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韓國人的“五四”運動,半島民族覺醒,真...

0 0

   

韓國人的“五四”運動,半島民族覺醒,真實的三一運動什么樣的?

原創
2020-01-07  浩然文史

    三一運動

    中國1919年的五四運動是中國新舊民主主義革命的分水嶺,這是符合馬克思歷史觀的、科學的、名至實歸的論斷,但韓國也學中國(如,大韓民國這詞怎么來的?不是中國民國嗎!)把1919年3月1日的三一獨立萬歲運動也宣傳為偉大的分水嶺,真是這樣嗎?今天文史君就帶大家看看朝鮮的三一運動。

    一、朝鮮資產階級的覺醒


    首先我們承認三一運動是朝鮮(朝鮮半島當時就朝鮮一個國家,作為日本的完全殖民地,為了行文方便,以下皆稱朝鮮)近代史的反日愛國運動,標志著朝鮮歷史掀起新篇章。但三一運動和五四運動不同,五四運動無組織,完全是愛國學生自發的反帝反封行為,而三一運動是經過周密計劃和充分準備的。三一運動是由資產階級民族主義者的中上層知識分子領導,這些知識分子多屬于宗教人士(現在的韓國完全就是基督教國家),當時被選為“民族代表”的三十三位朝鮮人民代表就是由朝鮮天道教、基督教、佛教的人組成。當然參與領導三一運動的還有教育界和學術界的人物。

    模擬3·1

     中國五四運動是以巴黎和會中國外交失敗,山東被“轉讓”給日本為契機發生的,那么三一運動又是如何發生的呢?

    三一運動以前,隨著朝鮮亡國,日本殖民統治加強,朝鮮民眾被剝削得越來越慘, 日本的奴化教育,又加速泯滅朝鮮的民族文化,在這種共同的危機面前,朝鮮的天道教、基督教、佛教實現了三教合流,朝鮮宗教林立的局面被打破。1919年3月1日公布的《獨立宣言》就是這三教的代表孫秉熙、李升薰、韓龍云等 33名宗教人士和15名學界人士共同簽署的,宗教人士占了一大半可見朝鮮宗教勢力之強。這48人成為了朝鮮資產階級民族民主的指代,被稱為“已未四十八人”,當然他們的結局,除了一人成功逃到上海,剩下的四十七人都被日軍抓了。

    二、日本統治下的朝鮮各階級


    日本自日俄戰爭后就實際控制了朝鮮,1910年前的三次日韓協定,朝鮮作為獨立國家的一切權利都被日本蠶食殆盡,1910年日韓合并,朝鮮正式亡國,成了大日本帝國的一塊。雖然此時名義上朝鮮人是日本帝國的臣民;雖然日本政界大肆宣傳,日本學界也搖旗吶喊,宣傳日朝同祖(日本人和朝鮮人是一個祖先。9·18之后在偽滿洲國,日本也宣傳日滿同祖,總之同祖是一種欺詐手段,為安穩殖民地人民)

    模擬3·1

    但是日本議會、中央省廳、首相候選可能有朝鮮人嗎?所以朝鮮人對日本人來說還是非我族類,因此日本在朝鮮執行的還是軍管政策,即設立總督府,總督是軍人,依靠軍隊、憲兵維持治安。讓日軍來駐守當地,那后果可以想象,日本人作為神之民族,對面朝鮮賤民,自然是大大的優越感,欺負劣等民族自然順理成章,無惡不作的事日軍全干。

       20世紀頭10年,朝鮮作為日本實際的殖民地,日本為了便于掠奪,也讓朝鮮資本主義有所發展,作為新興力量的工人階級也有了一定發展。但是因為日本對朝鮮工業采取了刻意壓制和畸形發展的政策,朝鮮資產階級、工人階級無論從組織、分布還是規模上都非常弱小,朝鮮的資、無階級的經驗、能力、思想都完全沒有到達能獨立領導民眾展開斗爭的地步。

    加之,日軍是維護日本在朝統治的支柱,直接劃歸軍部指揮,作為最反動的勢力,日軍在朝鮮迫害各種進步團體。所以想依靠進步勢力來領導獨立運動是不可能的。而宗教作為精神鴉片,有麻痹受苦人民的作用,所以宗教雖被日本嚴密監視,但日本還不想輕易取締。在此背景下,“合法”宗教中一些受資產階級影響的人,或者自身就已經資產階級化的宗教,就承擔了領導責任。

    三一運動

    三、何為詳細籌劃?


