溱湖之戀 / 黃帝內經 / 一個軍隊衛生員的日記--五行生克規律臨床...

0 0

   

一個軍隊衛生員的日記--五行生克規律臨床應用解讀(1)

原創
2020-01-12  溱湖之戀

    親愛的朋友們,上一講專題向大家展示一下五行系統有哪些單支,順便了解天干、地支、陰陽八卦及星、數、氣、化、紀!一些常識。這一講專門將和大家一起研究一下五行學說中的相生相克。相生相克的規律能夠說明自然界事物之間的相互關系。臨床上運用五行學說,也就是解釋人體內臟的相互聯系及生理、病理的復雜變化,從正常和不正常情況下所反映的現象,來推斷病情和確定醫治療法的依據之一。

從上面這張圖大家可以看出,金木水火土五行中的知道了,且知道了印比食財官間的關系(這里和大家說明一下,下一講專講這印比食財官)。

相生相克的規律在臨床上的應用是怎樣的呢?五行相生系一種正常的生理現象。臨床上運用這規律來治療,多屬于母虛累及其子,其次是子盜母氣,再次是單純子病,均可利用母子關系加強相生力量。

所以相生的治法主要是掌握母子關系,它的原則是“虛則補其母”。凡母虛累子,先有母的證狀,子盜母氣,先有子的證狀;如單純子病,須有子虛久不復元的病史。這樣,三者的治法相似,處方就有主次之分。

具體地講是這樣的五大關系:

(一)水不生木 

即腎虛不能養肝。臨床表現在腎虛為陰不足,多見耳鳴,腰酸,膝軟,遺精;肝虛為血不足,多見消瘦,疲乏,目眩,筋惕肉瞤。陰虛能生內熱,血虛也能生內熱,且易引起虛陽上擾,故進一步可出現顴紅,潮熱,手足心熱,頭暈,肢麻顫抖等證,脈象或見細弱,或見細數,或見細弦,舌質亦或淡或嫩紅。

這種腎陰虧耗不能養肝的證候,臨床上常見的為肝風眩暈。張景岳曾說:“眩暈一證,虛者居其八九”,主張用左歸飲(地黃、山藥、萸肉、杞子、茯苓、甘草);葉天士也明白指出:“暈眩煩勞即發,此水虧不能涵木,厥陽化風鼓動”,常用滋陰潛陽法。

除內傷雜證外,溫病傳入下焦,耗傷真陰時亦常出現眩暈,《溫病條辨》用加減復脈湯(生地、白芍、麥冬、阿膠、麻仁、甘草),佐以一甲煎(牡蠣),二甲煎(牡蠣、鱉甲),三甲煎(牡蠣、鱉甲、龜版)。

處方法則:滋水涵木法,滋腎養肝法,滋補肝腎法,乙癸同源法。

常用藥物:滋腎陰——生熟地、鱉甲、天冬、女貞子;養肝血——歸身、白芍、制首烏、渣沙蔸、阿膠、黑芝麻;熄風潛陽——龜版、玳瑁、生牡蠣、石決明、真珠母、天麻、菊花、鉤藤。

(二)木不生火

即肝虛不能溫養心臟,表現為血虧和生氣不強,心血和心陽、心神衰弱,如消瘦、膽怯、心悸、驚惕、健忘、失眠、脈象細弱或結代或寸脈不靜等。肝為藏血之臟,內寄相火為肝的生發之氣,心主生血而司君火,火明則神志清朗,這是木火相生的主要關系。

故木不生火的心虛證,多見意志蕭索,神情譫蕩不收,補肝以養心,又當偏于溫養。養心湯(人參、黃芪、白術、甘草,當歸、白芍、肉桂、五味子、茯苓、遠志、陳皮)用血藥以補其體,氣藥以助其用,其中肉桂能溫肝,亦能壯心陽,實為主藥。

用木生火來治療心虛,側重在肝陽虛弱,如果心陽虛弱而不屬于木不生火的,應從本臟治療,如復脈湯(人參、桂枝、阿膠、生地、麥冬、甘草、麻仁、姜、棗)便是。

處方法則:補肝養心法,溫養心肝法。

常用藥物:養肝血——見前,養心血——生地、麥冬、阿膠、棗仁、龍眼;溫心陽——人參,肉桂、紫石英、五味子。

(三)火不生土

即心火或命門衰微,不能溫脾:五行分配必火屬心,但在臨床上運用這規律,多指命門之火,也就是腎陽。脾為陰土,惡濕,以陽為用,陽虛則運化無權。所以火不生土的證狀,在命火虛為畏寒,四肢不溫;在脾陽虛為食入艱化,脹滿,腹瀉,或水濕積聚,小便不利,形成浮腫。

