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谷 / 經濟地理 / 南京路北京路,上海路名為什么多以省市命...

0 0

   

南京路北京路,上海路名為什么多以省市命名?

原創
2020-01-07  地緣谷
 上海人民不按英國人的命名稱呼,在互相之間的交流中還是將南京路稱為“大馬路”,將九江路稱為“二馬路”,將漢口路稱為“三馬路”等。

NO.177

鐵騎如風/文

方寸間玩轉全國

校/捕風者 畫/一條人文主義狗 圖/地緣谷

一個城市當中街道的命名,往往體現了該城市特別的歷史底蘊與人文傳統。凡是對上海的城區交通有所了解的朋友,應該都會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即上海的道路很多都以全國其他省市的名字命名,比如南京路、北京路等,好像大上海成了縮小版的中國地圖。

夜燈下的南京路

其實不僅是上海,像北京、廣州、武漢等大城市都有這種以別的省市命名的街道,但是像上海這般“布局全國”的還是罕見。那么上海路名為何如此特別呢?

追根溯源:19世紀上海英美公共租界之規定

第一次鴉片戰爭后,以英國為首的西方列強武力打開了清王朝的國門,在簽訂的《南京條約》中將上海歸納為通商口岸,從此將上變成了近代第一批對外開放的城市之一。

在之后的中英《虎門條約》中,又約定英國可以在上海租地建屋,設立“租界”。隨后清政府蘇松太兵備道宮慕久與英國領事巴富爾共同公布《上海土地章程》,確定了首塊830畝地的租界范圍。之后美國和法國也在上海取得了設立租界之權。1862年,英美租界合并為公共租界

租界雖然名為租地,實際上卻是西方列強的殖民據點。當時列強強占當地居民的土地,并用極其低廉的價格雇傭工人修建租界的各項基礎設施,使得租界的人口和經濟都迅速增長。

當時公共租界里的外灘

英美各國為了管理租界,需要對租界內的道路交通進行規劃管理。當時英國人提出《上海街道命名備忘錄》,決定將租界內的道路原名更改,變成以南北走向的街道以各省的名稱命名,東西向的街道以各城市之名命名。

為什么英國人要這么做呢?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方面,英國作為武力侵華的開路先鋒,通過兩次鴉片戰爭在中國取得了極大地殖民利益,將勢力范圍從沿海地區擴展到了中國內陸。英國人為了彰顯自己可以“主宰”中國大地的地位,將租界內道路名稱以各省市名稱命名,可以展現自己在這些省市的勢力范圍。

英國軍隊轟炸廣州城

另一方面,將道路改為各省市路名,明顯比原來上海人自己按照本土習慣取的路名更加容易備案和記錄,方便租界當局和之后新來的英國人能夠盡快地熟悉上海乃至全中國的地理情況,為進一步殖民侵略做準備

起先美國人不贊同這種方案,但是英國人當時是世界老大,說話有一錘定音的效果。最后美國同意與英國一起于1865年發布公共租界的命名規則,肯定了英國人的這種命名方法。

當時公共租界最繁華的一條馬路,是上海人舊稱的“大馬路”,也是上海十里洋場的重心。這條路后來被英國領事麥特赫斯脫建議改為“南京路”,就是為了紀念《南京條約》的簽訂。

20世紀初的南京路

南京路南面平行的,依次是按城市命名的九江路,漢口路,福州路,廣東路。這里的廣東路作為省名,原本是不符合命名規則的,但是由于“廣東”和“廣州”在英文里的發音近似,都是“Cunton”,英國人沒按中文習慣做具體的區分,久而久之習慣也就成真了。

廣東路

法國人作為英國人長久以來的冤家,自然不愿意向英國看齊。作為浪漫色彩濃厚且富有“革命傳統”的國民,法國人喜歡以人名和宗教概念命名,如霞飛路(今淮海中路),貝當路(今衡山路),杜神父路(今永年路),古神父路(今永福路)。這些名字都是來自法國著名人物和天主教著名神職人員。

衡山路

不過法國也不是完全不搞各省市命名,少數街道如“寧波路”,在法租界和英美租界都有。

那么上海本地人同不同意洋人對自己的地名這么改動呢?明顯是不同意的的,但他們又沒轍,人為刀俎我為人肉,只好做“有聲但無力”的反抗。

上海人民不按英國人的命名稱呼,在互相之間的交流中還是將南京路稱為“大馬路”,將九江路稱為“二馬路”,將漢口路稱為“三馬路”等。這種稱呼習慣一直持續到西方列強在中國的勢力終結。

不過,洋人搞的這番命名規則只是在租界的核心范圍之內,即原黃浦江、蘇州河、泥城浜和洋涇浜四條河流的范圍之內搞的,在此時還沒有對上海其他地區的道路命名造成顯著的影響。

蘇州河

但是此種命名規則開創了一種先河,不僅日后再上海大規模推行,還應用到了漢口(武漢),廣州等英國人同樣開設了租界的城市。

拓展開來:民國各屆政府之不同做法

1911年革命軍推翻了清政府的統治,在南京設立了中華民國臨時政府,但是為了取得西方列強對新政權的支持,仍然保留了前清時期簽訂的不平等條約。

武昌起義

在民國政府的眼中,上海的重要性幾乎不亞于首都南京。接管上海這座大都市后,臨時政府決定在上海增加一些彰顯民國氣象的道路,如共和路,光復路,中華路,民國路(今人民路)等等。不過國民政府深知省市命名的那一套規則是英美列強搞的一套系統,所以沒有在全市推廣這種命名方法。