    五四運動,是由北京學生自發組織起來,燃遍各大城市的愛國反帝反封運動,而朝鮮三一運動則是孫秉熙等民族代表詳細籌劃的。

    首先,口號設立上,孫秉熙等人聯合學生(學生最好忽悠),讓留日學生起草了《二八獨立宣言》;繼而聯合宗教界,宣傳民族大團結,增強反日力量,最終決定,全國各地按約定日期同時舉行反日大游行(對,沒錯,在日軍占領下舉行反日游行!)。

    第二、起草、散發《獨立宣言》等民族主義文件,激發廣大群眾的反日熱情。《獨立宣言》等文件內容中有“宣布朝鮮獨立”這樣的字眼,在日軍統治下處于水深火熱的朝鮮人,自然渴望擁有自己的民族國家,這樣的《獨立宣言》無異于給反日之火早已在心中點燃的朝鮮人民又澆了一把油。

    第三、民族代表還分析了國內外形勢。1919年巴黎和會期間,高宗幻想列強主持正義,失敗,后來高宗死亡,朝鮮流傳出高宗被日本人毒殺的流言,高宗作為朝鮮王國的象征,是朝鮮人心中的偶像,其地位不亞于日本的嘉仁。民族代表們抓住了高宗之死,朝鮮人民民族意識膨脹之際,約定在三月一日,即高宗國葬三月三日的前兩天舉行反日大游行。

    日本憲兵

    四、三一運動的消沉


    按部就班,三月一日朝鮮在漢城如期舉行了反日群眾集會,宣讀了《獨立宣言》,然后開始游行,向日本總督府請愿。當時的日本總督長谷川好道發布了戒嚴令,命令朝鮮人禁止集會,朝鮮人禁止上街,日軍戒嚴,隨后朝鮮各地的日軍采取鎮壓行動,三一運動旋即失敗。

        通過這種文明的資產階級方式最終朝鮮獨立失敗了,其失敗的原因是多樣的。

    首先,宣揚民族大團結的民族代表們實際上只團結了宗教人士和學生,其背后不過是部分資產階級。朝鮮大資產階級和日本利益一致實際上不可能參與;而朝鮮占大多數的農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工人階級作為最先進、反帝最中堅的力量,因被民族代表們視為無組織、無紀律,也被排除在外。

       其次,民族代表居然幻想去和日軍講道理!這些民族代表受資產階級宣傳的民主人權忽悠,真的相信資本主義的日本會接受民眾的聲音!民族代表的指導思想根本上是非暴力,孫秉熙等人嚴格限制群眾,要求他們“切勿以排外感情用事”“一切行動務必遵守秩序”,跟流氓去講道理!然后流氓就用槍炮回應了他們的道理。

    三一獨立

      第三,輕信了美國的宣傳,美國從來都是說一套做一套。當時美國的威爾遜宣傳民族自決,這給了民族代表一絲美好幻想,認為到自己和平示威,代表民意,高喊獨立萬歲就會得到他們美國的幫助,結果美國并沒有幫助他們。

    文史君說:


    我們應當承認三一運動是反日反帝的愛國運動,這個運動是正確的,是有積極意義的,在這個前提下,三一運動真的如韓國宣傳的那么偉大嗎?

    三一運動本來是孫秉熙他們鼓動發起的,原定在漢城的塔洞公園,面對一群學生宣讀《獨立宣言》。實際上真到了三月一日,孫秉熙他們根本沒去塔洞而是找了個犄角,搞了個象征性的獨立儀式,然后就主動去日本總督府自首,希望太君寬大處理,這也是資產階級軟弱性、妥協性、投降主義的表現吧?塔洞則在學生的領導下,宣讀了《獨立宣言》,然后他們向高宗遺體存放處進發,但日本憲兵一來,他們也就散了。漢城的三一運動不到一天就結束了,至于三一獨立運動,朝鮮獨沒獨立,大家也看到了。

    與五四運動不同,五四之后,中國革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尤其是五四之后我黨的成立,直接影響了中國革命的成功。反觀三一運動,好像以后朝鮮的歷史并未和三一有什么連接。

    朝鮮韓國人今天還如此懷念三一運動,不僅僅是渴望獨立,我認為更是一種辯護,當時朝鮮作為日本殖民地,是日本的領土,所以侵華日軍尤其是在東北的日軍中朝鮮人可不少,干的壞事也不比日本鬼子少,反法西斯國家也沒有朝鮮參加,不如說朝鮮還是法西斯國家的仆從國,所以朝鮮韓國為了自己的臉面也得找到一個象征。今天的韓國仍把盟軍解放朝鮮稱為韓國光復,光復那是對國家來說,當時韓國都亡國了,哪來的國家。從這一點看,三一運動的宣傳和韓國很多文化層面的宣傳一樣,或許也是韓國自卑的表現吧。

    參考文獻

    1. 宋健《三一運動時期朝鮮民族主義者的歷史作用和局限性》《吉林教育學報》2011年11期

    2.  崔峰龍《中國史學界關于朝鮮·韓國三一研究綜述》《大連大學學報》2016年4月

    3.  白基龍《一戰中韓民族主義的比較研究》《湖南師范大學》2011年博士論文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