蒙古,她拍下穿著粉紅色長袍的女兵,策馬奔騰在一片蒼茫的綠野上,如一幅濃墨重彩的油畫。

    ■ 內蒙古 訓練中的草原女民兵

    還有女民兵報靶員,穿著草原色的長袍,帶著子彈帶,臉色線潤,眼神冷靜,當真是“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

    ■ 內蒙古 女民兵報靶員

    ■ 西雙版納雨林 少數民族

    阿諾德拍下了藏族婦女的勞作方式,鐵锨上拴著繩子,一人鏟土,另一人就拉繩子幫她。

    伊芙·阿諾德覺得很震驚,“一是中國在過去30年里已經走了多遠,飛機、空調火車、拖拉機、油井、遠洋輪船、電視機、西藥知識;一是為了擺脫沉重的體力勞動——中國有千百萬人還處在這種狀態之中,他們還要走多遠。”

    在她的鏡頭下,年輕人們似乎不像現在的90后這么焦慮,眼神干凈,關鍵是發量也讓人羨慕。

    看完只想說,沒有ps的年代,原來爸媽們年輕時的顏值這么高!

    彈吉他的年輕人,原來文藝青年一直如此。

    還有草原上的漢子,站著就挺帥。

    不像名人的名人

    阿諾德還拍了不少名人。例如,叼著煙斗在畫貓頭鷹的畫家黃永玉。

    ■ 79年的黃永玉先生

    正在拍電影的演員陳沖,放在今天,便是頂級流量了。

    ■ 電影演員陳沖

    可是,她并沒有給名人以不一樣的視角。“她的視點是平等的,不仰視國家領導人,也沒有俯視老百姓,她的鏡頭中宋慶齡如同一位退休女工,廖承志掛著眼鏡像小鎮的退休教師。”

    這就是阿諾德拍照的風格,不用閃光燈,只用自然光,只呈現最真實的樣子,最素顏的中國。

    長城上的時尚

    中國第一場時裝秀

    那一年,法國設計師皮爾·卡丹也來到中國,舉辦了第一場時裝設計表演。

    阿諾德拍攝下那個春天在長城上的皮爾卡丹秀。

    古老的長城上,高挑的模特,彩虹般絢麗的衣裳,深藍、黑色、素白色的圍觀人群,強烈的反差,極為耀眼。

    人們的眼光里,有好奇、興趣、猶豫、困惑。或許在隱喻著什么,但也僅僅就是一張照片而已了。

    時至今日,這樣的場景再也見不到了。我們身著五顏六色的服裝,緊跟時尚潮流,也少了這樣的好奇與向往。

    ■ 北京 長城上的皮爾卡丹秀

    40年的光陰,如白駒過隙,帶走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呢?

    曾看到一位網友的評論:

    “羅曼·羅蘭說過:童年時呵化窗上的冰花一角,看到的庭院角落,是人生中看到的最真切深刻的景象,但是它卻安睡在記憶的最深處,被眼前的光怪陸離蓋的嚴嚴實實。”

    這些照片,讓我們又看見舊時庭院中的一角,真的懷念那時候的干凈。

    不禁想起了伊芙·阿諾德在攝影集《在中國》里的一句感慨:

    “那里有貧窮、有自私、有繁重的體力勞動,但人們有工作,有飯吃,那就是希望。”

    你看,就算過去了40年,你長大了,你變老了,可我們對生活的期盼倒是一點沒變:

    有飯吃,有事做。


    文字為物道原創,圖片來源于網絡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