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威 / 財戰 / 為什么馬斯克必須感謝中國?其背后原因你...

0 0

   

為什么馬斯克必須感謝中國?其背后原因你真的知道嘛?!

2020-01-10  莫斯科威

    沒有中國,就沒有新特斯拉。

    所以馬斯克旗幟鮮明“感謝中國”,開心到脫衣跳舞暖場,表演的成分有,但絕對真心誠意。

    去年這個時候,特斯拉深陷產能地獄、股價連連被做空,破產和被收購傳聞一波接一波,裁員和人才出走一齊發生……

    而馬斯克本人,被美國證監會調查,董事長頭銜被“吊銷”,曾經跟喬布斯相提并論的硅谷鋼鐵俠,被質疑為“美國賈躍亭”,甚至特斯拉CEO職位,看起來也岌岌可危。

    他脆弱到發出“整日整夜,沒有孩子,沒有朋友,除了工作,一無所有”的悲情自述。

    然而一年之間,特斯拉產能大盛,Model 3銷量和交付激增,太平洋兩岸的風云激蕩也都沒能阻礙復蘇。一年之間,特斯拉涅槃新生。

    核心功勞或許只有一個:中國超級工廠太給力了,中國實在太給力了。

    特斯拉這一年:破產邊緣,逆風翻盤

    2020年1月7日,美國有CES開展,但馬斯克選擇跨洋飛行十幾個小時來到中國。

    他的公開行程是“國產Model 3車主交付”,他登臺演講,但意料之外脫衣跳舞,連直播的解說都一時不知如何形容場面。

    馬斯克倒開心異常,于是說出這樣的話:

    沒有中國(政府)的支持就沒有特斯拉的今天。

    這聽起來像是個懂中國國情的外賓發言,但如果回顧馬斯克和特斯拉的2019。

    簡直就是被中國拯救的一年。

    是中國政策、中國速度和中國市場,救“破產邊緣”的特斯拉于水深火熱。

    開年不利,但希望從東方升起

    延續2018年年末的苦境,2019年剛剛開始的時候,特斯拉依然沒能翻身。

    產能問題還讓公司經營問題統統曝光。

    2019年1月剛開始,馬斯克發內部信表示,要裁員7%,意味著特斯拉每14名員工中,就得有一人被裁掉。

    裁員就是為了節省成本,當時特斯拉股價347.31美元,被寄予厚望的Model 3交付依然是大問題,而如果股價繼續走低、公司又無法扭虧,現金流可能就會垮掉。

    好多分析師都在評估蘋果收購的可能。

    但這還不是最壞的結果。

    因為再過4個月,特斯拉的股價還會跌至股價3年最低點,只剩177美元。

    中國古語有曰:否極泰來。

    其中轉換不在于運氣,而是新增變量夠不夠逆風翻盤。

    1月裁員,馬斯克說出于生存,但可能不是全部實話,因為他很清楚:

    特斯拉的中國工廠已經獲批,空前的支持力度和資金借貸也已在進行,更高效且低成本的制造,是特斯拉涅槃的希望。

    1月7日,馬斯克飛抵上海奠基,特斯拉中國超級工廠破土動工。更早之前他已專門來到北京,吃下了更安心的那一個煎餅果子。

    或許從那個時候開始,馬斯克就想到了感謝中國的發言。

    只是中國工廠一日還沒生產交付,馬斯克就依然得面對股市和公司經營的雙重危機。

    做空一浪高過一浪,“一文不值”

    2019年3月,特斯拉的危機進一步加重。

    最集中的反映是美國價值投資人俱樂部VIC,發表了做空報告。

    報告中從產品需求減弱、產品安全性能差、資金缺口巨大、馬斯克或被免職等多個角度著手進行分析得出結論:這是做空特斯拉的絕佳時機。

    他們也對特斯拉的股價給出了預測,表示:特斯拉的股票價值約為每股50美元。這顯然是假設特斯拉仍然在持續經營。

    “但如果特斯拉破產,就將一文不值。”

    背后原因聽起來也很合理——未來一段時間的連鎖反應,比如特斯拉巨債到期、第一季度財報發布,將導致特斯拉股價暴跌,就連馬斯克本人也會有爆倉風險。

    特斯拉的前景怎樣,這時候尚不得可知。但這份做空報告,的確切中了特斯拉當時的痛處。

    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4月,特斯拉公布第一季度交付數據顯示,雖然同比增長 110%,達到6.3萬輛,但遠低于分析師預期的7.35萬輛。

    該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馬斯克服軟,表示不抵觸融資稀釋,甚至出于公司發展,賣保險也可以考慮其中。

    與此同時,馬斯克也在帶隊“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一面拋出了新的成本削減計劃,要審查團隊的每一筆支出,包括“零部件、工資、差旅費和租金”等等。

