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東老王 / 福成圖錄(原... / 老照片:孩子大了,我們老了

0 0

   

老照片:孩子大了,我們老了

原創
2020-01-13  安東老王

  年輕的時候,常聽我媽嘮叨:孩子都大了,我能不老嘛!其實,那時的福成也就二十來歲,在上大學呢。媽當時才四十來歲,比我們現在要年輕得多。

  今天,輪到我說這句話了,孩子大了,我們老了。



  孩子怎么長大的?那些個古老而漫長的歲月,我們是怎樣走過的?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記憶。還好,我們這一代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1980年代初結婚。孩子小的時候,都照了不少照片。不象福成的童年,很少照相。彼時,我們住的那個黃河邊上的小村落,照相要到二十華里外的莊河城里去,況且照相要花錢。飯尚且吃不飽,除非有特別的需要,媽是不會帶我們進莊河街照相的。而我們有了孩子,照相雖沒有今天手機拍照那樣地容易,但還是照了不少的老照片,憑著這些照片,我們的記憶便格外清晰起來。


上兩圖拍照于1985年,兒子有半歲吧。


在家鄉城子坦的吊橋河畔,我和兒子。這張照片總能喚起我作為人父的溫暖與自豪


在叆河里游泳。兒子學會游泳,是我在鴨綠江里教會的


姑姑來丹東時和兒子在江畔留影


侄女小時候,二弟一家子在老家城子坦老古村崴子屯


回家過年時抱著兒子和侄女


三小姐(他小姨)抱著年幼的寶寶,岳母那時還沒有我們現在的年歲大


三小姐一家


這是2020年元旦三小姐一家


三小姐抱著嬰兒時的寶寶在鐵礦溝的宅院里


兒子和他二姨(二小姐)家的弟弟


小哥倆在鴨綠江畔


現在的哥倆(2020年元旦)



三小姐和寶寶的一組舊照




在老家城子坦崴子屯家中


二小姐和三小姐領著兩個小家伙,那時三小姐沒有結婚


二弟和弟妹來丹東時,妯娌倆和小侄女在江橋上


回老家過年時,初二兒子過生日



拍照于家鄉碧流河畔。童年時,兒子和外甥是快樂的玩伴



吊橋河是家鄉一條長不過五六十華里的小河,但風光很好。誰不說俺家鄉好?


驀然回首,我們也曾年輕過的呀


孝順是老王家的家風之一。一孝順,我們從不頂撞父母和長輩;二勤勞,三節儉,四樸素,五是誠實。


弟妹喜歡男孩,親小子;妻喜歡女孩,親姑娘


侄女小時候


這是我們一家在錦江山公園游玩時,娘兒倆踏雪


三小姐抱著寶寶,背景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丹東一街附近


小妹來丹東時我們在錦江山的合影,兒子好象還沒有上學


在家鄉小河邊,兒子和外甥和他們的小姑(老姨)


錦江山公園


1990年代初在莊河冰峪溝我們一家子


這是2020年元旦我們的全家福,孫女都這么大了。我們晉級為最幸福的高級“職稱”四年多了。聽孫女叫“爺爺”、“奶奶”,我們心中的那種幸福感,是年輕時體驗不到、想象不出來的。


1990年代初二弟請我們游冰峪溝。畫面上兒子表情不爽,當時我們沒有給買他喜歡的玩具


帶著孩子,與二小姐一家、三小姐在錦江山蓮花池前


2013年8月兒子兒媳婚禮當天在綠地照的,這張照片讓我們心疼了好幾天


  這張全家福攝于侄女前年結婚時。看著侄女幸福地走進婚姻殿堂,我流淚了:哦,我們還沒有喜歡夠,孩子就結婚了!結婚以后當然我們仍然會繼續愛著他們,但對于這種變化,當時還真的百感交集。


  以前說過的,樂園,始終是兒童的樂園,世界,一直是青春的世界。孩子大了,我們怎能不老。可是,我們并不因此有多么地感傷,因為,我們心底的那個世界,也一直是青春的世界。不是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