頤源書屋 / 綠色夢 / 異地17年,每年飛13000公里相見,卻在生子...

0 0

   

異地17年,每年飛13000公里相見,卻在生子后離開!這個“負心漢”看哭了全世界...

2020-01-12  頤源書屋

      在現實中,

      不知有多少愛情在困難中無疾而終。

      可是兩個相愛的靈魂,

      縱使天各一方、遠隔重洋,

      一定會跨過重重困境

      來到朝思暮想的人身邊。

      樂姐今天要給大家講述的

      是一對特殊“戀人”的故事,

      他們之間相隔兩個半球的距離,

      他每年都會來到她的城市與之相見,

      這一堅持,就是整整17年。

      有人把他們的形象做成明信片,

      作為愛情至高無上的象征,

      在戀人之間廣為流傳。

      他們之間絕美的愛情, 

      還被出版成兒童繪本,

      引來成千上萬的人購買。

      故事發生在克羅地亞的一個小鎮上,

      一位銀發爺爺每天會帶著他的伙伴

      一只優雅美麗的白鸛,

      穿梭在小鎮的各個角落。

      爺爺的名字叫維克奇,

      白鸛的名字叫瑪蓮娜,

      爺爺的妻子走得早,

      兒女也不在身邊,

      因此他對待瑪蓮娜猶如親人一樣。

      瑪蓮娜是被他拯救并收養的鳥兒,

      1993年,瑪蓮娜被槍擊中跌落在血泊中,

      路過的維克奇剛好看到這痛苦的一幕,

      決定把它帶回家中包扎治療。

      在爺爺的悉心照料下,

      白鸛很快就治愈了,

      但由于翅膀被槍擊中,

      她再也沒辦法長途飛行。 

      為此,爺爺在屋頂上為她做了個“家”

      好讓她安心度過寒冷的冬天。

      怕她經受風吹日曬,

      就為她安裝一把保護傘。

      怕她受凍,就把她安置在家里住。

      帶新鮮的小魚去屋頂喂她

      成了爺爺每天的例行公事。

      或許是感受到了爺爺的溫暖,

      白鸛對他毫無攻擊性,

      甚至十分乖巧可愛,

      爺爺走到哪兒,她就跟到哪兒。

      久而久之,

      她成為了爺爺家中的一員,

      爺爺還給她取了個好聽的名字:瑪蓮娜。

      在爺爺的照料下,

      瑪蓮娜的羽翼更加豐滿,

      甚至能撲騰著張開雙翅。

      爺爺帶她出門兜風,

      她就乖巧地待在副駕上。

      從熱鬧的街上到美麗的鄉間,

      瑪蓮娜都會探出好奇的腦袋。

      打開車門,她就敏捷地跳出來。

      爺爺帶著她散步、捕魚、慶祝節日。

      這樣平靜又溫暖的生活,

      持續了將近10年。

      直到2001年的某一天,

      爺爺像往常一樣去屋頂給瑪蓮娜喂魚,

      突然發現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只體型比瑪蓮娜大的雄性白鸛。

      爺爺暗中觀察發現

      這位“不速之客”并沒有敵意,

      反倒不停地向瑪蓮娜獻殷勤,

      瑪蓮娜也沒有反對的意思,

      這個“不速之客”就賴在這里不走了。

      兩只鳥一天比一天親密,

      到哪兒都是出入成雙,

      爺爺這才意識到,

      瑪蓮娜戀愛了!

      爺爺給瑪蓮娜的男朋友取名為 Klepetan

      我們暫且稱他為K,

      有了K的陪伴,

      瑪蓮娜不再孤單。

      K是個十足的暖男,

      不僅不嫌棄瑪蓮娜受傷的翅膀,

      還起早貪黑的為她捕魚。

      熱戀中的他們,

      一起漫步田野,低空翱翔,

      他們把細長的紅喙湊在一起,

      為彼此梳理羽毛,

      交頸相依,互相喂食。

      每天都上演著你儂我儂的情感大戲。

      看著瑪蓮娜幸福的樣子,

      爺爺感到十分欣慰。

      但是好景不長,

      在八月的某一天,

      爺爺像往常一樣爬上屋頂,

      只看見瑪蓮娜孤單的背影,眺望著遠方。

      爺爺以為K捕魚去了,

      等到夜幕降臨之時,

      卻還沒看到K歸來的身影。

      K竟然棄瑪蓮娜而去,

      留下形單影只的她和空蕩蕩的巢,

      爺爺既生氣又心疼,

      K竟然是個始亂終棄的渣鳥!