    另外一面是給團隊和股東“加油打氣”,發內部信稱,特斯拉將在第二季度打破季度電動車交付紀錄,交付量將會超過去年第四季度實現的九萬輛。

    但市場并不買賬,特斯拉的估價跌破了200美元。

    太平洋兩岸的關系影響了所有中美高科技公司,特斯拉中國工廠不被美國分析師看好。

    只是這一次,馬斯克賭對了。

    至暗時刻,中國工廠救火

    2019年6月3日,特斯拉估價近3年來最低的時刻,但也是特斯拉迎來反轉的時刻。

    積極信號從上海傳來。

    特斯拉位于上海臨港占地近1300畝的超級工廠,主體建筑已經進入封頂階段。

    馬斯克興奮又驚訝:

    這是我見過的建成速度最快的建筑,在未來它具備年產50萬甚至100萬輛電動車的潛力。

    在股東大會上,馬斯克再放豪言,當時沒人放在心上。

    不過如果對比之前特斯拉在美國的2號超級工廠,速度差距再明顯不過。

    2014年開始建設,2016年之后才竣工。整整2年時間。

    而中國工廠——一個外資汽車制造品牌的全資工廠,在中國僅僅5個月時間。

    這樣的速度也讓國內吃驚,加上對特斯拉的好奇,馬斯克自曝“需要空中交通管制,因為有太多的無人機飛來工廠上空拍照。”

    也是在那次股東大會上,馬斯克放出2020年100萬輛RoboTaxi的宏圖計劃,并且在銷量、生產和交付方面信心滿滿。

    一切或許也跟中國工廠不日投產密切相關。

    2019年10月,特斯拉中國工廠開始正式進入生產交付。

    而馬斯克贏得的,不光是中國工廠對產能的拯救,更是全球垂涎的汽車市場,以及外企們夢寐以求的信任。

    特斯拉困局,自此開始轉折。

    中國制造,中國速度,中國市場

    10月24日,可能是特斯拉在2019年最值得紀念的日子。

    這一天,馬斯克發布第三季度財報,得益于創紀錄的汽車交付量、成本削減和新電動車型生產計劃改進,特斯拉盈利了。

    對于特斯拉來說,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消息。

    但這個好消息,依舊來自東邊。

    根據特斯拉按照地域劃分的銷售數據統計,第三季度在美國的銷售額下降了20億美元以上。但 其在中國的銷售額大增,第三季度中國市場營收6.69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4.09億美元增長 64%,是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市場。

    而且,特斯拉也在財報中正式宣布,上海臨港的特斯拉超級工廠歷經10個月快速建設,已經開始試生產了。

    并且建造成本比美國的Model 3生產線降低了約65%!

    而且,Model Y生產線的安裝速度也遠遠超出了預期,將提前生產并于2020年夏季推出。

    多個好消息刺激之下,特斯拉股價在這一天大漲17.67%,第二天勢頭不減,依舊向上推動了9.49%。

    特斯拉股價自從3月份之后,再度站上300美元。雖然北半球即將迎來冬日,但馬斯克和特斯拉依舊倍感溫暖。

    11月份,馬斯克賽博皮卡發布,雖然不被市場看好,特斯拉股價略有波折,但有中國押陣的Model 3基本盤,整體依舊向上。

    一個月后,中國制造的特斯拉Model 3交付臨近,特斯拉股價沖上400美元,而且增長勢頭還在繼續。

    馬斯克發推感嘆:股價真高啊!

    當然,中國制造帶來的助力,也讓特斯拉重新調整中國定價。

    2020年剛開始,中國版Model 3宣布降價到30萬元以下,國產電動車哀嚎,馬斯克擁躉歡呼,一家車廠的降價新聞,登上微博熱搜——還能有比這更好的宣傳嗎?

    于是中國工廠破土一年之后,2020年1月7月,馬斯克連夜從洛杉磯飛抵上海,在現場狀態興奮,自編自跳“熊貓舞”,說出那句知名的感言:

    沒有中國的支持就沒有特斯拉的今天。

    當日收盤,特斯拉市值已經突破800億美元。

    或許沒人能想到,馬斯克的特斯拉,跌宕一年,向陽重生。

    一切還不是結束。

    伴隨著Model 3交付,馬斯克在中國的事業也進入下一個征程:中國制造Model Y項目正式啟動。根據此前計劃,將會在2020年夏季交付。

    其實一輛汽車在哪兒生產,又有什么重要的呢?更何況具體中國版定價未公布。

    但聰明的馬斯克或許算盤清楚,這不僅是對華爾街分析師投資人們的定心丸,更是對中國政策、中國制造和中國速度的表態。

    馬斯克和特斯拉之前,沒有哪家外資車企獲得過如此殊榮。

    特斯拉之后,或許也可能很難再有了。

    馬斯克之前被表態“可以發綠卡”時就強調過:我愛中國。

    這一年經歷來看,他沒有理由不愛,也沒有理由不感謝。

    沒有中國,就沒有新特斯拉。

    你說呢?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