稼檣軒 / 原創文稿 / 忙出來的年味

0 0

   

忙出來的年味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1-14  稼檣軒

本文參加了【歡歡喜喜過大年】有獎征文活動

作者 王兆貴

  在我早年印象中,鄉下的年味特別濃,那濃濃的年味不是除夕之后才有的,而是從進入臘月就開始了,從臘月就開始的年味,不是鞭炮味,不是香燭味,而是鄉親們院落里飄出的煎炒烹炸、蒸煮熏醬的香味。臘月的鄉村,家家炊煙裊裊,戶戶灶臺飄香。忙來忙去,為的是正月里的喜慶、閑適和熱鬧。

  在我老家龍口,農歷進入臘月之后,除了抓緊趕集置備年貨外,比較緊迫的營生就是趕制過年的食品。莊戶人正月里不動大火,過年的主食都是年前備好的,不僅自己人要吃,還要用來待客。因此,人口多的農戶,接連幾天不歇灶,以至于灶間氣霧蒸騰,炕上熱浪蒸騰,即使掀開炕席散熱,晚間就寢時還有些滾燙。老人睡上去感覺過癮,小孩子們卻燥得面紅耳赤,翻來覆去睡不穩。

  臘月里,需要上灶加工的食品,大致可分成這樣幾類。供奉神靈和祖先的祭品是一類,除水果、點心外,還有圣飯、圣面、圣糕、圣蟲等。雞鴨魚肉等葷菜是一類,也要提前上灶加工好,冷凍起來,隨時取用。花生、瓜子等炒貨、蜜餞是一類,可以到集市上買現成的,也可自家上灶加工。以上這些,數量有限,占用的時間和資源也有限,最需要花功夫的還是各種各樣的面食。

  傳統面食的種類,除了餃子要到過年時下鍋外,包子、年糕、豆餑餑、睡魚、睡餅、團圓餅等都要提前蒸好。其中,個頭大而且數量也最多的是大餑餑。家中人口多的,通常需要蒸上好幾籠屜,晾干爽了,放進米甕、面缸或是玉米皮編織的草囤子里儲存起來,留待正月間食用。

  蒸大餑餑是個技術活,全憑個人經驗來操作。和面時,用多少面粉、兌多少水、放多少引子餅(自制酵母),心中要有數;發酵時,膨脹得要恰到好處,急不得也過不得;擻面時,卷、壓、拖、拽、揉并舉,擻出來的面團軟不得也硬不得。

即便是燒火,也不是那么簡單。要根據不同的階段,采取不同的火候。該用急火慢不得,該用弱火強不得。只有各個環節把握好了,拿捏得當,蒸出來的大餑餑,才會飽滿、蓬松、圓潤、香甜。否則,癟了、脹了、糊了、酸了,倒人胃口不說,還會覺得不如意、不吉利。心里沒底的年輕婦女,要請長輩或鄰家巧婦上門幫忙指導。大餑餑分為帶棗鼻兒和不帶棗鼻兒的兩種。帶棗鼻兒的大餑餑,在未上蒸屜前,先要在頂端和四邊,摳出對稱的鼻兒,穿上切成條塊的紅棗。不帶棗鼻兒的大餑餑,蒸熟后還要點上紅印,顯得美觀而又喜慶。

回想起來,濃濃的年味其實是忙出來的,鬧出來的。不忙活、不鬧騰,一切都是現成的,年味又從哪來呢?所謂忙年,是感覺,也是記憶。如今都說年味淡了,是因為商場和集市的年貨越來越豐富、越齊全,手到擒來,人們不必再像過去那樣忙年了。(《今日龍口》2020年1月14日發表)

(原載2020114日《今日龍口》報)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