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采簡納 / 民生·百態 / 外賣員自述:月入三萬,還是底層人

0 0

   

外賣員自述:月入三萬,還是底層人

2020-01-10  博采簡納

外賣小哥可能已經成為你我生活中最“熟悉”的一群人,無論是為工作奔忙的工作日,還是躺在家里當肥宅的周末,很多人都習慣了有人為自己送上一份熱氣騰騰的飯菜。

在過往的一些外界宣傳里,小哥們雖然工作辛苦,但獲得的報酬著實令一些人眼紅:“拼命三郎”們的工資高于1萬,“單王”騎手甚至可以月入3萬。

但2018年蜂鳥配送發布的一份《外賣騎手群體洞察報告》則顯示:77%的騎手來自農村,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工資在4-8k之間,并沒有某些報道中描述的那么光鮮,很多時候,他們甚至不能和普通人同搭一部電梯。

那么,外賣小哥們真實的工作狀況是怎樣的?要有多努力才可以月入過萬?我們采訪到了其中的三位,聽聽他們怎么說:

——

開始送外賣是2017年下半年的事情,當時剛來上海不久,琢磨著要么去房產中介當銷售,要么就去做外賣小哥吧,后來考慮到個人性格原因,不是能說會道的類型,干銷售可能有點吃力,想著那干脆“出賣體力”吧。

現在回想起來也是聽信了一些夸大宣傳吧,我不記得在哪里看到的了,說有個95后的外賣小哥靠干這個買房買車了,我也沒去具體核實,就稀里糊涂“入坑”了。

入行之后才知道,底薪特別低,能賺多少全靠跑單量。我們的提成方法是分梯度的,比如100單以內每單只有2塊的提成,200單以內每單的提成能到5塊,十分簡單粗暴。

剛開始做的時候每月實際到手也就五六千吧,不是因為我懶,而是對分到的區域地形和商家環境都比較陌生,加上我天生方向感沒有很強,記路能力一般,而且當時也比較老實,過馬路碰到紅燈都會老老實實等著。

坦白說,這就是個靠體力吃飯的活,雖說聰明一點的人會記哪幾個商家離得近可以一起取餐,或者激靈點的會先跑卡送餐時間的單子,但你掌握了越多的技巧就越會發現,單量完全是靠時間堆出來的。

在我們這行,時間和客戶滿意度是最關鍵的兩個因素,直接決定了你當月能拿多少錢。所以規章制度和安全之類的,有時候著急起來真的就會被自己忽略掉,我今年年初的時候出過一次交通事故,所幸只是皮肉傷,沒有太嚴重。

當時是晚上九點多,天下大雨,本來那單不是我送的,因為之前騎手電動車壞了,趕不過去,客戶又急著要,我正好離著不遠,就分配給我了,我剛接單不久就接到客戶電話,對方可能因為上一個小哥等得有點不耐煩了,上來態度就很不好,直接說,十分鐘內送不到她就不要了。

我走前幾個路口的時候都還挺順的,一路綠燈,等到了她小區附近的最后一個路口,大幾十秒的紅燈,我看沒什么車,想著就闖一下吧,別人急著吃飯呢。結果就那么一闖,出事了,對方正常直行,雖然已經盡力減速,還是把我撞倒了。

開車的是個年輕女孩,她都被嚇傻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勁地說要帶我去醫院檢查,我當時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感覺自己沒太大事,就想先把那個單子送到,后來想想可能因為電話里客戶態度不好,怕對方給我差評吧……

哎,真的是用生命在跑單,我現在想想也挺后怕的,不過那個月也是我月薪正式過萬的一個月,我收到工資轉賬的時候心里其實挺不是滋味的,要是真撞出個什么毛病來,五位數的工資哪夠我的醫藥費啊?

——

送外賣一年多,要算稅后的話,真正意義上月入過萬的次數一只手數得過來。

我平時沒什么時間上網,不知道網上說“外賣小哥比剛畢業大學生賺得多”具體是個什么情況,但坦白講,我個人是覺得“夸大宣傳”的可能性比較大。

因為影響外賣員收入的因素真的特別多,大到季節天氣,小到負責片區。

像是冬天的單日送單量一定會比夏天多,因為一到冬天大家好像都不愿意動了,然后雨天的單子也會比晴天多,趕上冬天下雪多的日子,雖然相對辛苦,也能有個不錯的收入。

但對于收入影響最重要的還是負責的片區。負責的片區里有寫字樓這樣的場所,收入總是會好一些,因為現在大多數白領都愛點外賣,這點我們也是知道的,而且配送的時間和地點都相對集中,商家集中在附近,取餐方便,買家集中在寫字樓,送餐方便,所以自然完成速度快些,接單子也容易些。

我之前不是送這種“工作地段”的,就是個負責送居民區的。居民區的單子都不集中,比較散,而且有些小區的路也不好走,所以訂單送達有時候就會有困難。經常要幾個居民區一起跑,時間花得多,單沒送幾個,一單也就6、7塊錢,有的時候一天也就送個二三十單。

所以老實講送外賣賺錢這件事,真的取決于天時地利人和。

這還不算什么,有的時候辛辛苦苦賺的錢,還沒扣的錢多。每天一睜眼就開始騎著電動車跑來跑去,經常到了大半夜才能收工,因為餐撒了、送晚了一點、提前點“送達”這些事,稍不留神就會被客戶投訴扣錢。