中華路

當時政府策劃了一個“大上海計劃”,打算修筑20條干道,形成干支相連的道路系統。按照上文中所介紹的“民國精神”,該計劃準備構筑11條“中”字打頭的馬路,10條“華”字馬路,5條“民”字馬路10條“國”字馬路,9條“上”字馬路,13條“海”字馬路,15條“市”字馬路,12條“政”字馬路和8條“府”字馬路,合稱“中華民國上海市政府”,同時按孫中山先生的“世界大同”、“三民五權”思想進行分區。如今楊浦區五角場一帶的一些路名(如國賓路,國濟路等)即是來源于此。

民國建立后,民族資產階級迎來了一段迅速發展的黃金時期,如榮德生兄弟在上海創辦的多家紡織廠,產業發展良好。民族資本家們為了表達實業救國的愿望以及對未來的憧憬,推動了上海一批特別的道路命名,如永興路,鴻興路,華盛路等等。

誰都沒料到的是,以省市命名街道之方法在上海的推廣,竟是由侵華日軍扶持的汪精衛偽政權推進的。當時日本人作為列強的后起之秀,也借鑒了英國人的做法,在占領上海并扶持汪偽政權執政后,先是將英美各國的勢力驅逐,然后在全市范圍內大規模推行,使得以各省市地名命名的道路在上海街道中占了多數。

日軍占領下的上海

在抗戰勝利,上海光復后,國民政府對上海的街道命名又做了一番調整,還學起了學起了法式命名法,將國民政府的部分高層,如林森、陳其美等人之名也命名了一些道路,不得不說國民政府還是很會玩的。

不過對于以各省市命名的道路,國民政府只做了部分調整,沒有做特別大的改動。畢竟這一套命名法已經推廣開來了,而且英美的租界勢力在戰后重回上海,該怎么著還是怎么著。法國由于在二戰中被德國打爆,法租界無力維持而退出上海。

穩固出新:新中國有選擇性地保留

1949年5月27日上海的解放,徹底終結了外國殖民者在上海的統治。按理來說,作為完全民族獨立的新中國,應當在上海完全消滅舊的殖民色彩才對,特別是消除英國的影響,畢竟前不久剛炮擊過英國軍艦紫石英號。可是新中國的上海市政府,并沒有把這些以各省市命名的街道通通改變,而是有選擇性地保留下來。

上海解放

這主要是出于兩點考慮。首先各省市命名的做法在上海,特別是核心城區使用已久。上海人民盡管私下里喜歡以舊名稱呼這些街道,但畢竟已習慣成自然,反倒成了大上海包容四方的證明。且往來上海的全國各地商賈移民也多在自己省份和城市命名的街道聚集,形成了人文傳統

其次盡管以各省市命名的方法在舊社會是外國侵略者創立的,但并非一無是處,在新中國成立后的今天,這些命名完全可以被賦予新中國四海一家、舉國同興的新理念,加深上海人民與全國各地人民的情感聯系。這類命名與霞飛路那種體現西方精神的命名不是一回事,所以后來更霞飛路之名為淮海中路。

事實上這種理念不僅體現在了街道命名上,也體現在了其他方面。比如新中國成立之后,對圓明園被英法聯軍破壞的遺址就沒有做修復,對各個城市的外國租界舊址建筑也大多保留了下來,這就是看重其警醒國人“勿忘國恥,振興中華”的教育價值,做了有目的的保留,而不是為了消除殖民色彩就全盤否定和清除。敢于正視自己的“黑歷史”并勇往直前的民族,才是真正有希望有前途的民族。

新中國的上海市政府就是秉持了這種理念,在尊重上海人民舊的生活習慣的基礎上,以此作為加強上海人民與全國各省市人民聯系的一座“橋梁”。

什么是“有選擇性地保留”?新上海做的重大調整在于肅清帝國主義和國民政府遺留,主要改變的是舊租界殖民色彩比較濃厚的街道命名(如霞飛路)和國府專屬命名(如林森路)。對于以各省市命名的街道,保留其符合上海人民習慣的部分,并將其中一些街道的命名做增加字眼等方面的調整(如四川路改為四川中路)。

四川中路

在日新月異的城市道路建設中,上海的城區面積迅速擴展,街道越來越多,以省市命名已經不能滿足需要,干脆直接從更下一級的小城市和區縣開始取名,如牡丹江路,延吉路等等。

上海市以省份命名的南北向道路,包括江蘇路,陜西路,山東路等20個左右的省份,以省會城市或直轄市命名的東西向道路,包括北京路,天津路,南昌路等多條道路。

而且各個省份下屬的城市與區縣呈現出了一種分區分布的態勢,如閔行區的許多道路以云南省的城鎮命名(劍川路,金平路等),徐匯區的許多道路以廣西壯族自治區的城鎮命名(欽州路,蒼梧路等),浦東新區的許多道路多以山東省的城鎮命名(煙臺路、東昌路等)等等。

久而久之,這種命名方法成為了一種習慣,一種專屬于上海市而無法在其他城市大規模推廣的獨家經驗。當然了,上海還有很多其他的道路命名規則,只是以各省市命名的規則最為有名。武漢、廣州等城市雖然也有以各省市命名的街道,但是由于不具備上海這種特殊的近代史環境和歷程,因而缺乏采用這種命名規則的土壤。

廣州也有北京路

作為原殖民色彩的道路命名,如今成為了上海人民溝通全國人民的良好中介,來自全國各地的游人去上海應該都會想去自己家鄉命名的街道看看,這恐怕是當初那幫英國殖民者所想不到的吧。

千萬條街道點亮了上海

參考資料

趣聞上海 . 翦鑫主編

上海地名小志 . 鄭祖安

舊上海路名的演變與租界的興衰 . 蔡繼福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緣谷立場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