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精選故事 / “培訓兩周,月入過萬”的微信塔羅師,真...

0 0

   

“培訓兩周,月入過萬”的微信塔羅師,真的信得過嗎?

2020-01-13  lindan9997
“培訓兩周,月入過萬”的微信塔羅師,真的信得過嗎?
2020-01-13 20:00

張娜又一次陷入糾結了。

本想找個朋友聊一聊,但是已經晚上12點了。

她習慣性的開始翻微信通訊錄,搜羅“塔羅”的字樣,列表里有4個名字,塔羅師Joe、艾米、露娜和木萌。她打開Joe的對話框,醞釀了一下,想了想大概能接受的占卜費用,敲下:“在嗎?有問題想占卜。”

簡單寒暄之后,Joe說:“準備開始了哦,我去洗牌,麻煩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不要和別人說話,深呼吸保持心情平靜,好了叫我。”

“心里想著問題:我選擇A或者B或者C的發展分別是怎么樣的?按照我給的順序想問題,心里想著問題,從1—78個數字中憑直覺報7個數字,不用刻意排序,想到哪個是哪個。”

洗牌、切牌、選牌……這場占卜就這樣開始了。

張娜第一次接觸的塔羅牌占卜師是木萌,張娜朋友推薦的,依托微信進行占卜,什么問題都可以問,但是不保證能夠得到具體問題的準確回答。

那段時間的張娜心煩意亂,進入大三的她開始糾結未來的道路。學校剛剛有了保研的名額,誰也不知道下一屆會不會有變化,她不好大張旗鼓地去和朋友討論,但是憋在心里又很難受。當時的她一方面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研成功,另一方面也想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

“考研不行,保研可以試試。”

這是塔羅牌占卜師木萌給出的結果。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結果驅動性使然,在剩下的時間里,張娜都積極表現,一路過關斬將:績點,推薦信,夏令營,她拿到了全年級僅有一個的保研名額。在準備各個學校面試的時候,張娜也多次和木萌進行溝通,“要不要去參加面試啊,哪個學校可能性更大呀,我都會問問她,不過好多時候我就按照自己的感覺來,也沒全聽她的建議。”張娜說。

塔羅牌并不是什么新鮮事物,在西方有悠久的歷史,作為一種古老的占卜工具,塔羅牌一直都有著自己穩定的受眾,西方的街頭店鋪里隨處可見塔羅牌的身影,人們閑時便算上一副。進入中國后,塔羅牌算是小眾愛好,知道的人多,真正懂的人卻很少。很多人會把它和中國的《周易》放在一起進行對比,不過畢竟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文化環境的產物,所以也很難比出什么高下來。

大體來講,塔羅牌有78張牌,分大阿爾卡那和小阿爾卡那牌,牌陣中出現大牌說明對整件事情影響比較深遠,抽到小牌是指這件事情某個階段的變化。隨著心理學的發展和新時代運動的興起,人們更傾向于將塔羅牌作為一種自我探索和發展的工具,也有一些心理醫生將塔羅牌作為一種輔助治療手段加以運用。

張娜表示,在占卜前她自己也隱約覺得有保研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藏在張娜內心的最深處,但塔羅占卜好像激發了這種潛意識。“整個占卜過程更像是一種自我確定的過程吧,和陌生人聊天,然后帶一點游戲性和神秘性,在結束時他給我牌面的答案,我自己也有了答案。”

這種潛意識的激發和驅動可能才是塔羅牌占卜的內在邏輯。

弗洛伊德說,意識是那冰山一角,潛意識則是藏在冰山水下的巨大部分。潛意識具有內在深厚的力量,而塔羅牌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被認為是象征符號,并不能用十分確切的語言來描繪和表達,所以需要塔羅牌師的解讀。

有人認為,表面的占卜過程是人們切牌-選牌-占卜未來,實際上則更是人們面對象征圖片時所觸發的行為機制,那些“真準”的驚嘆,其實是人們篤信塔羅,從而不斷心理暗示的結果。

二十世紀來自瑞士的榮格,是第一位正視塔羅牌的心理學家,他認為人的基本類型或境遇都隱含在人類的所有潛意識里,這也成為了塔羅牌占卜師要調動和觸發卜者的部分。

通常來講的塔羅牌占卜,應該是由兩個人面對面完成,通過觀察、交流完成整個占卜,或許還有密閉的空間和絕對神秘的氣氛。不過到了今天,塔羅似乎早就被祛魅了。塔羅成了一門可以被迅速復制的手藝,在這個互聯網超高速發展的時代被輸送到每個人的屏幕上。

在中國,塔羅牌占卜的發展已經朝著“模式化”前進,去微博上搜索塔羅師,相關用戶的粉絲從百萬到個位數不等。有的人的主頁掛著xxx塔羅牌工作室,彰顯專業;也有的塔羅師直接明碼標價:4張牌150元,8張牌300元。或是去淘寶上瀏覽塔羅牌相關信息,“十年老店”“月銷過千”的店鋪也都隨處可見。

然而這些線上占卜的最后落腳點都是微信這個強關系社交平臺,通過微信,占卜者和卜者可以進行直接的溝通,如果某次占卜占得神準,卜者幾乎自然成為老客戶,ta的朋友們也會順理成章地成為占卜師的潛在目標客戶。