你也不能跟客戶講道理,服務行業就是這樣,事情鬧大了客戶投訴上去,別說扣一單的錢,整個工作都可能保不住。

印象比較深的一次,那個點外賣的客戶備注寫“不要按門鈴”,我到了就沒按門鈴,站在小區的單元門門口打電話,打了三四個都沒人接,而且又是半夜,樓道里也沒人出來,也不能進去等,大冬天就在外面站了十多分鐘。

打了五六個電話,終于下來人拿了,拿到外賣的第一句話是,“這都涼了怎么吃啊?“我跟對方解釋因為打電話沒人接,又不能按門鈴,所以只能在外面等著,實在不好意思。

她直接懟了我一句,“你這么大個人了,不知道變通嗎?按門鈴也比讓飯菜涼了好啊。”說完扭頭走了,“砰”的一聲把單元門關上,我那句“對不起求求您別給差評”的話,直接被關單元門的聲音蓋過去了。

事實證明她也真的沒聽見,后來我在便利店里暖手的時候,收到了她給我的差評,我想了想算了,沒再聯系她。

我們的工作基礎而平凡,根本沒什么資格跟顧客爭論,比起丟了工作,丟一單的錢,也真的還好。

在這些不可控因素的影響下,月入過萬不是必然,而是幸運。

過了這個年,我大概就辭職了,打算回老家做物流之類的工作,雖然也不輕松,但應該會好一點,少經歷一些被扣錢的意外就好,因為每次被扣錢,我就會更加懷疑,是不是我這輩子真的只配做底層人。

希望新的一年,我不要再這么想了。

——

今年是跑外賣的第二個年頭,我運氣不錯,入行的時候被分到一個比較繁華的白領工作區,周圍三四座寫字樓,不用跑遠,工作日單子也不少。

收入的話每個月有起伏,但過去一年平均下來我粗略算了下,應該有個一萬一二的樣子,對于我們這種做苦力工作的人而言,已經挺滿意的了。

但我個人覺得你們腦力工作者們沒什么好羨慕的,畢竟,就算拿到這個數的工資,我們的生活也沒有因此而變得輕松一些。

說說我的情況吧,今年都住在一個五環以外月租500的地下室里,在通州附近,和另外兩個同事一起。

不瞞你說,大多數在一線城市干這行的人,都有所謂的“家庭負擔”,這樣的負擔讓我們即使是賺了錢,也不敢花。

像我,今年三十多了,老婆孩子都在老家,老婆月收入2-3000,不是她不努力,而是我們那個縣城真的沒什么錢可賺,但孩子還小,她得照顧家里,沒法跟我一起出來打拼。

不僅僅是妻兒,家里還有爸媽,雖然身體還算硬朗,但保不齊什么時候會生病,現在生個病你也懂的,只要進了醫院錢就不是錢了,所以我大老遠地來北京打拼,也算是未雨綢繆吧。

每個月發了工資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刨掉日常開銷以外的部分全都轉給老婆,在錢的事情上,我充分相信她,我們彼此都是對方的精神支柱,畢竟她一個人在老家帶孩子也不容易。

據我所知,歲數上了30的外賣員,像我這種情況還挺常見的。想想也是,要不是有個奔頭在支撐著,這種靠身體和透支精力來換錢的工作,有多少人愿意做呢?有時候我也會搖擺,到底是賺多一點替未來考慮好呢,還是陪伴在家人身邊更重要呢?

今年兒子就上小學了,我當時專門請了一天假,在這邊買了書包、文具之類的寄回去,你也知道,在我們這行請假意味著什么,一天就少好幾百的收入,所以之后的一周我都只吃泡面。

東西收到的那天,老婆給我發微信,“孩子的東西都收到了,你在外注意身體,別太拼了。“隔了幾分鐘,還拍了個小視頻給我,我當時剛跑完一單,把電動車停在路邊休息,看到消息的時候就有一陣兒難過,那種感覺說不清楚,沒過多久,我就趕緊跑著去送下一單了。

我一直都有思考該怎么跟孩子解釋自己職業的問題,我自己是個粗人,沒什么文化,初中畢業就輟學了,但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接受到和其他孩子一樣的教育。送外賣就是個體力活,放在以前可能就和在工地上打工沒什么區別,哦,有點不同的地方是還得多看人臉色。

做到什么時候這個問題我自己心里也不大有譜,坦白說,這份報酬還可以,但我也三十多歲人了,能拼幾年自己也說不好,而且孩子越來越大,我不希望在他的成長中缺席太久,雖然我只是個送外賣的,但我也想看看他讀書寫字的樣子。

比較切實點的計劃是,等再攢多一點錢的時候,就回去拿積蓄開個小店啥的,既能跟家人一起生活,也不用那么辛苦。

2020年就要到了,我在心里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年前賺到1萬,去給媳婦買件好點的衣服、給爸媽買點營養品就回家過年。

聽起來是不是太普通了?我這輩子,大富大貴是不用想了,但還是希望在剩下的生命里,能像送外賣的倒計時一樣,爭分奪秒地多對家人好一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