      深陷愛情的瑪蓮娜,

      每天望著遠方發呆,滿臉哀愁,

      茶不思飯不想,日漸消瘦。 

      爺爺實在心疼,

      試圖帶著瑪蓮娜恢復往日的生活。

      把她接到家里過冬,

      還帶著她散步、兜風,

      但是過于悲傷的她絲毫沒有心情。

      還以為日子要這么繼續下去,

      直到來年3月份的某一天,

      整個世界還彌漫著早春的寒氣,

      一道黑影突然劃破了往日的平靜,

      等到黑影露出全部的面貌,

      大家才發現這是K回來了!

      全小鎮的人都為之震驚。

      瑪蓮娜沒有怪他的貿然離開,

      再次重逢的時候,

      他們默契地將頭靠在一起,

      圍成愛心的形狀。

      疲憊的K并沒有打算休息一會兒,

      和瑪蓮娜溫存了片刻,

      又馬不停蹄地去捕魚給瑪蓮娜吃,

      他們又成日廝守在一起,

      一刻也舍不得分離,

      瑪蓮娜再次變得幸福起來。

      爺爺感到十分疑惑,

      當初不辭而別的K,

      如今怎么又回來了呢?

      查閱一番資料之后,爺爺恍然大悟,

      作為候鳥,遷徙是白鸛的本能,

      為了更好地生存和繁衍,

      它們會遷徙到南方過冬。

      而K也無法對抗作為候鳥的本能,

      但是他選擇了最后離開,

      在春天來臨最早的時候歸來,

      果不其然,當K歸來之后,

      才陸陸續續有別的白鸛回到這片土地。

      那么K當初去了哪兒呢?