在占卜師的朋友圈,你也可以看到他們所曬出的客戶反饋,“太神了,考試真的過了。”“我真的這個月找到了男朋友!”等等,無時無刻不在營造著塔羅牌的神秘氛圍。塔羅占卜師的主要目標群體是女性,有的占卜師會推出這樣的活動:只要你推薦5位女性好友加微信,就會為你免費占卜。這一點倒是和微商群體不謀而合。

網絡塔羅這樣盛行,某種程度上也折射了這一代年輕人的心理需求。畢竟焦慮已經成為年輕人的生活常態,藏在未知里的東西太多了,幾乎每個人都想要抓住一些確切的答案。帶著神秘色彩的塔羅牌就扮演著這樣的角色,占卜師給到的似是而非的那些預測和解決問題的方案,成了很多人的心靈良藥。

王晴測過感情,24歲的她已經開始感受到催婚的隱形壓力,她特別想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可以脫單,于是占卜師給到了她一個具體到日期的時間段。“我在那段時間,就會特別留意周邊的男生,看看誰是我未來的男朋友,也會有意無意給自己創造點機會。

其實平時的我不會這樣,這可能就是一種心理暗示吧。”最后王晴也沒有在那段時間脫單,但是她還是覺得塔羅牌挺準的,“那段時間真的會比較和異性聊得來哎。下次再有什么好奇的事情,我會再去問問的。”

像她這樣的用戶不少。其實更多的時候,他們尋求塔羅牌的幫助只是出于想要消解或者轉移焦慮的目的,或者將自己無解的問題推給神秘力量。另一方面,把自己的故事講給陌生的塔羅占卜師聽也會更有安全感,是情緒的一種宣泄方式。至于到底有多準,在這些功能下倒顯得不那么重要了。

但是事實上,微信塔羅牌占卜真的有這么純粹嗎?

魚龍混雜,門檻過低,是目前微信塔羅牌占卜面臨的問題。基本上,只要買一副牌,了解每張牌面所蘊含的意義,就能夠以“占卜師”的身份出山給人占卜。線上交流的方式更是消解了面對面解牌對于占卜師的壓迫感,降低了他們對于觀察力和心理學知識的要求。

有些網路占卜師,只需要在收到客戶拍來的牌面照片后表示“我去解牌”,然后把洋洋灑灑的解牌模板發出去,便算是完成了任務。鑒于大部分人對于塔羅牌的陌生和不了解,許多人也是諱莫如深,不會也不敢多問。這對于占卜師來說,幾乎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在微博上甚至有人大張旗鼓地開設塔羅牌課程,招募學員,打出的口號就是“兼職月入過萬。”無數張微信截圖的聊天記錄、轉賬記錄仿佛都在證實,這是一份多么賺錢的副業。

我和自稱資深的塔羅牌占卜師魔Ki聊了聊。她聲稱只要1180元就能加入她的課程,學習的主要材料是她錄制的音視頻的課程以及PDF課件,學完全部課程只需要半個月,學完就可以進行獨立占卜了。“我終身包售后,有任何占卜問題可以隨時問我,以后你出去獨立接客人了,有不會解的也可以來找我。”

“一般剛開始做占卜,每天賺幾百元是很容易的事兒,你做幾單就知道其中的門道了,大部分人問的問題都有相似性的。”

她微博上的學員遍布天南海北,還曾有臺灣的學員因為想學習塔羅,特意開通了之前從未使用過的微信支付,可見這門副業現在行情有多火熱。

“塔羅牌不是算命哦,它是通過占卜具體事情,幫助求卜者看清自己的內心,找到適合自己的道路,但是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最終的選擇權還是在自己手上。”

這話倒是說得情真意切。隨后,她熱情地發來了她所有學習資料的目錄,里面有一個文件令人印象深刻,名為《堪比豪門恩怨的塔羅牌神秘故事》,里面的種種八卦無端令人生出些不信任的感覺來。

打開她的朋友圈,各種“雞血”語錄赫然在目:

“2020年,你有怎樣的賺錢目標呢?告別懶惰!活出自我!”

“你想賺10萬,每天的目標是286元

你想賺20萬,每天的目標是572元

你想賺30萬,每天的目標時候858元

你想賺50萬,每天的目標是1430元

……”

可能真的有很多人急于和她學習塔羅吧,5天后,魔Ki發過來一段話:“如果你現在沒有打算學習占卜的話,那我就把你刪除了哦,這個位置就留給更需要的人吧。”

有人說:一個行業的火爆,10%的人是真正的專家,90%的人在劃水。我們無從驗證這句話的真偽,但是就微信占卜行業來講,大部分塔羅牌占卜師都是速成的。也沒有人能證明塔羅占卜預測的準確性,那些模棱兩可的答案本來就自帶一定曖昧的“準確”。況且未來本就是充滿變數,也沒有人會真的深究牌面上所顯示的人生,畢竟人生都是每個人自己走的。

在困惑時心底響起的聲音,在猶豫時腦海中那個想去的方向,在想戀愛時給自己一個主動的理由,這些可能就是塔羅牌能夠給予年輕人的精神慰藉。當然,前提是,你需要認識一個真正的塔羅牌占卜師。

但如果占卜告訴你任何意料之外的事實,或許也不必特別在意。你的人生密碼不在牌上,而在你自己手里。

本文來自公眾號:Epoch故事小館(ID:epochstory2017),作者:海德薇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