因為腎陽和脾陽有密切關系,脾陽依靠腎陽來溫養,所以脾腎陽虛證候以補腎陽為主,但既然同病,也不能忽視健脾。例如真武湯(附子、白術、茯苓,白芍、生姜)治水氣,就用了白術、茯苓、生姜的健中溫中。

四神丸(破故紙、吳萸、肉果、五味子、生姜、大棗)治五更泄瀉,也用了肉果、生姜、大棗溫中補土。更明顯的如《傷寒論》里理中湯(人參、白術,炮姜、甘草)治太陰病,加入附子為附子理中湯,便治少陰病,可見在溫脾的基礎上進一步溫腎,是助火生土的正常治法。

這里必須說明一個問題,即心火與脾陽的關系。我認為這類實例在臨床上并不少見。張仲景治痰飲病用苓桂術甘湯(茯苓、桂枝、白術、甘草),治水氣上凌心悸用桂苓草棗湯(桂枝、茯苓、甘草、大棗)等,用桂枝的目的即在溫心陽以助脾陽的健運。

故溫命火用附子,溫心陽用桂枝。《本草疏證》論桂枝有六種用法:和營,通陽,利水,下氣,行瘀,補中。這些作用都與心臟有關,尤其是用于補中法,含有火生土的意義。假如忽視了這方面,只將火不生土認作脾腎關系,從整個五行生克規律來講,就很難說通了。

處方法則:益火補土法,溫腎健脾法,溫補脾腎法,通陽健中法。

常用藥物:溫腎陽——熟附片、肉桂、巴戟天、葫蘆巴、仙茅、益智仁、補骨脂、鹿茸;溫心陽——見前,溫脾陽——白術、干姜、砂仁、肉果。

(四)土不生金 

即脾胃虛弱,不能滋養肺臟。脾和胃的功能不同,但作用是統一的,故在土虛證上往往并提。脾胃虛弱為食果,消化不良,大便溏泄,肺虛則為氣短,干咳,或吐粘痰,或痰內帶血。

這些證候常見于肺癆后期,此時補肺氣則易生脹滿,養肺陰又慮增加腹瀉,只有側重脾胃用甘平補中一法,使后天生氣充沛,則肺臟可得到滋養。用參苓白術散(人參、白術、茯苓、山藥、扁豆、苡仁、甘草、陳皮、蓮肉、砂仁、桔梗),方內山藥、扁豆、苡仁等不僅補脾,也能補肺,同入肺脾兩經。

至于一般所說的肺脾兩虛證,多指氣分不足,且多由中氣虛弱引起。表現為行動少氣乏力,語音低微,表虛多汗等,與土不生金有區別,當用李東垣調中益氣湯(黃芪、人參、白術、甘草、當歸、白芍、五昧子、陳皮、升麻、柴胡),即補中益氣湯加入白芍、五味子補肺斂氣。

處方法則:培土生金法,補養肺脾法。

常用藥物:補脾胃中氣——黨參、白術、山藥、扁豆、炙甘草、紅棗;補肺氣——人參、黃芪、五味子、冬蟲夏草,養肺陰——北沙參、麥冬、百合、石斛、玉竹、梨膏。

(五)金不生水 

即肺虛不能輸布津液以滋腎。臨床表現多為肺腎陰虛,兼有內熱,如氣短,干咳,口渴,小便短赤,腰膝酸軟等。治宜百合固金湯(百合、生熟地、麥冬、玄參、當歸、白芍、貝母、桔梗、甘草)補肺滋腎。也有腎陰虧耗,虛火上炎,因肺熱津燥,亦現金不生水現象。

這是其本在下,其標在上,當以滋腎為主,方如八仙長壽丸(生地、山萸、丹皮、山藥、茯苓、澤瀉、麥冬、五昧子),即六昧地黃丸加麥冬、五昧子補肺。正因為肺腎相互影響,治療又相互照顧,所以又稱金水相生。

《時病論》里治肺腎兩虧,用人參、麥冬、五味子補肺斂肺,知母,玄參清肺又能滋腎,并以甘草協和諸藥,謂有“金能生水、水能潤金之妙”,便是例子。

臨床上常用開肺必利小便,乃指肺與膀胱的生理關系。肺為水之上源,膀胱為水之下流,肺氣宣暢則三焦通調,水道自利,不同于相生意義,不能引用金生水來解釋。

處方法則:補肺滋腎法,滋養肺腎法,金水相生法。

常用藥物:養肺明——見前;滋腎陰——見前。

本人本不是中醫學專業,只是個衛生員而已,但既對五行相生相克在臨床上的規律悉心研究,就拋磚引玉,和大家從理論的角度一起來商討。如有不當請賜教。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