      專家給出了答案——南非,

      這就意味著,K要跨越兩個半球,

      飛越13000公里的距離。

      他冒著無數未知的風險,

      以最快的速度飛回來。

      這一路上他要經歷氣候的變化莫測,

      克服路途的艱辛險阻,

      承受冷餓交織的痛苦,

      甚至還要躲過槍支的無情殺戮。

      翻山越海,在所不惜

      都是為了早日回到

      日思夜想的瑪蓮娜身邊。 

      爺爺和小鎮上的人,

      都為他們的愛情動容。

      在度過了一段如膠似漆的幸福時光后,

      瑪蓮娜和K迎來了愛情的結晶,

      爺爺替他們開心,

      每天帶來更多的食物喂養母子。

      但是最為辛苦的是K,

      初為人父的他

      為了給妻子和孩子補充更多的營養,

      肩負起了覓食的重任,

      在他無微不至的照料下,

      小家伙們茁壯成長。

      爺爺十分關心這一家子,

      每天都會上來查看孩子們的狀態,

      而K永遠都會默默守在愛人和孩子的身旁,

      無論是刮風下雨還是風吹日曬,

      他都像堅定而勇猛的騎士,

      用畢生所有的力量去守護家庭。

      待孩子羽翼豐滿的時候,

      K開始教孩子們飛翔和覓食,

      因為他明白,

      他和妻子能賜予孩子

      最寶貴的禮物就是:生存技巧。

      隨著時間的流逝,

      離別的氣息越來越近,

      在K和瑪蓮娜的鼓勵下,

      孩子們朝南飛走,

      準備開始人生中的第一次大冒險。

      原本熱鬧的大家庭,

      只剩下K和瑪蓮娜,

      瑪蓮娜內心不舍孩子們的離去,

      但好在K晝夜都守在她的左右,

      他們又過上了耳鬢廝磨的浪漫生活。

      當層林漸染,秋葉飄落的時候,

      周邊的白鸛成群結隊地離開克羅地亞。

      八月的某天,K獨自飛往高處,

      背對著瑪蓮娜整整三天,

      仿佛在深深地懺悔。

      離別的那天終究還是來了,

      K在瑪蓮娜的身旁盤旋良久,

      在纏綿了許久之后,

      K揮動著翅膀朝南飛去,

      把孤零零的瑪蓮娜留在風中凌亂。

      瑪蓮娜再次抑郁,

      爺爺十分心疼,

      但也理解K的做法。

      為了幫助瑪蓮娜度過這個寒冷的冬季,

      爺爺提早錄下了瑪蓮娜一家的幸福日常,

      他每天都會播放給瑪蓮娜看,

      帶她回憶從前的美好歲月。

      依舊像往常一樣

      帶著瑪蓮娜散步、釣魚,

      日子逐漸恢復到了往常的樣子。

      瑪蓮娜苦苦等待了半年后,

      在3月中旬的時候,

      K不負眾望地回到瑪蓮娜身邊。

      飽受一路的風吹日曬和饑寒交迫,

      K顯得十分疲憊,羽毛也變得臟亂,

      爺爺心疼一路風塵仆仆的他,

      立刻拿來新鮮的魚慰勞他。

      但出乎意料的是,

      K叼著嘴里的魚,

      徑直走向瑪蓮娜,喂給了她。

      他們忠貞的愛情打動了全鎮的人,

      在度過了郎情妾意的美好時光后,

      他們再次迎來了全新的生命。

      春去秋來,又到了離別的日子,

      K依依不舍地離開了瑪蓮娜,

      而瑪蓮娜還是像從前一樣站在屋頂上癡癡等待,

      她相信終有一天,在某個陽光和煦的午后

      她的意中人會乘著春風如約而歸。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

      也有不少人懷疑過K的忠誠度,

      但是K從未讓人失望,

      從2002年飛到了2016年,

      晃眼15年,時光匆匆如流水,

      周遭早已物是人非,

      而從未改變的是

      K和瑪蓮娜之間堅如磐石的愛。

      直到2017年的3月份,

      按理說K早該如約而至,

      可是直到4月份,他遲遲未歸,

      瑪蓮娜在屋頂望穿秋水。

      爺爺覺得不對勁,

      查詢K回歸的路線后,

      心中感到萬分驚恐,因為

      K的飛行路線會途徑黎巴嫩。

      而黎巴嫩境內的盜獵行為猖狂,

      每年都有無數白鸛慘遭殺戮,

      一張張殘忍的照片觸目驚心。

      爺爺擔心K和瑪蓮娜再也無法重逢,

      于是給黎巴嫩的總統寫了一封信,

      他在信里寫下了K和瑪蓮娜的動人故事,

      還闡述了保護鳥類的重要性,

      希望能夠終止殘忍的盜獵行為。

      他還拍下視頻,講述事情的原委,

      上傳到Facebook上

      沒想到K和瑪蓮娜的故事打動了全世界,

      引發了空前熱烈的討論和轉發

      媒體也爭先恐后地報導他們的故事。

      最讓人驚喜的是,

      黎巴嫩總統收到了這封信,

      深深地被這對鳥夫妻的故事所撼動,

      并在會議中含淚表示

      一定會重視盜獵者猖獗的問題。

      此時的K還沒回家,

      無數人都為此擔心,

      甚至在瑪蓮娜的巢前架了24小時監控設備,

      在黎巴嫩市中心的廣場上實時播放。

      人們提心吊膽、滿懷期待

      期盼著K的歸來,

      但是始終不見K的蹤影,

      瑪蓮娜一如既往守望著遠方。

      人們萬分悲傷

      以為K不幸遇難,

      甚至有人開始為K悼念,

      神跡卻出現了!

      4月12日,滿身傷痕的K出現了!

      堅定地飛向愛妻身邊。

      廣場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人們歡呼、跳躍,戀人擁吻,

      誰都沒有預料到,

      一對鳥夫妻的忠貞愛情,

      打動了全世界的人

      占領了各大媒體的頭條

      甚至推進了全世界維護鳥類的進程。

      有人說,“出軌”是動物的本能,

      那么K和瑪蓮娜則在向我們證明,

      這個世界上存在著堅貞不渝的愛,

      據研究顯示,一只白鸛的平均壽命是26年,

      這就意味著K用了生命中一半的時間奔向心中所愛,

      直至2019年3月19日,K提前歸家,

      屬于他和瑪蓮娜的小小奇跡還在延續。

      如果愛,請深愛,

      請不要讓任何困難成為愛情的遺憾。

      “所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

      此愛翻山海,山海皆可平。” 

      作者:蔣方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